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ve sono i bei momenti?

ARTICLE PAGE

古劍二腦洞一二三

腦洞1:初七的衣服都是沈夜以自己的舊衣改制的,沈夜又為什麼穿過那麼多身勁裝?
雖然有各種“大祭司擅針織女紅”的誇張說法,但以沈夜日常工作量來看,真要他正兒八經地拿大袍子拆線裁片再縫合什麼的,大祭司應該並沒有那麼多閒工夫……他跟謝衣的身高也就差了兩公分,衣服最多也就是簡單改改長度差不多了,款式大改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在沈父死之前,流月城祭司們平時從上到下還是老老實實按照傳統規矩都穿白衣的。
然而初七的衣著是利於武者實戰的黑色勁裝。
也就是說,沈夜以前也由於類似的目的/任務/角色,穿過屬於暗殺者的勁裝。他也曾經扮演過這樣一把唯令斂放的利劍,很有可能就是在進入矩木後到確定繼任紫微祭司之間的黑暗的少年時期。
想想沈父說過的話,沈夜不適合當大祭司,這個“不適合”,從少年沈夜身上來看,既是能力不適合,也是心性不適合。要把這樣一個天性善良的孩子改造成永遠把私人情感壓抑到底的沈夜,按照沈夜改造初七其實是在重蹈當年沈父改造少年沈夜的覆轍來看,強制他面對、接受並習慣殺人見血的場面,是一條沒法迴避的必經之路,而且是最快速有效的一條路——不想殺?你死我活的局面哪兒還管你想不想,而且還要讓你看到,殺一個人引起的後續政局變動完全可以證明,此人非死不可,今天你不殺他,自會有別的人甘當暗劍。想變得比父親更強?好說,至少親眼看看這麼多想置沈父於死地的人是怎麼不自量力喪命的,連他們都搞不定還想超越你爹?豈非可笑。
況且改造初七比改造少年沈夜還要簡單,初七並沒有自己曾經宅心仁厚的記憶,而沈夜即使想忘記,也永遠有一個人在提醒他——如今的紫微祭司是怎樣一步一步遠離當初那個少年的人生軌跡。這個人就是沈曦。


腦洞2:沈曦是沈夜最溫暖的心靈依靠嗎?
關於沈夜難得一見的“溫情”劇情,大多都出現在沈曦的臥室裡。抱抱就抱抱,重複無數次的巫山神女與司幽的傳說,善意謊言般的圓滿結局,好像每一件事都只是為了展現沈夜對唯一血親的縱容與寵愛。
但仔細想想,讓人不寒而栗的正是進入矩木之後的沈夜不得不一步一步偏離他本心所想的人生軌跡,而沈曦永遠停留在那條與少年沈夜攜手同行的舊路上。
華月的相貌這些年也不可能完全沒有改變,給少年沈夜當玩伴的她當年也不過就是個小姑娘的模樣,沈曦總是能認得出長大的華月,就是因為她憑氣質辨人,而非單純依靠識別相貌。
每三天就是一個路標,記錄著這一天的沈夜不得不比三天前更加冷酷,捨棄更多的真情實感,變得更像沈父。
到底是在哪一天,從三日輪迴中醒來的沈曦,第一次不認得眼前的親哥哥?在沈夜第一次違心地執行了父親殘酷的命令那天嗎?在沈夜第一次違心地殺了人那天嗎?在沈夜第一次違心地盡職盡責扮演起他不得不扮演的角色那天嗎?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天也是沈夜人生的分水嶺。在那一天之前,尚且有一絲回頭是岸的僥倖。那一天之後,量變導致質變,他永遠也變不回那個可以被妹妹一眼認出的哥哥了。
沈曦是沈夜最想溫柔以待的人,可惜她不像滄溟以己度人那樣縱容沈夜,不像瞳知曉天意那樣寬慰沈夜,不像華月捧心傾情那樣追隨沈夜,她才是面對沈夜最誠實也最殘酷的人。
然而也要感謝沈曦的存在,讓沈夜還記得在最後的最後,黃泉路上,他最想以什麼樣的姿態與謝衣重逢。
“那黑暗的最深處,又是誰的心念不肯改?”
不正是那個白衣少年。


腦洞3:是誰把華月寫進檄文的?沈夜初始版本的檄文是怎樣的?又放在哪兒了?
烈山部於龍兵嶼公佈的檄文,很明顯是沈夜計劃裡早就備好的最後一步。但直到主角團殺到沉思之間前,沈夜都還是希望華月可以去下界帶領烈山部繼續生活的,所以他肯定不可能親手把華月寫進檄文。如果是他把檄文交給華月,華月後來把自己添加進去的,就沒可能流傳到下界去了,以及要不要把瞳寫進去這個事華月應該很難獨立做主。而只有頗具電燈泡自知之明的瞳聽到了華月最終對沈夜拐彎抹角的告白,並且還有那麼點時間去更新檄文,把自己和華月全都寫進去,以及他是生滅廳主事,寫檄文理當得心應手,基本可以斷定下界最終聽取的檄文出自瞳的手筆。
然而沈夜準備的初始版本之前就交給了瞳嗎?也不見得。就算沈夜以為瞳可能會去下界,單憑七殺祭司僅次於紫微祭司的地位,他倆在職期間的交往甚密以及瞳慣常的行事風格,去了下界也難以徹底洗白,所以沈夜把檄文託付給瞳的可能性很低。
託付給其他遷移到下界的祭司就更不太可能了,到時候跟瞳的版本(可能由十二帶往下界)一對照發現有衝突了都沒法按最早創建/最後修改文檔的日期擇其一。而且如果瞳要修改檄文,必定是確認了不會有其他會產生衝突的舊版本,也就是說他早就知道初始版本很有可能已經損毀了,自己有必要寫個新版本出來。
回頭看看瞳比沈夜知道得還要早的事情有哪件?初七的死。
如果把初七的死和沈夜初始版檄文的損毀關聯到一起——初七肯定不知道主人準備了檄文,而神女墓之行,初七手裡拿的是那把“靈力不穩切勿隨意解封”的忘川——到底有什麼東西在裡面不能隨意解封呢?
這時推測沈夜把聲討自己罪狀的檄文藏在偃甲刀裡留給了不排除第二次背棄可能的屬下……聽起來也挺順理成章了。
初七歿,忘川碎,神女墓封沉,檄文的初始版本就此自世間消失。
於是,讓沈夜感慨得其友三生幸的真·大祭司肚子裡的蛔蟲·瞳大人,非常善解人意地替他收拾了檄文這個爛攤子。
……沈大大您這要是得願以償了初七七看到檄文得被虐得吐多少血啊。

古劍2 沈夜 古劍奇譚2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