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洞一

52今天有個帖,問聽哪部劇聽到哭,一拉回復,直嘆果然,放眼望去滿目銀王婚書千裏起解一拜天地瘋狂遊戲。最後默默排了一下堪稱冷門的荒誕世界,我只承認有5%是因為抵抗不了老楊和大男的自帶混響低音炮,另有5%是因為跳舞那一幕bgm用了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誠然,銀千一瘋公認是be中的經典,但可能由於我對be的定義實在有悖常識,死得其所、愛有所終之類,在我看來還都……挺圓滿的。就像水煮3的大漠結局,死是死了,黃泉路上卻不孤單,唯一拉仇恨的就是那個全身滾層白灰在副本裏打醬油卻撈走了關鍵道具的公子雪,那才叫no zuo no die why did u try,擺得一生好茶幾,到頭來也只能送他一個字,該!

選荒誕世界的90%,其實來自一個不著邊際的腦補。或許三年五年十年後,李澤林的父母吵吵鬧鬧大半輩子還能過上銀婚金婚,文浩的老爸如願以償三世同堂享天倫之樂,至於文浩跟蘇越的婚姻,只要蘇越沒有不滿,文浩自然不會有什麽不滿。如果讓李澤林和文浩再度相遇,他們之間只剩下一個問題無解——有些東西與其説重新發芽太不容易,不如説是葬在了活死人墓,非生非灭,佛也難渡。在走向某些夢想的路途中,腳下踩碎的卻不可避免是另一些夢想。越漂亮的夢想,碎出來的碴子越銳利。追夢人永遠走在碎夢大道上,而且可惡又可悲的是,他們偏偏都不穿鞋。

策劃公布的初始劇本中並沒有為跳舞那一幕指定bgm,寥寥幾字標個布魯斯,完了。後期選曲或許只是單純為了更加貼近王家衛,畢竟這首歌有過一個流傳甚廣的剪輯視頻,春光乍泄裏,黎耀輝孤身一人抵達伊瓜蘇瀑布。但真可謂無巧不成書,莫名其妙地,它就跟我的腦補遙相呼應了。

然後我就在這樣不靠譜的腦補中,loop著老楊那句“再見”,半宿耗掉了三包面巾紙。

劇組説,不報銷。



ps1:如果以為此曲為彼曲……就當我什麽都沒説。但是!green day那首,也一樣是太他喵的好聽!
ps2:老楊本音配大一小嫩孩依舊0.6+,反響不要太好,所以誰説這類角色都該0.5-?
ps3:將軍令哪是開放結局,明晃晃的he,我只想舉起火把擲出一字經——燒!
ps4:………………是的,初始劇本的意思就是,我想聽老楊自擼,更想聽他跟大男拉燈,但以老楊的羞澀程度(?),他接這個劇就意味著,全刪。所以,我們也都走在碎夢大道上。……………………臥槽我居然説出來了求老楊別拉黑我QAQ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