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ve sono i bei momenti?

ARTICLE PAGE

我知道

我知道你躺在那個地方,身體忍受著許多痛苦。
你或許已經不明白這世間的大多數事,但有一件事,這世間也只有你會明白。
你的身體疼不疼,別人不會比你自己更明白。
兩年前我已無法在電話里聽到你的聲音,你的喘息太過微弱,甚至無法引起聲帶的振動。到後來你的嘴唇也很少翕動,連每次吃飯都變得無比艱難。
吞嚥和呼吸這等最基礎的能力,慢慢地慢慢地終有一天失去了自主。
現在我每隔兩天就會得知對你的搶救被允許更進一步的消息。這意味著又有一架新機器將用以維持你的生命。
然而每一架新機器都意味著新傷口。
如果那些傷口是可以癒合的,也就罷了。

但我沒有資格當眾說這句話:我不想讓你帶著一身無法癒合的傷口離開。

我被告知即使回去也只能在icu走廊的另一端透過望遠鏡才能勉強看到你的臉。
你不會知道我在。

是否趕回去,其實我以為這意義只取決於你。
我只想為你回去。
現實卻沒有給你我這個下判斷的機會。

就當是我逃避吧,畢竟,作為被等待的人而給你帶來諸多痛苦這個罪名,於我還是太沉重了。

自問我也不知現在時刻等待著的是什麼樣的消息。

只想說,雖然感情貼近得很晚,共享快樂的時間很短,但我還是愛你的。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