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事在天

於是我要說這是一句真理——尤其是對F1這種東西而言。

順便感慨一下,如果國內的天氣預報也都那樣精准該有多美好……妖都這場雨居然遲到了四天呀四天!人的一生中能有幾個四天啊!(下不下雨跟人生能有什麼關係,廢柴)

賽前說三分鐘之內會下雨,於是老天在第一圈就開始瓢潑了——紐柏格林一圈所消耗的時間大約是一分半,加上一圈的暖胎……算起來真的剛剛好是三分鐘以內。(驚)

起步時BMW內訌,感謝後來出現的紅旗,NICK的鼻翼還是保住了。不過跟小庫如此下去實在沒有必要,難不成BMW要步當年麥家冰火兩不容的後塵麼我不要呀TAT,家和萬事興你們倆要相親相愛才好(喂,你之前不還是海萊派的麼——我一直都是,恩)。

第一圈便開始集體大進站。按照小MASSA的說法,法家的進站順序是管理層的策略。個人認為法家把MASSA先召回是可以理解的,畢竟萊同學是杆位,他最大的威脅是阿隆索,既然阿隆索選擇進站那麼由MASSA同步進站並嘗試繼續阻擋他,以保證萊同學在出站之後還能排在阿隆索的前面,這個還算不上是什麼嚴重的偏向吧。況且對於MASSA來說如果由萊同學先進站,那麼這樣做可能導致兩種結果:1,這次出站後萊同學和阿隆索將貼近,小MASSA下一圈出站之後第二的位置很難保,顯然受損失的將是整個法家;2,小MASSA出站後排在了萊同學和阿隆索的前面,成為領跑者,雖然法家的整體利益沒有受到損害,但萊同學在車手積分上高於小MASSA,車隊理應考慮先讓他儘快追上阿隆索和小,自然是能讓他保住第一就先保住再說。另一方面,任何車隊當時都只能有一輛車進站這個事實居然被很多人忽略了——沒有人知道賽會到底要不要出紅旗,在不知道比賽是否中止的情況下沒有車隊會讓自己的兩台車在PIT裏玩排排站吃果果的,萬一Safety Car先行一步導致兩台車全部被封鎖在PIT裏,這種情況比在外面慢慢兜一圈要來得鬱悶得多,況且當時賽道上剛剛開始下雨還沒到幹胎跑不完一圈的地步,很多路面是幹得光溜溜的。

至於萊同學是自己打滑錯過了PIT入口這種說法……那麼我們只有慶倖小MASSA夠機靈,不到一秒的時間之內就能夠判斷出自己應該進站換胎,沒讓法家兩台車都在外面滴溜溜。

(看到有人說“KMI幹胎跑一圈好危險嗷”“一堆人換了雨胎還在某彎連出去好幾個嘞”……這位同鞋,這種程度的雨下了1分鐘和下了3分鐘的積水量顯然是不同的,第一圈的時候第二計時段想養魚還早著呢,以及您在哪看到其他車隊一口氣召回兩台車同時換雨胎,還請指點一下。)

整場比賽裏第一囧的就是LAP 3的停車場大作戰,幸好大巴和小沒有傷到車。我必須要感慨一下Speed同學的運氣,您的運氣實在是太差了,居然撞到吊車上而退賽OTL……這跟加拿大時的特努力同學有一拼啊。此處滑進緩衝區的一共有七輛車,相當壯觀。

停賽的20分鐘之內我想咒駡歐洲的鬼天氣,第二計時段在養魚,路面上滔滔河水奔流,發車區卻陽光明媚到需要遮陽傘。

順道說一下這個“大雨胎”,其實這東西就是雨胎,那“小雨胎”在以前叫中性胎,今年這個說法是不是C5自創的我還真不知道也沒查過,總之覺得這種名字很蠢。雨胎的主要功能是靠胎面上的深斜紋將輪胎和路面之間的水儘快排出,以保證輪胎與路面之間有足夠的摩擦力,石橋的這一套雨胎可以達到10公升/秒的排水效率。在今年實行單一輪胎制之前,雨站一直是法家和石橋的強項,如今嘛就不好說了,大家都是同一個牌子的胎,磨合期也早就過去了。

如果說英國站上法家車體現了其強大的實力,那麼我可不可以說其實這一站裏,法家看起來沒比麥家有優勢到哪里去?雖然小MASSA很長一段時間都處於領先位置,但距離也沒有拉得太開,而且萊同學對阿隆索的追趕顯然也並不輕鬆。

萊同學是因為電子系統故障?卡檔?變速箱故障?液壓系統故障?總之就是……退出實在太令人,遺憾了。作為TIFOSI來看,這相當於宣告小的位置沒對法家造成任何有利局面一樣。作為舒迷來看這一個搖頭歎氣可實在是深刻得緊。

NICK是怎麼跟RALF掛上的完全沒有看到,C5居然在賽會切到慢鏡頭重播的時候進了廣告,以及SATO的退出我只看到一個飛快閃過的影子OTL。明明是在國的地盤上為什麼國人的傷亡最慘重=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SPYKER那位初登場就趁亂領跑了一段的W同學也是國人。

中間的進站策略基本都不算出人意料。

到了最後10圈,天公您也太勤奮了!……我記得去年那次是最後突然不下雨了賽車線全部變幹,舒米選擇繼續跑而沒有進站換胎,結果遭遇退賽。今年卻換成“突然又下雨了”麼……也許這是幸運的,畢竟以那個雨量來看不可能有車隊冒險玩水上芭蕾,大家都要進PIT,就來拼一拼換胎的時間和最後的表現。這最後一次進站小MASSA用時比阿隆索較短,後者還比較寸地在出站時遇到了前妻FISI(FISI超老巴的時候突然心好痛……當年你們都是閑妻哦不二號車手俱樂部的元老呀TOT),FISI還算是禮讓了一下。

之後的比賽我要以一個TIFOSI的身份說,小MASSA的車確實沒有阿隆索快。至少從賽場畫面來看出彎時阿隆索顯然要比他提速快得多,第一次在連續彎嘗試超越沒有成功,只不過是因為小MASSA把路線守得很死,一直都在用力關門,但從速度上來說被超越就是早晚的事。第二次超越時的碰撞在我看來雙方中沒有人是故意的,阿隆索選擇了右邊的路線,小MASSA想要扳回來,都是很正常的舉動,真的碰撞到了只能說很遺憾。包括賽後鏡頭轉到阿隆索的車上,左側中部的小型擾流翼看來是被法家新開發的刹車片散熱器頂豁了,而車身其他部位的橡膠殘留物也足夠證明小MASSA的右前胎也受到了不小的損傷。這個時候應該感慨一下幸好只剩下10圈,若賽程還很長,這次碰撞對阿隆索的車身整體平衡和空氣動力元件功效都會有明顯的影響,而小MASSA方面,右前胎則會變成一個危險因素——沒有撞到發動機進氣口上方的小型展式擾流翼已經值得松一口氣,不然很有可能就像去年在巴西的舒米,當場被頂到爆胎……

賽後FIA是不是要介入調查、協調和解,已經不是車迷可以管轄的範圍。

總體上比賽很精彩,很精彩很精彩,FIA能做的只有亮紅旗,讓我爽得不能行。同時結果也很遺憾,很遺憾很遺憾,舒米沒能把獎盃遞到TODT爺爺的手裏。



對於我來說所謂收穫,除了難得一見又因為天氣原因而紅旗,大概也就是舒米對著鏡頭做手勢的可愛模樣了。

F1

6 Comments

回廊  

橘子你在哪里混,能碰到那么多有趣的同鞋?
是说我也只有从你这里才能看到C5的强大!
“大小雨胎”……噗,这名字起的真油菜,果然C5是给人带来惊喜的好台。

关于小马被阿伦超掉这件事,当然关键是小马雨赛不能行,但个人以为莱君也是有责任的,如果不是他OUT,阿伦前后被压制哪有那么容易超车的?
要说莱君OUT是车的问题,但我始终觉得,经常会开到一半出状况,这不单单是车队的问题,必然和其开车风格有关,车手也要负部分责任。(言外之意,莱君开车是不是很磨损车呢?)车是车手的老婆,要用心疼爱才是。

啊,对了,莱库宁在上海话里的谐音就是 来苦宁——来得苦厄宁,意为:苦的要命的人。
摸下巴,给孩子起名五格很重要哪~~

BY 看停车场High到死的回廊

2007/07/25 (Wed) 02:38 | REPLY |   

橄榄色窗帘  

没记错的话,似乎是统一轮胎供应商后,C5把介于软胎和硬胎之间的那种叫做“中性胎”,然后中性胎就被他们变“小雨胎”了……
看到首圈进站和MASSA、ALONSO的擦碰,觉得有些地方又要被口水淹了,尽管那些都是比赛中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说起来,那两人赛后的反应很有趣。
停车场那叫让人囧得啊……
赛前只知道有弯道要被命名,却没料想是SCHUMI颁车队的奖杯。看着他的表情,突然遗憾得不行。

顺带一说,确实就是武大了,工商管理类。我,我也“哗”了。

2007/07/25 (Wed) 07:50 | EDIT | REPLY |   

橘子  

TO 回廊:
国内这么有趣的地方,非百度贴吧莫属呀XD,偶尔进行星系间的旅行也是很好玩的
小MASSA的雨站能力真是让人无语,至于莱同学的驾驶风格,我们很早就认定那冰层下的内在跟MONTOYA是一型的
C5今次最强大的是把MASSA躲避赛道上不明物体的行为,升华为“好阴险!他想让后面的汉密尔顿因此而出事故啊”……伏地OTL
莱同学的上海名字可以当成是典故了吧= =

TO 橄榄色窗帘:
= =C5啊,早知道他们就给轮胎起不出什么好名……光是他们念车手名时那一副连普通话都讲不好的样子就够让我OTL
现在看来FIA根本就没打算调查这事,NICK和RALF的碰撞显然更值得深究一下

祝贺你……也来到这个很XD的大学= =

2007/07/25 (Wed) 13:27 | EDIT | REPLY |   

茶壶  

。。。原来车迷这么多么…………为何在认识橘子以前我完全没有遇见过呀……

2007/07/25 (Wed) 17:34 | EDIT | REPLY |   

回廊  

茶壶,在这之前我也没遇到过……关键是,俺不去百度瞻仰,要反省!

2007/07/27 (Fri) 04:57 | REPLY |   

橘子  

我之前遇到的车迷也都是小圈子里的,茶
百度和豆瓣都是“只要你愿意找,乐趣便无极限”的地方,囧

2007/07/29 (Sun) 13:29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