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生活其實是一出勵志喜劇

連著熬幾夜就會發現往常所必須的睡眠時間自然而然地變短了OTL

將近一個月以來幾乎都是各種忙碌各種deadline,雖然很囧的是每完成一項任務,下一項立刻就會劈頭蓋臉砸過來。小時候我們都做過一道應用題,問一個同時排水又同時灌水的遊泳池,什麽時候能最終排空或者水滿溢出來。

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科學性問題,都可以用數學來解決,這是我的一貫思維。盡管我只能把微積分的原理講給別人聽,讓我用公式解題我是不擅長的,但懂得基本原理也有用處,數學很多時候傳授的是一種思考方式,它不是要求你會解題,是要求你懂得如何解讀這個世界。

周四忙裏偷閑奔米蘭取家中寄來的美食,然後約治中出來又談了許多,作業、團隊、設計理念等等。我一直說自己來到意大利很幸運,遇到誌同道合的朋友,有好的老師以及學習氣氛,這些都是難得的財富。adà的誕生更讓我堅信這一點,它讓長久以來蜷居在我骨子裏的惰性陷入冬眠,昨天還跟治中開玩笑,說最近以來拖延癥很反常地都沒有犯過,果然益友皆良藥。

之後談起lab CV的作業,更加讓我確認了理性的必要性。設計設計,必須要講邏輯,不是做得好看就夠了,其中一定要有經得起推敲的道理,一個東西為什麽要這樣做而不那樣做,一個圖形為什麽要擺在這裏而不是那裏,一句話為什麽要這樣寫而不那樣寫,都必須有講得通的理由。很多時候設計可以是很自由的,允許有後續的衍生性,但它一定會有一個基底是不可動、非做成這樣不可,而這就是它之所以與其他設計得以區分開、最關鍵的一個點,這個點不能允許太多的模棱兩可。曾經做平面時,很有過一段隨心所欲的時間,但作品一擺到老師面前,就有可能遭遇咄咄逼人的“審問”,逐漸就明白了哪怕只是平構裏擺一個線段,都應該有堅實的理論來支撐,否則它就沒有理由存在在這裏。
設計師必須要知道,自己為什麽要給這個設計賦予生命,也必須要知道這個有了生命力的設計,會給使用它的人、給它納身之處的環境帶來什麽影響。

歸根結底,是設計師的責任感問題。

一直認為設計師其實是一個幫助人們去閱讀生活、閱讀環境的職業。在adà的個人簡歷裏,使用了whisper of hearts這個短語,其實是出自攻殼裏少佐的“ゴーストのささやく”,但我想擔任的是一個“解讀者”的角色。生活這麽繁復,平時已經少有人能有心境去聽聽看whisper of hearts,我們周圍到處充斥著缺乏耐心、好奇心的人。

lab組織到米蘭參觀考察的時候在via savona 11看到的那朵白色的小花,花苞時期看似牽牛花,花瓣綻開卻是根部相連、邊緣完美地五等分並呈逆時針平旋狀,形態相當神奇有趣,卻在喚同學來看的時候只得到不冷不淡的回應。大概她們都只覺得,無聊的小花一朵而已,沒有什麽好看的吧。相反地,把照片拿給治中看的時候,他連說有趣,催促我趕快以此為基礎畫圖、深入分析,一定能發現更好玩的知識。只有能夠發現世界有趣之處的人,才具備向人們傳述這些有趣事物的基本資格。

而傳述的手段也是考驗設計師能力的要點。lab CV最開始與小組搭檔產生分歧,原因其實說來有點好笑。搭檔堅持認為意大利人的思維和腦袋是直的(絕大多數人確實如此),那麽中國古典哲學這麽復雜、嚴謹又深刻的東西,表達給他們也不會有人懂,所以幹脆就做最直接、最簡單的立意出來。而我的觀點是,無論受眾的思維有多麽地不擅拐彎,都不是設計師把自己的立意停留在淺顯層面的理由,如何把一個深刻的含義用淺顯易懂的方式傳述出來,這才是設計師的工作,我們的眼睛看到的東西應當與普通人不同,而我們需要嘗試的是以可接受的方式讓他們發覺到那些被他們忽視的東西,發現生活的另一番模樣,並樂在其中。將這個觀點講給貝貝聽時,她也贊同,並說上次presentazione她所講解的那本書中就有以此出發的論題,過陣子一起交流。

在糾結這次lab CV作業的時候,恰好看到筆記人老師在講解Zumthor的Kolumba Museum時提到了“integrity”。雖然領域和方向不同,但這個詞也在某種程度上令我更加肯定了作業表達手法的概念。丸子她們的立意偏向於單純的加法,定一個主題,然後根據主題想出句子,最後再定排版,每一個步驟是拆分的,甚至每一個步驟跟上一步之間並不是一一映射的關系,這樣單純加法所得到的東西,1+1甚至可能會<2。這是一個信息傳達系統,你傳達東西所使用的手段必須有“排他性”,就如前面所說,為什麽是這樣一句話而不換另一句話來寫,為什麽是這樣排版而不是那樣排,而信息傳達的自由度則體現在你的受眾看到你所傳達的東西之後,他們的思維裏會產生怎樣的多樣性。這次的作業從我一開始定性到利用中國古典哲學(為何要如此定性 以後再講),就等於主題、內容和排版是一起確定的,排版作為一種非文字化的內容,可以說其本身也是符號,對我而言這個作品的難度在於如何調整內容使其更加貼合排版、呼應主題,如何達成integrity,再加上漢字符號化這個任務(十分感謝這次老師所給予的自由特權),到7月deadline之前,應該還會讓我苦動一番心思。但我希望當每個人最終走進4D教室時,或深或淺,都能有所體會。

在治中的建議和鼓勵之下,也開始思索在設計師這個多樣化的職業裏,自己最適合扮演的角色是哪一種。自我解讀是一個漫長且波折的過程,但有這眾多的良師益友協助,自己更要加倍珍惜努力。

唉,如果把良師益友形容為財富,治中於我就是一大棵搖錢樹啊= = 為表感謝,以後夜半再見你趕工,就多發點壽司圖片給你好了……(頂鍋蓋逃

這一個月以來就是在各個deadline的壓力之下,不斷思考、不斷行動,年初給自己定的un uomo d'azione的目標,似乎也越來越貼切了。另一項進步是,說來很怪,作為一個向來不擅講笑話的人,連連被說幽默感飈升……某種意義上也算是更加靠近了“給他人帶來歡樂的人”這種角色?啊哈哈哈哈= =

這樣一出勵志喜劇般的生活,也不是誰人都能過得上的吧,那麽我就暫且把它當作上天在度過一小段苦難之後給我的獎賞,把它抻長享用了。



除去以上的一切,我自身還發生了一件囧事。
唉,自己都被自己雷到了,不過也可以說是一件好事=..=
只是並非每件好事,都能去強求一個好結果。
順其自然,順其自然。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