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堅信大多數JQ都是有出處的 之 隱太子 其一

參考:《舊唐書》《新唐書》《資治通鑒》《大唐創業起居註》《唐會要》《全唐文》《全唐文補遺》《隋書》《貞觀政要》《諫太宗十思疏》等等,以及李二吧太子吧唐朝吧眾考據帖,目前仍在繼續挖掘中_(:з」∠)_
ps 不參考《隋唐演義》《大唐雙龍傳》等小説作品。

孟子有雲盡信書不如無書,這句話尤其適用於講給在看隋唐史的人聽。
素來太子黨與李二黨之爭都糾結在“史料”上,李二黨指責太子黨洗白依賴推理猜測卻無實際證據只會説“史書都被李二簒改了”,太子黨也常反擊李二黨無法解釋史料前後矛盾漏洞百出邏輯失常之處看來李唐王朝遺傳的不是高血壓冠心病而是精分【有什麼漏洞居然能比我的腦洞還大,看李世民改史就知道了= =
除非能有時光機,否則誰也無法斷言隋末唐初就必是怎樣怎樣,玄武門之變就非是如何如何不可。初唐史實則空白諸多,被刪簒無數。然而對於三觀已然不正至極的我等而言:一切空白都是JQ可能滋生的暖床_(:з」∠)_


作為一個正常的地球人,我是堅決不信李世民是小白兔小媳婦白蓮花。作為一個偽太子黨,我也不認為太子就是一朵白蓮花,這決計不可能,也不看看他是誰的嫡長子——李淵這麼NB的爹竇氏這麼NB的娘有可能生得出來犬子嗎?太子也好李二也好都不會是省油的燈,起事期間兩者缺一不可,沒了誰李淵都做不了開國皇帝。然謀朝簒位者史上不在少數,借刀殺人者眾,可連惡名昭著的楊廣都只是頒了道假詔賜死楊勇(縊殺),李世民卻親自挽弓一箭穿胸射死了親哥哥——這是小白兔對小白兔能幹得出來的事嗎?更別提後面接連誅殺建成元吉十子。

我到寧願相信虎父無犬子,這就是一對龍爭虎鬥的強強。李淵起兵,兩子皆為有力的左膀右臂,然家勝而為國後,正妻竇氏的早逝讓他身上的“父性”逐漸低於“帝性”。做開國皇帝難,給開國皇帝選繼任更難,誰都知道他是謀反起家的,想要攔住別人效仿他把他變成楊廣二號,他的繼任就必須青出於藍。此時廢長立幼的前車之鑒就在眼皮下擺著,道義上要他立嫡立長,父性上要他繼續支持建成,然他心裏一點都沒想過“強者自強”“勝者王敗者寇”嗎?他真只單純想“一碗水端平”嗎?難説。

大概這種滋味他的寶貝二兒子幾十年後也終於能體會到了,世民的後代差不多已讓他知道了什麼叫“現世報”。在李唐王朝要想活得舒坦,要麼扮李治,要麼就扮李元嬰吧。



疑點逐步整理中:

★李智雲之死。
智雲為李淵第五子,生母萬氏為李淵開國前的妾室。智雲與元吉同年,據記擅射愛書能弈,理應很得李淵歡心。這麼一個兒子在即將可以成家立業的13歳夭亡,對李家來說必定也是個重大打撃,然他到底是怎麼死的?
李淵派建成攜家留守河東並暗結能人義士時,智雲也同建成在一起。後李淵在太原率劉文靜、裴寂等人起兵,在河東的家室儼然要成為楊廣誅殺的目標,便通知建成攜家奔太原會合。按照李世民的説法,此時智雲由於年幼被建成“棄”於河東,導致陰世師抓了個正著,死於長安。

首先,建成抵達太原時,李淵“大喜”——當時智雲是李淵最小的兒子,萬氏是李淵唯一的妾(正室竇氏已逝),就算不是嫡出,小兒子的生死會如此不值一提?
其次,萬氏後成為貴妃,位列高宗後宮的四夫人之首。在建成因楊文幹事件而地位岌岌可危時,萬氏率四夫人在高宗面前力保建成,令建成最終有機會孤身赴仁智宮自證清白。若智雲因建成而死,她會如此保他?她有什麼必要跟世民對著幹?會只是因為陰月娥嗎?
再次,李淵破西京後,殺死智雲搗毀李家祖墳的陰世師不僅自己遭虐殺,還連帶被滅了兄弟三族,這兩家之間算得上是不共戴天之仇了。然而,陰世師14歳的兒子陰弘智卻被李淵寬宏大量地留下了命(可憐智雲死時只有13歳啊),女兒陰月娥居然被世民納了妾,沒兩年就給他生下李祐(排行第五的齊王)。這算什麼?更有甚者,陰弘智後成為秦王洗馬(高宗時期)、吏部侍郎等(太宗時期),陰妃極可能名列太宗後宮四夫人之一,姐弟二人一時風光非常。敢問有這麼不共戴天之仇的嗎?

智雲之母萬氏自李淵正妻竇氏病逝後,雖為妾室,實則家中第一女主人(直至世民登基前仍主持後宮),尚沒有查到史料明確記載當時她是跟隨李淵去太原任職還是與建成一同留守河東。假設智雲死時她已在太原,她會原諒“拋棄”自己獨子的建成?假設她之前人在河東,是隨建成一起前往太原,那麼她兒子的死是不是因為建成的錯她必然很清楚。盡管萬貴妃後期沒有像尹德妃等人明確偏袒太子,但楊文幹事件率四夫人出面力保,這絕不是她對弒子仇人會做的事,性情再恭順也做不出來。

有人提出的另一相關猜測——建成的嫡長子承宗之死與智雲之死會否同期?由於玄武門之變後建成全族被除籍,承宗的生死年份和原因都很難考證。假設承宗有幸活到大業末年,約摸仍不及十歳,也算得上早夭。若承宗也死於會合途中,李淵必定不忍責備長子,畢竟李家長期處於楊廣密切監視之下,任何舉動都有高風險,建成離開河東後攜一家老小避大道擇蹊徑也不難猜測是因為一路都在被追殺。大業十一年即615年李淵赴太原任留守一職時,世民年僅16、智雲和元吉年僅12,兩名庶出長女和嫡女三娘皆已出嫁,也就不奇怪為何起兵前期在他身邊的只有世民,因為家中唯有26歳的嫡長子建成可持大局。然而若承宗亦死於轉移途中,智雲一事建成必獲李淵萬氏乃至大眾的同情和諒解,相關記錄被史官刪掉也毫不意外。



待整理疑點:太子妃鄭氏。建成二女李婉順。長安攻破戰。劉黑闥殲滅戰。突厥攻防戰。楊文幹謀反。東宮宴毒酒案。玄武門之變。等【……喂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