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轉換心情來推文

在難過到某種程度的時候看見這些好文,真是用再多的“欣慰”和“感慨”也形容不了。


白緋短篇 《春石》 毿毿
http://www.bleachkon.net/bbs/showthread.php?t=34344&page=1&pp=15

很喜歡這樣的朽木緋真。
雖然覺得朽木家對於白哉不會全是冷色調,但緋真這個女子確確實實是他生命裏極亮的一道色彩,必定是給了他最難忘的溫暖才擁有和他相同的姓氏。
她的去世並不會只給白哉留下無盡的悲苦,儘管擁有溫暖又失去溫暖之後會很冷,但她還給了白哉一個朽木家以外的焦點,把他的圓形軌道變成橢圓,並沒有破壞他自身圓錐曲線的本質,又賦予另一種新意,就是將自身的溫暖渡到白哉身上。一直覺得朽木白哉不會是徹底冰冷的人,他身上也會有溫暖,就算是被貴族的名號凍結住也還會有別人給他留下的暖意,“別人”可以說是夜一海燕這些過去的夥伴,但最多的一定還是來自於這個做了他結髮妻子的人。
這樣把春的生命力留給白哉的緋真,雖然她的結局已定,但就像那塊嵌進斬魄刀刀柄的小石子一樣,即使不能發芽,卻也已經成為了他的一部分,無比深刻。



浮藍卯短篇 《微光》 毿毿
http://www.bleachkon.net/bbs/showthread.php?p=1360756#post1360756

卯之花是特別的,因為她是四番隊的隊長。
就像肉雫唼是特別的,屍魂界有那麼多斬魄刀可以殺出腥風血雨,而這是一把用來救人的刀。
不論是浮竹還是藍染,是京樂還是浦原,經歷了那麼多過去的人總用這種方式去銘記,把那些名字刻在石壁上也刻在心裏,揣在胸腔裏疼。
卯之花卻是特別的,即使看多了凋零,只要有希望的微光就可以去試著療傷,然後平靜地憑弔。這個角色確實像一棵美麗的樹,炎熱的時候讓人想在下面納涼,雨天的時候也可以尋求庇護。
現在極喜歡這種說是CP但不是愛情的文,應該更像是時間打磨出來的一種若即若離的相處模式吧。


寫了這兩篇文的那位作者,名字很陌生[就我在BK斷斷續續待了兩年來看],但真是很喜歡很喜歡了。文中那些包裹著溫暖的痛回憶起來,讓人想安詳地笑。經歷過,過去了,卻永遠也不會消失,就算是傷過,也無妨。



銀菊短篇 《譫妄》 dryadwei
http://www.bleachkon.net/bbs/showthread.php?t=34313&page=1&pp=15

松本亂菊這樣本應開朗的女子,總會在夢的悲哀裏沉浮,全都是因為“過去”的虛妄。總有那些軟肋教人無法徹底灑脫。
青澀的柿子可以久存,青澀的情感卻無法源遠流長,便成不了甘甜。
但求一夜安眠,可惜敵不過夢魘無邊。
神經質的夢境反射出脆弱的感情線,夢裏的市丸銀去了哪,誰也說不清。
彭塔力斯曾經說,丟失一個夢就等於丟失一個思想。
所以她不能忘,也不想忘,只有繼續神經質,淹沒在所有的青澀裏,再被電閃雷鳴喚醒。
短短的分句和分段,就像一個個蒙太奇,串連起來就是夢的世界。
樓主的銀菊文雖免不了令人哀傷,仍是很妙。



無CP短篇 《消失》 玫瑰線
http://www.bleachkon.net/bbs/showthread.php?t=33240

朽木白哉等人的童年總是令人充滿遐想,至今生死相隔或是分道揚鑣,卻也有過曾經一起嬉笑,中間發生了許多的變數,消失的到底是什麼。
固執地認為白哉與夜一之間的關係是那麼微妙。夜一以自己的反抗而自豪,卻也只是用出逃宣戰;白哉堅守了世襲的桎梏,卻是選擇了自己的陽關道。他們都無法底氣十足地嘲諷對方,儘管有著真實的心結。
當年冬天有雪。
半個世紀後他有了千本櫻,又是一場覆蓋了全世界的雪。



石田雨龍短篇 《月光》 晚集(三鷹明日菜)
http://www.bleachkon.net/bbs/showpost.php?p=1079381&postcount=1

都記得崎一護是男主角,都記得茶渡泰虎井上織姬和他組成的同心圓。
卻屢屢忘記站在圓外的石田雨龍,他有什麼路可以選。
石田雨龍有些像月光,其實相當淡泊冷然。但他也很不像月光,並不屑只反射別人的光芒。
過於倔強,倔強到他不願無能地站在夥伴身邊什麼也做不了,倔強到他寧願選擇成為強者而與之對立,倔強到連孤獨都可以不管。
因為沒有人是為他而戰。



弦雨長篇 《雨天》 blilovu
http://www.bleachkon.net/bbs/showthread.php?t=33826

僅是父子間的故事。
那個被認為乖巧懂事成熟的孩子,是如何蛻變成傲然的滅卻師少年,曾經撒過嬌,也曾經有過逆反心理,在整個成長過程之中,父親又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成年人的視角能收集到孩子忽視的事物,而稚拙也自有其特有的視野。
性格使然的父子距離像一條起伏平穩規律的波動線,有著微微的波幅,起過後是落,仿佛永遠也觸不到極值點。
那麼要如何繼續呢。




下麵是CP向簡推:

私認為朽木白哉是不可能愛上朽木露亞的,緋真留下的印記太重,四十五年的溝壑太深,他的臉扮太久,已由不得他決定入不入戲,不論是兄長還是姐夫。
那麼她在夜裏睜著眼,這算不算是一種等待。
露亞的心漂浮不定,白哉最終也只能做“提防她掉落懸崖的最後底線”。

白露短篇 《錦瑟》 川卅州三
http://www.bleachkon.net/bbs/showthread.php?t=34459

白露短篇 《沉眠》 川卅州三
http://www.bleachkon.net/bbs/showthread.php?t=34505



原本將一戀/戀一歸為最沒營養的CP,現在卻又改觀。
少年們成長的痕跡歷歷在目,逐漸變強為了珍惜為了保護。我們說年少輕狂還在又怎麼樣呢,那麼鮮豔的色彩,凋謝了才是可惜。
所以多年以後待年齡沉澱,一些事情回頭去看還可以微笑出來,真的很好。

一戀中篇 《畢業旅行》 穆朔
http://www.bleachkon.net/bbs/showthread.php?t=34071

一戀長篇 《Ending and Starting》 穆朔
http://www.bleachkon.net/bbs/showthread.php?t=33696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