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時間好象突然變得不夠用了。

其實昨天的最終判決語只不過是“……我的板子”四個字而已= =,老師您不是說您平時不用的麼。

於是發現所有的事情都變得很趕——英語期末考不可能拖,水粉作業不可能拖,Q版設計不可能拖,能拖的只剩下吃飯睡覺,如廁也是不能拖的!

事實上今天已經栽倒一次了,我明明吃了四塊桃穌當早飯難道這不是高糖食物麼?

英語考之後又有湖美研究生畢業展,91協會創意市集,我這個宅也不得不出門了。

……至於下面的東西就當做是我危機意識爆發忍不住想在這塊板子還抱在手裏時多畫幾筆= = 也就是幾筆而已了,10分鐘/張計時完成,連圖層都沒分OTL,草稿那更是沒有沒有的,所以有硬傷是不可避免的呀TAT

Rukia,我很喜歡畫她的大頭,因為女王表情很有愛。
8770050.jpg


吉良……其實吉良君在我心目中也是女王受,以前構思的同人裏就有過這種橋段:

吉良的眉心又皺緊了些,由於平時他的眉心便總是鎖著所以沒有人注意到這個表情的加深:“戀次,你見過我哭麼?”
“啊?”正和修兵滔滔不絕侃得天花亂墜的戀次一個沒反應過來,只吐出了個毫無意義的感歎詞,瞥到吉良一本正經或說是嚴肅的深情之後又是一愣,這才動起腦筋來做歷史回顧——這一回顧可不要緊,任憑他把大腦前回的每個溝溝壑壑翻了個遍,也沒有一丁點關於“吉良掉眼淚”這回事的資料。
“沒見過吧。”吉良低下頭仿佛是笑了一聲,自顧自說道。
“……恩。”戀次心裏那叫一個囧,他實在是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了:到底怎麼回事?這小子不會是被打擊到又要紅了眼睛……等等,他明明沒紅過眼睛我為什麼要用又?同學你這樣半字不說我反而會更緊張好不好!
不知道是尷尬還是脫線的沉默持續了大約有兩分鐘。
就在戀次以為自己差點睡著的時候眼前忽然一花,“咣”地一聲一個拳頭就招呼到左額上,力道不小又很突然讓他來不及躲閃,這一下就挨得十分結實,震得他有點眼冒金星。“你瘋啦!?”緩了好幾秒才哎喲喂地抱住腦袋的戀次大吼。
“那你們憑什麼說我是弱受!憑什麼那麼多人在同人裏把我寫成小媳婦!老虎不發威你們以為我就是病貓了麼!我XXXX的今天就讓所有人見識見識我吉良伊鶴三番隊副隊長的實力!抬頭吧侘助呀啊啊啊啊啊……”
據全體目擊者事後回憶當時的場景,怎麼說呢,就像吉良副隊長突然像我們的男主角那樣虛化了似的,全身爆發出來的靈壓可謂空前絕後,從弱受躍然變成了鬼畜攻……當然這個事不可能這麼快就發生質變,次日醒了酒的三番隊副隊長還是那個溫順的老好人,用敬語向每個人親切地打招呼,好象那些事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只是別人心裏邊可就不這麼想了,見著吉良都一個個忙不迭地笑得更加溫順——想別一個招呼不對就把那天的虛又給招呼出來,親娘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指不定哪天就被攻了呢……

以上那段全是廢柴= =。這張圖出來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對了——所以如果看官覺得不對也不要明指= =,我知道錯了OTL
8770050.jpg


碎蜂同學也是女王,夜一?夜一大姐那可是女皇啊,這是等級的差別!
8770050.jpg

ブリーチ 死神 BLEACH ルキァ 吉良 碎蜂

- 2 Comments

teapot  

被你这么一说确实吉良很似白哉呢,那种皱眉头的表情。……但是实际上白哉那个面瘫,面无表情的时候明显比皱眉头出现的几率要高很多吧。……

2007/06/28 (Thu) 15:35 | REPLY |   

橘子  

在BK果然有人说了“大白好帅”……泪奔,我错了!
如果画闭上眼睛的局部神态且画单色的话,他俩的区别只能靠眉毛了= =,偏偏我又把眉毛给遮了起来……但他在我心目中是攻……不会有这种表情的OTL
PS:我不接受大白在那游戏特典里的私服啊那根本就是一MB!不接受坚决不接受MB大白!TTATT

2007/06/29 (Fri) 04:04 | REPLY |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