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麼個流水帳

看中了Pearl的“目標”,得等下定了決心讓自己相信“是為了自己才想學這個玩意”時再掏錢。不過實在想不到一個合適的地方去安置這個三千多塊的大傢伙,乾笑。

……於是又變成“還是回北京再說吧OTL”。





43KG體重,又乾笑。


前天極其難受又得硬撐著背單詞時幾乎是同時收到了爹娘的短信,接受鼓勵的同時卻被告知,外婆住院了,頭疼到不得不在耳後做封閉才能吃飯睡覺的程度。

以前我多少還會想著幸虧那根所謂右腦前動脈它長得窄了點我才對家族遺傳的神經性頭疼沒什麼感覺,至少不會像我娘那樣時不時就得忍受一會那種痙攣樣的痛感,雖然說被筷子從眼睛一捅到底的感覺貌似也沒好到哪里去OTL。

其實外公的情況也不是很穩定,回了江西之後又莫名地休克了一次,住院還是什麼都查不出來只好養了一周回家。

最讓人擔心的就是與兩位老人這會的病相比,平時健康得都快有點蹊蹺了,去年到西藏玩了一大圈回來居然連一口氧都不用吸(四年前去雲南碧塔海我還抱了半天的氧氣枕頭),黃山華山泰山全都是一級級臺階自己走上去自己走下來,絲綢之路火車連著坐了半個月一點事都沒有,搞得大家都很有一種錯覺,老人真健康。

所以一旦病倒,誰都有些措手不及,但仔細想想還真不是那麼一回事,老人的身體確確實實不是那麼結實的,我們都太樂觀了。



[空白]單行道 準備中。

躊躇了這麼久終於決定動手寫了。其實那個CP只不過是個目前激愛的詞而已。其實那個CP根本什麼都扯不出來OTL。

其實是無CP。

那麼來突破自我吧。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