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是很脆弱的 喲

有些話我不知道要說多少遍,難道我的車輪話都是被逼的OTL。

不是不容忍平庸的文,這世界上絕大多數都是平庸的人,你是我也是。就算土方歲三在幕末那個時代帥得像個穿越者,其他人還是得活。就算這偉人的帽子只能扣到少數派的頭上,我們還是得活。引用老紀在課上曾說的一句話:人類歷史總體上是被平庸的人們推動著前進的。

無法容忍的是隨便就把平庸的作品當成神作來膜拜。就像當初看見有人寫槍稿介紹新番,左一個“神作”右一個“神作”看得我眼皮直跳——到頭來有幾部能達到EVA的水準?在這種看似歌舞昇平的大背景之下,哪來那麼多有拯救TV動畫於水火之中力度的作品,能保證不變形就已經不錯了。“神作”這個詞的貶值,主要責任不在於作者,而在於進行評論的人(上次說這話是兩年半以前OTL真是時光飛逝)。

我在聊天工具上是十分虛弱的,論戰的話還是能夠長篇大論的地方適合我,我廢話多。所以請某些論戰的人別再MSN我了……論壇PM就更加回避,BK一共才能容下30條,要節約空間。還是直接在BLOG上留言嘛也許踩到了HITS我還有禮物放送。




今日所到TK之處,多數都在討論同人這個話題。(或者說是因為我的TK太有選擇性,根本就沒出這個圈子= =)


在珊瑚君處看到了讓我一陣呆的事情,我該說這情況“果然”也發生在銀魂上了麼。之前消音B君還說以後銀魂會不會也是那樣,我說土銀這種也許有可能吧。

平時經常看見,有人說怎麼回事這個CP怎麼不火了真糟糕,也有人說太好了我萌的是最熱門的王道CP。

熱門就一定是好事麼。

還記得[很心水的馬賽克君甲]曾經說只想讓那一團火在手心裏平靜而自然地燃盡,而不是被一陣風吹熄。突然燃燒得過於激烈,只不過是讓這簇火苗加速了對自身熱量和燃料的消耗,一時之間或許可以映紅天空,但很快就會只剩下一堆死灰,再也熱鬧不起來。更何況同人若燃燒得過於激烈,搞不好在最壞的情況下到頭來會連對人物的私愛都不剩。

雖說這種東西具有它自己的發展規律,早晚都會走到平和的階段,但為什麼不去嘗試一下爭取細水長流?

去拿了萬事屋兩周年的關鍵字,那麼就由我自己來將自己的美學進行到底OTL。



在另外一些地方看到關於H的各種觀點。我比較贊同這幾句:愛到極致而產生H這種行為是極其自然的。愛情沒有錯,因愛而生的H也沒有錯。H對於人類來說應該是一件幸福的事。

H從生物角度上講是生命的必要環節,沒有H就沒有生育後代沒有基因突變更沒有進化,現在這個世界也不會存在我也不可能在這廢柴。H是每個非雌雄共體的生物所必經的,嚴格說來植物之間的花粉傳授也是一種帶有“性”意義的行為。

而人類身為高等生物、智慧生命,與其他生物不同的地方在於思考,思考產生勞動,思考還產生感情,人類擁有這個地球上最為複雜的感情系統,其中愛情被稱為“最無法看透的感情”,是永恆的主題之一。

世界上當然不可能人人都柏拉圖都精神戀愛,人類同樣具有“衝動”和“本能”,這是一種生物基本屬性,而且這種屬性是不可能與人類的特殊屬性很清晰地分離的,人類的進化史也充分說明了當人類的特殊屬性體現到某種程度時是會引發基本屬性行為的,這種事情跟理智思考之後依舊會發怒一樣不需要再多說明。

又提到和消音B君曾經說過的話題。我個人是接觸過一些同性戀者,而他們的故事讓我感觸最深的是,誰不追求深入骨髓的愛情誰又不期待白頭偕老的結局。

那當然不是全部,現實中的同性戀群體中確實不乏單獨追求肉體快感卻對異性沒有興致的人,而那種本身並非只愛同性“愛的人恰好是同性”的人卻是少之又少。這兩個事實可以同時分別擊倒一種對情感過於理想的DM心態,助長另一種H至上的DM心態。

以前群聊時我跟消音D君都說過H漫需要美感,但是不等於只有美感。北川翔的短篇集Black Dahlia中,第二個故事便有很大比例的H,可所有都是在暗喻著美雪和隆之間的愛情,儘管美雪最終要與另一個男人共渡人生,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她與隆所經歷的愛卻可能遠深于那段步入婚姻殿堂的感情(個人認為這也是導致這份感情無果的原因之一,一瞬間愛得太激烈)。加上畫面的美感,這是一部極好的作品。

早就說過我是個保守的人,在我的概念裏H應該是一種至高無上的行為,任何與愛無關的肉體發洩都應該被批判而不是被提倡,正常向與同性向一樣。

同性戀者也是人,愛到深處決定進行到身體階段,很正常,很美好。這個美好與美感無關,與相貌無關也與體型無關,他們只需要考慮是否深深相愛。就算是猥瑣樣的大叔又怎麼了,憲法又沒規定只有水準以上相貌的人才能有性行為——看到這種事而認為自己遭受打擊、夢想破滅,只可能是因為原本的“夢想”就不是什麼正當的東西,我可不願意把這種歸入到少女的範圍裏去。論打擊我想打擊的就是下面那種人。

“因為美型呀,因為好看呀”,僅僅憑這種理由就隨意創作出來的東西,是在貶低H這種行為。覺得某兩個人穿著衣服好看,脫了衣服也應該好看,滾起床單來會更好看,便把他們倆扒光了扔到時鐘酒店或總統套房的床上開始H,部分還有良知活著的作者也許會很好心地再給他們貼上LOGO——“情侶”/“愛人”(我該不該說謝謝)。這是什麼?快感高於一切,肉體淩駕於精神之上,追求這些的到底是什麼人?

沒錯我對很大一部分的H文是抱批判態度的,因為無法從大量的物質範圍具體描寫中感受到其間應有的“幸福”,這種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想靠單純的肉體具象化來體現是很單薄的。有的具體到連器官的形態都描寫無遺,有的則是著重敍述快感的存在性,但這兩種都是以物質形態為媒介。精神上的東西就那麼不值得一提?很令人疑惑的是,就算部分作者自己毫無感情經歷,也不至於對感情薄弱到如此地步,作為人類永恆主題的愛情不是充斥著周圍的一切麼。所以我們一直都在說“寧缺毋濫”。

我曾經因為一篇文而很期待一個作者,她卻在後來的某部作品中完全陷入了“純H”的泥沼。為了H而寫H,為了滿足別人看H的欲望而寫H,變相的《紫色天堂》(作為三千的讀者我實在想說這東西唯一的價值就是娛樂了路西法,而路西法用毒舌娛樂了我們……那麼都有誰跟路西法多•奧斯卡休塔一樣是大腦構造奇特的外星人)。寫到番外時好不容易來了個原作背景下人物現身,卻出現了更大的雷。我恨極了讓那種不擇手段要將自己的伴侶變成拋卻尊嚴對自己絕對服從的人得手的情節——連尊嚴都沒有,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這種霸佔也能叫愛?

[很心水的另一位馬賽克君乙]說得好,很多名著裏都有“性”方面的描寫,但成為名著是因為作品的一切都襯得上“名著”這頂帽子,不會只是因為有性描寫。這個世界不存在文學意義上的純H“名著”(這段話本來跟同人之類的沒什麼關係,抱歉我擅自拿來引用了)。

我不知道我想說什麼,我自己是沒有H過(……喂),也無法領會那種與所愛之人結合的微妙感受。到底是愛多一些還是快感多一些,我理想化地選擇偏向於前者了,然後被無數次雷到,就像對白戀一樣對H心灰意冷,卻還微弱地期待著某天能夠有奇跡出現,哪怕是個案也已足夠。

總之,如果是為了H而進入同人圈,我只能引用另一句TK時看到[我單方面同病相憐的馬賽克君丙]的話:“請放了我愛著的人吧。”

這方面的看法我自認為悲觀成分已經算很少很少,畢竟世界上的大部分人要走戀愛結婚H生子的道路,同人女也不例外——也許早晚都會意識到H真正的意義……吧?



然後說“忍”這一招,到底是維護和平的良藥,還是高危炸藥?

事情剛鬧起來的時候被對方無數次強調的論點就是“不喜歡就關掉頁面”,我乖乖順從了這種說法好幾年,結果現如今就爆發得這麼難看。

都知道色字頭上一把刀,其實忍字更直接。色還不知道是不是刀背呢,忍直接上刀刃了,多爽快。所以說忍久了爆發其實是件合理的事,厚積薄發自然會比日常牢騷來得激烈……我這算為自己開脫麼OTL。

任何事情都有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量變時或許還能以“沒違逆到原則”而理由保持沉默,但掐好時間在那個臨界點爆發——太困難了。一旦錯過臨界點,等到了質變的時候才爆發,人家又要說“怎麼早沒有人提醒我”,然後沉默也變得有罪了。

目前做到的也只有在看見極愛的好文時,認真回復大力推廣。……至於什麼時候不該忍,鑒於尺度很難把握我想我一時半會還做不到,況且像下面那種情況顯然不需要潔癖到我這種程度的人出聲,正常人都會舉磚而拍之的(不想被雷的不要進呀XD):
http://www.bleachkon.net/bbs/showthread.php?t=34467



算起來在BK註冊的兩年多之間,超過兩個月的空白期前後有五六次,這次的登場如此激烈,被當成習慣性臉我也無從反駁了,聳肩。

……如果有覺得很對不起的人,那麼我會說是夏實君。當然可能我並沒有這個資格這個立場,就像看見到底是該更尊重作者還是更尊重讀者的分歧時,已經是習慣性臉的我沒有資格(以做過論壇的人的身份)說,“也請多尊重一下BK和BK的管理層”一樣,因為我也是麻煩人物之一,再聳肩。



無力×5。

我是軟體動物,很脆弱的 喲。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