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有廣告了

所以浮一下雲。



雖然真是不想承認,但我還是寫了留學題材文,主蘇白,楊狄戚顧方無王温打醬油。

料到早晩都會寫到這個題材,卻沒料到會用在這些西皮上,原本覺得應該會以純原創的方式出現。以我一直以來的同人觀,這是絕對不能碰的禁區——純粹為了自我滿足、自我代入的架空OOC,基本就是借了別人孩子的皮囊來玩蘇。

就算温氏自己在原著裏也OOC得很嗨森,作為同人仍沒有資格明目張膽OOC,這不是一句“我在OOC”事先聲明就能把責任撇幹凈的事。

2007年的我若是知道現在的我做了這等事,大概會乘時光機穿越過來舉磚拍死我自己OTL

然而還是忍不住動手寫了,而且……寫得實在太過代入,如果被哪個跟我身處同國的人看到,人肉出我的真身來也不是難事。

可能是因為自己再次面臨十字路口的選擇,恰好需要一個契機對這幾年的經歴做一次整理,加上最近掉坑太深太重,一個控制不住地就會想:如果是白二,他會怎樣選?

我當然不是白二那樣的人,但既然會被白二深深吸引,起碼還是能夠說明他身上很有一些我希望擁有的東西,不論好的,壞的。

毎次重看到《温柔一刀》裏,白王二人兩聲“大哥”,蘇夢枕真心一笑,都百感交集得熱泪盈眶——為這樣的情誼,為這樣的相遇,也為這個故事從此終於以不可回頭的姿態向那個我已知的結局奔流而去。於是這就真成了一個醒不來的夢,一腔熱血都如苦徹心肺的藥湯梗在喉頭。

就像看到李沈舟終於握住柳五那雙一直為他伸出等待的手卻已是柳絲拂在江南岸那邊而此間欲雪的生死殊途,擡手一摸臉,早被泪浸透了。於是我恨透了趙師容,怎樣的寡情才能轉眼間便笑魘如花。

柳五,白二,TV顧,果然是隨便著了其中一個的道,就全盤皆輸。

愛到極時,或許這樣蘇的OOC,會稍微少一些令人發指吧?

安全起見,大概連晉江也不會發。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