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頭骨裏大腦以外的東西在喧鬧

其實現在多少是很想大聲罵某某你他媽個廢柴之類的,奇怪的是明明自己罵自己的次數很多本來就沒有懦弱一說了的然而我閉嘴了。

之所以閉嘴是因為身處這個很多人以不同方式離開或說再見的現在實在不知道罵不醒自己的行為有何意義。


只有一句,廢墟守望請走好,你是天堂裏最堅強的戰士。



[補充]

TK到T君那裏才看到已經過期的消息,震驚這兩個字現在對於我來說就是白開水。上次去看日刊還是1個月之前,廢墟守望的事情只聽說了一點,而現在一切都為時已晚。

在廢墟守望的BLOG上一頁頁地翻,在第11頁的3月21號日誌下方有留言“第一次記錄疼痛的開始”,其實在去年12月的日誌裏他就寫過後腰脊椎劇烈疼痛。從最壞的角度看,也只不過短短半年。從2月底確診到現在,也只不過未到四個月。病中他說三四個月後要變魔方大王,現在已經過去三個月。

此時距離他告別大學生活,明明只剩下十幾天。

娘親打電話來告訴我中小學普及動漫畫基礎教育專案的事情他們還在申請,因為下手搶的社太多,希望能夠用上BNU的傳媒優勢。我把這件事告訴她,突然除了“太快了”三個字,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我們失去的不僅僅是一個漫畫少年。


[/補充]



距離我最近的白血病大約是三年前Y君的事,扛了十四年最終還是沒有頂住。剛聽說時只是震驚然後又是平靜,摟著電話說幸好,儘管他弟弟的出生沒有救回他但至少給那個家留下了一個孩子沒把一切都斷絕了,也從此明白長期被我們抱有各種希冀的 臍帶血 終歸也就是那麼個玩意,高科技也沒有徹底的把握。

於是我又廢柴了。

能夠平安活下去的話就好了。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