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ve sono i bei momenti?

ARTICLE PAGE

完全に交流不能です

我是弄不明白為什麼那麼想養,還要說出“放生”“優勝劣汰”這種話來。

也弄不明白為什麼好心幫忙,責任就可以轉移了。

或許你是想著我最好不要插手,不理不睬,然後你就可以由著自己的性子做你想做的事,根本不用來尊重我的意見——也不用尊重你理想中那位寄養人,她是不是願意。

OK,話說到這個份上,我已經完全瞭解到以我的邏輯是不可能和你進行深入交流的,因為我完全無法理解你的思維。

価値観は完全に違う。

另外呢,“提醒你一句,有些人看上去和你好,心裏又是怎麼想的”這句話,我也原封不動地奉回,反正我是沒有興趣在某人議論你的時候幫腔,只不過這句話從一個被自己全班同學評分評到系內倒數第一的人口中對我說出,多少讓我在懷疑你的自知之明以外還小小地驚詫了一下。所以有時間你也不如自己揣摩揣摩,為什麼你養的狗會跟別人更親近。

“強顏歡笑”這種事情我已經做得足夠多,只不過現在不想繼續下去,沒有那個心力。

至於別人是否喜歡我——不好意思,我這個人沒有討別人歡心的愛好,也對兩面派人士全無好感。如果被某些人歸入喜歡的類型,我還得先自省一下看看是不是哪里又出了什麼差錯。

總之有一件事請不要誤會,我無意與你之間發生任何交集,你有你的陽關道,我有我的獨木橋。要是認為我是在給你臉色看,聳肩,我不覺得,我只不過是不和你說一個字,不和你有任何目光或身體接觸——謝絕與你交流罷了。

就是這樣。



關於考試,我記得COWBOY BEBOP的STAFF裏,組合設定師的名字是:

今掛勇

多麼好的一個名字。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