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囧追憶

終於想起一件很後悔的事了——第一次搬家時,不該讓我娘把那套八開全彩的忍者神龜捐獻給社區裏的幼兒園。

至今還記得某本的最後一頁第二格中米開朗基羅咬牙切齒地對一群暴徒說:“[补]我们要[/补]制止流血!”……激萌!



體育課分組討論格鬥術時在板上畫了阿姆斯壯君,第一次畫這麼大的圖不打稿還沒有走形,當我從講臺上走下來時看到了半個教室裏那些變成O型的嘴巴,捧臉。我比較適合畫[匿]光頭燈泡[/匿]肌肉男麼。唯一的遺憾是沒讓他叼著YD的玫瑰花……其實我看見Mr. Voss的嘴角都要抽搐了伏地。

由於全天的怨念累積,課後搞了人形化的塔奇克瑪來進行自我治癒,也再一次印證了我骨子裏的幼齒之魂……沒用過天然油的塔奇克瑪愛都不夠TAT



天狗 (郭沫若)

我是一條天狗呀!
我把月來吞了,
我把日來吞了,
我把一切的星球來吞了,
我把全宇宙來吞了。
我便是我了!


我是月底光,
我是日底光,
我是一切星球底光,
我是X 光線底光,
我是全宇宙底Energy底總量!


我飛奔,
我狂叫,
我燃燒。
我如烈火一樣地燃燒!
我如大海一樣地狂叫!
我如電氣一樣地飛跑!
我飛跑,
我飛跑,
我飛跑,
我剝我的皮,
我食我的肉,
我嚼我的血,
我齧我的心肝,
我在我神經上飛跑,
我在我脊髓上飛跑,
我在我腦筋上飛跑。


我便是我呀!
我的我要爆了!


然後我便爆了。



http://www.tudou.com/player/player.swf?iid=3228862
拜。

- 2 Comments

杆  

“一切的一,恍惚呀!一的一切,恍惚呀!一切的一,神秘呀!一的一切,神秘呀!一切的一,悠久呀!一的一切,悠久呀!”
郭老的诗总是那么容易把我囧到

2007/08/01 (Wed) 02:07 | EDIT | REPLY |   

橘子  

其实也有很多人都念过“年青的[划去]母狼[/划去]>女郎”吧……
郭沫若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开辟了“诗歌”的新时代啊

2007/08/01 (Wed) 20:02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