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奔波



Museo MAXXI By Zaha Hadid (Rome)



3月
7-10 羅馬 √
23-24 米蘭 √

4月
2-3 Gessi Workshop,Piemonte,總之是在車行三小時才能到達的深山裏OTL √
5-11 復活節,倫敦 √
13 Modena參觀瓷磚企業 √
19 羅馬,Museo MAXXI √
20-22 米蘭,家具周 √

5月
4 都靈,FIAT集團+意大利150周年博物館
11 米蘭,nolo stand


以上是近期出行的日程表。
總之從家具周回來兩天我還沒有緩過來,連帶復活節的倫敦之行HP値實在掉了太多,雖然相反地體重有所上升(在米蘭吃太多饅頭OTL)但整個人現在都處於隨便走走就累得不能行的状態,脚都不想沾地。昨天准備小組作業的材料以及整理照片居然又在電腦前失去知覺= =,凌晨醒來全身冰冷地爬回臥室連圍巾都沒摘就再次徹底睡死。希望各個項目本周都能按部就班地進行,讓我在去都靈之前起碼能恢復到一般人的體力。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有無論怎麼鋪張都一定會保留一筆救命錢的習慣,但這次錢包被窃銀行卡凍結導致救命錢取不出來,我很罕見地陷入了徹底彈盡糧絶的境地,周日到家時身上最大面的錢就是20歐分的硬幣,全部加起來也就1歐出頭,而且還欠了100歐的外債。其實我前前後後借出去的幾筆錢也有小1000歐,時間最長的那筆已經近10個月了,但我總怕是不是他們目前還有困難所以從來不會主動開口提還錢這档事,當然事實上他們也沒有真的那麼困難,然後我就會有些郁結盡管我本人当時並未到沒有收回這筆錢就沒飯吃的程度,只是這年頭黄世仁真是很難做,而且確實有些非必需品的東西省一省也很快就能還完,或者一次性還不完的多少還一部分先,可能我都不會這麼郁結。

其中一人曾在聖誕節之前就説等我到FI會還錢,然而事實是我因此而只帶了少量現金去FI,對方卻只字不提,我不得不臨時在ATM機上提了兩次款,然後這個事就杳無音信直到三月對方臨回國前,期間也有過見面和聚餐但對方不提我也就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因為知道對方並非由於還處在困難期,除去代購任務以外的購物、請客送禮也並未減少(而且聖誕節我並不在請客之列 還交了人頭費)。這個事怎麼説呢,就像楊白勞説吃不起飯便問黄世仁借了一筆錢,卻還各種讓黄世仁看到他血拼。我一向覺得錢要是用在食物上到沒什麼,但時尚之類明顯是燒錢的事,能否不要在借債期做得太多呢,最起碼不要讓我這個債主看到。

在我借債為生的那兩天裏沒有一筆錢收得回來,其中不乏知道我在倫敦遭窃陷入困境的人。過幾天能否收得回來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欠錢這事讓我在米蘭累得像狗時也沒能睡好,從MPS嘴裏扣了點錢出來第一件事就是還債,用借來的錢我連M記稍微好點的漢堡都舍不得買,現在起碼能安心地在電腦跟前失去知覺了。

俗話説好借好還再借不難,有些人大概下次我是不會再輕易借錢給他們了。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