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ve sono i bei momenti?

ARTICLE PAGE

我真的是粉兒不是黑黑

下略↘



習慣追著聽這個聲音,追根溯源實則要感謝那句古怪的評語:楊東旭是個路人音。

人總是有逆反心理和好奇心的,兩者共同作用的催化結果便是——越被叫做路人音,越讓人想親自驗證這是否事實,反而越仔細地辨別那些微小的特征。某日輪劇中一驚,發覺自己已然在用聽聲樂的方式審核,而彼時竟就能在眾聲喋喋中捕捉到這個傳説中的“路人音”,這才有了“修成正果”的成就感。

路人音或許本身音色並無太多特質,及不上那些一聽便知真身誰的敲冰戛玉或金石洪鐘音,這拓寬了楊東旭的戲路,也增加了辨識他聲音的難度,或許由於戲感極佳和角色之間反差太大而令人瞥見卡司表時不由得一驚一乍,而這一把戲感極佳的路人音論及特點卻與其主人的行文風格有異曲同工之妙,就像某區某帖的標題居然幾個標點符號就能不點名不點姓地蓋起一座專樓,辨別楊東旭聲音的竅門有過半也在音色以外。

北方漢子攻音裏自帶混響和電磁炮者雖人頭不多,但也確實一手數不過來,楊東旭在其中屬於中檔——混響中檔,電磁炮亦中檔,他的發聲共鳴部位與常被説易和他搞混的那幾位相比位置也是偏於中後,形成的音場往往是個球型,而這之中顆粒感的分布也是趨於平均並無特別集中之處,實在是一把方方面面都“中庸”的嗓音——《大學》有雲“誠於中行於外”,也能精準點破屬於楊東旭的特征。

他的角色裏不乏偏執激憤的類型,前一秒還平靜有如涓涓細流,下一秒便是狂風過境。很多人都以為飆戲才最體現演技,接到能飆戲的角色和劇便是展示演技的大好時機,而這本來就是誤解——飆戲真正考驗的是演技收放程度是否自如,有的人或許能放聲癲狂得讓你身臨其境,可一旦超過角色所需要的那個度,也不過是毀耳機罷了。《將軍令》中蕭定那段令人津津樂道的狂笑,反復聽來絕對是放中有斂,兩句“你信了”念出不同的標點符號作為遞進並不難,難的是在那麼一段放聲大笑之後轉瞬就接上了下一句嘲諷“你這樣的人玩什麼政變”,到冰冷的“不自量力湊什麼熱鬧”,再到咬牙切齒“踩在腳底下的泥”,感情的振幅是連續漸變的,放得出去收得回來才是好本事。

而真正的演技是隱藏在大反差角色的比較之中,楊東旭可塑性極高的中庸之聲細細分來也像一臺收音機有不同的頻段,略微改變發聲部位就有了清亮和低稠之分,用氣力度的不同則帶來軟糯和鏗鏘對比,語氣變化塑造出萬般溫柔或有心無情,最重要的是一開始選頻段就要選得貼臉。當然,他也並沒有出神入化到從未失手,據聞《同居伊始》就曾整體返音,或許是因為原創劇除了劇本以外沒有其他輔料用以琢磨角色吧,對於習慣先看原文的楊東旭而言確實有些難度,一時調錯了頻也是人之常情,但與一天的幹音對配之後塑造出來的高峻可謂表現足夠穩定,該有的小傲嬌小別扭全在藏著掖著拐彎的那些句尾裏栩栩如生,臺詞語氣的平均掌控能力令人一聞了然。

楊東旭的戲感是公認的好,《好人難為》裏從17分到快25分哭了足足七八分鐘,卻結合著臺詞只令人揪心而不生厭煩,在情節刪減程度相當短板的情況下太過難得。另一部值得一提“入戲”的劇就是《荒誕世界》,有很多人説一時聽穿了他與倒吊男的聲音,對我而言辨別起來卻是極為簡單——從角色角度出發,一段感情以遺憾告終之後,“盡管無可奈何但很快就適應了新生活”的文浩走了出來,“讓心重新發芽並不容易”的李澤林仍留在原地,這如果是一場電影,文浩是已經告別影院的觀眾,李澤林是留在銀幕上的影影綽綽,倒吊男的“戲僵”是已然置身事外的文浩回首遠眺一段舊情,楊東旭的“入戲”是李澤林深陷往昔放逐仍難敵刻骨銘心,而這樣的強烈對比才是真正的BE,與邀舞時那首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聯合起來一次又一次點題,夠賺眼淚。

説過好聽的,來點小批評。盡管在個別評價微妙的劇中,楊東旭能做到保持水準甚至力挽狂瀾,他也並非完全沒有短板。古風劇的表現自是不用説,衛青、蕭定和冷玄吸粉功績足夠漂亮,而本土背景的近現代劇中,攻如戴文立、是以誠和王捷,受如解君雅、焦贊和駱海庭,表現都可圈可點,偶爾脫線到常規頻道以外的角色也能給人驚喜,但歐風劇便如他本人所說,不擅長,有上升空間。楊東旭配劇咬字很字正腔圓(除了部分h打頭拼音的字如“和”“好”偶有發音瑕疵),程度卻還是比較偏生活化,歐風劇譯制腔則應有些像誦讀,換句話說就是發音和語氣都要端著點。《尖白深淵》第一期可以明顯聽出他與小星之間的差距,到了第二期有所進步,等《世界之灰》第一期發布時,他已經對歐風掌控有門道了,字正腔圓強過平時,音調高低的壓制感更甚,但相信還可以繼續優化。

還一個小批評……出發點就比較自私= =,作為一個攻音受控,表示楊東旭的受劇還是太少——弱受不必再接,回不去的精湛演技什麼的那些慣常頻道外偶爾為之已夠,可強受角色能否求接新求平坑?0.6+甚至0.7+的受角楊東旭配起來真的不能更帶感,相信我,這是很多強強愛好者的共同心聲!請接!接!接!!!

最後就正經告個白,謝謝楊東旭的“中庸路人”,讓我有如此熱情以變態和科學並行的態度細細糾結一個人的聲音= =,謝謝你演繹的那些角色,讓文粉能看到喜歡的人物逐漸立體,而一部分人還因為是你的劇去補課原文,文劇雙贏你功不可沒。多年前就接觸過中抓,博愛散粉許久,撞到能讓我這個一人樂星生物決心入個圈加個CV群的聲音,甚至愛到深處自然黑(……),機緣巧合中或許也是天註定吧。祝楊東旭配劇快樂,在這個興趣愛好中更加有所成就,你開心我們這些粉兒就開心,少加班多加薪,少發痘多發劇!希望能多上Q多發福利,數羊數太少了求100只版本(喂

ps:那什麼= =……想要穿增高鞋墊的考拉圖的童鞋們,敬請期待【說好的不是黑黑呢!!!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