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不正常

6月25日大約上午十點,我開始感覺不到自己的情緒波動──無論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完全沒有。原本以為在家裡卡論文悶久了而已,但到中午都察覺不到心跳速率的變化,劇烈運動能導致心跳加速但我感覺到的仍然很微弱,一定要說的話就是心肺被防震泡沫包裹起來的感覺。情緒水平如果滿分(非常興奮/高興)是100分,平時我應該會停留在60﹣70之間,但當時的情況差不多是45,不上不下非常難受。我嘗試了看一些比較容易會讓我受感染并低落的東西或者做一些相關的事,把情緒水平降到了30左右,一般而言這個程度已經非常接近我的淚點了,但是,完全做不到任何發洩行為,悲哀、發怒等等衝動一丁點苗頭都沒有,然後情緒水平又回不到45,持續停留在30但得不到宣洩的狀態,可以說是明知道自己很不愉快,但沒有任何明顯證據可以證明我的不愉快,只有自己心裏知道。
截止到這裏,暫時除了情緒無明顯波動以外還沒有太過明顯的反應。下午三點左右,在看的文獻突然就變得看不懂了,一句話只要換過行就無法線性地集中精神,然後發展到只要文段超過三行就無法逐字捕捉信息的程度,眼睛的焦點都不受控制,拿自己的寫的東西實驗了一下也完全讀不下去。懷疑和之前睡眠不足有關,於是去煮了咖啡想清醒一下,我的壺是三人份所以比較剋制地只喝了三分之一,等大約30分鐘覺得咖啡因應該起效的時候打開文檔再試,依然不行,開始有暈字的症狀。但心跳我自己仍然感覺不到有任何變化,看到文字時很明白自己“非常煩躁”,但平時煩躁的那些症狀完全沒出現。
到五點多的時候稍有好轉,於是試圖在網上搜索相關信息,然而很多解釋心理原因或者醫學方面的帖子實在太長,根本讀不下去──給閱讀障礙的患者看的東西寫那麼長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好嗎──忍到了六七點鐘時,這個症狀終於減弱了,但是情緒波動依舊沒有變化。
懷疑又和大學時一樣是受多巴胺濃度的影響,繼續喝了一份咖啡,吃掉了一盒半的Godiva巧克力(太妃+慕斯的甜度很高),站在窗邊曬太陽,做了100個深蹲運動,然後還喝了一小瓶從德國帶回來的烈酒(酒精度44%),全部無效。最後半夜在廚房煎了三塊豬排,只吃得下兩塊而且一直懷疑自己調味料放太少,基本是沾著鹽吃掉的。
點了薰衣草精油在床上躺倒凌晨3點50(最後一次看錶時間)都完全沒有睡意,什麼時候睡著的已經不記得了,應該也沒有做夢,醒來的時間是6點30,而且醒來那剎那完全沒有平時迷糊、忍不住想再睡的感覺,一下子把眼睛睜開就瞬間清醒了,清醒到連自己都懷疑是不是真的睡著過的程度。摸了半天的脈搏和心跳,還是平靜到發悶的樣子。
上午有自殘衝動,因為不確定到底還有什麼事情可以激發情緒波動,但我對痛覺的忍受度一直很高,而且家裡還有別人覺得很麻煩。不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病了,覺得一切都是藉口,而用這些事情當藉口去麻煩別人的自己極度不堪,情緒指數持續走低。翻看以前的微博也感覺所有的雞血實際都無聊到極點,動手刪除也沒有任何感覺,然後就在無聊之中刪掉了兩千條左右的記錄。
從半夜開始就不停收到生日祝福的信息,但看到完全沒有任何愉快的感覺,不認為這是被祝福到了的證據,覺得反正社交網站上只要我填寫了真實出生日期應該都會有系統自動提示,所以也沒有什麼回覆道謝的心情。到上午十點(症狀出現大約24小時)之後,覺得即使是虛偽的感情也不要主動傷害別人為好,違心地裝作感激的樣子回覆了其中幾條,但當對方開始提及其他事情時就完全沒有了交談的慾望和耐心。
期間一直不停地在想論文和答辯,但即使做出最糟糕的預想也絲毫感覺不到沮喪或者焦躁,只有不疼不癢的愧疚。
家裡斷糧后除了基本的喝水以外沒有任何食慾,實際上也不覺得飢餓。
到下午四點多,整個人徹底渾渾噩噩,覺得什麼情緒都好,只要能讓我發洩出來,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有變化就行。
當然沒有情緒波動也不會有什麼表情變化,但我可能平時就比較撲克臉,所以室友并沒有說我有什麼不正常。
一直到晚上八點左右,能夠感覺到自己在想一些不好的事情時微微有了揪心的感覺,雖然很微弱但起碼是有波動的跡象了。覺得必須趁熱打鐵才行,出門坐車去華人商店買東西,在公車上遇到Juli,雖然有聊天但自己表達出來的東西完全是虛偽的。買了很多零食之後收到Claudia的微信,說到她在生病所以沒法過來我家的時候大概講了一下這邊的情況。之前也托問組長是否在米蘭認識有從事心理行業的人士,無果。實際上還是沒有什麼傾訴欲,就算有相關人士我也難以保證當時的自己可以清楚講出自己的感受,畢竟是很長一段時間的“沒有感受”。
在某個心理論壇上想找到相關症狀的說明,也無果。感覺并不像抑鬱傾向之類的東西,我沒有產生任何幻覺,就只是單純感覺不到喜怒哀樂,沒有任何實質感,一切都像是假的,再嚴重就是那幾個小時的閱讀障礙,失眠并沒有給我帶來什麼困擾,只是睡不著的同時也無法做事,覺得很浪費時間。
現在的情況還好,情緒波動雖然比平時要小但起碼還有,所以恢復應該只是時間問題。
在以往是完全不能想像居然會聽到《you raise me up》卻沒有絲毫感動的情景的,現在想來還有相當程度的後怕。
但刪微博好像成了一種強迫症。然後很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一直以來拔頭髮的行為也已經超越了“習慣”應有的範疇。問Claudia有沒有感覺到最近兩次在餐廳吃飯,飯菜的味道都變淡了,她回覆還好。原本我倆的口味輕重程度很接近,但不得不說我一直以為是換了廚師很少放鹽,結果像是我的味覺變遲鈍了。在華人超市買的辣豆腐乾以前吃兩塊就要辣得喝掉半杯水,當晚吃掉整整兩包都沒什麼感覺,還弄得差點腹瀉。

視情況而定也許之後會想辦法接受一些疏導或者治療,如果有必要的話。截至目前雖然會經歷一段相當難受的時間,但慢慢還是能回到正軌。

that's all.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