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墙外更有一墙高

自去年夏天从雪風坑里暫且爬出之后,我義无反頋地一头栽回温書坑,且不提蘇白相杀之萌,期间新識得柳五公子一枚瞬間上升到决心一生推的行列,沉溺半年最終還是被《説英雄》遭遇滚雷影視公司拍攝真人版的噩耗給大头朝下地拔了出来:我愛白愁飛非殺金風细雨楼蘇梦枕不可以及非金風细雨楼蘇梦枕不殺,但我堅决不愛白愁飛変成女人去跟雷家大小姐的搶未婚夫【還没有這樣演喂_(:з」∠)_

就在我以為一万六千里以外的1+3正揮着小手帕(?)呼唤我爬墙归来時,平地一声響,一座新的柏林墻拔地而起,再度拦住了我的歸途。

……我七分神魂顛倒地,十分不能自控地,控上了,隠太子(民成CP)。

一个在被簒改得面目全非的歴史書中胸大无腦(?)嫉功妒才謀杀嫡弟還淫乱親父后宫的败寇。

一个根本難以還原其真實面貌的影子。

于是我只有可耻地腦補李渊這麼NB的爹竇氏這麼NB的娘必然虎父无犬子,誰也不是一朶白莲花,《資治通鑑》説“性仁厚”也不是省油的灯,民成一獅一虎鬥得必然天地失色,最終只能拼誰比誰白上了稍微那麼一丁点儿。

当然,隠太子敗了,可誰能説活下来的一定就是勝者王,毕竟手足相残。而在背后默許一切發生的虎父,作為始作俑者何嚐没付出代价。

如果有時光机,我還真想找个机会回去問問这位虎父:你的兒子可還令你满意嗎?

衰翁厚幸懷雙璧,綠發朱顏兩少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随之而起的是再度井噴般在豆瓣標“想讀”“在讀”以及在浩瀚的网絡世界抽絲剥繭試圖理出一个説得通的“故事”,毎次翻一座新墻都覺得自己讀書太少完全就是個文盲……此墻之高,實在很超乎我想象。

血泪的經驗教訓告訴我們:歴史坑深,萌西皮要謹慎_(:з」∠)_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