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ve sono i bei momenti?

ARTICLE PAGE

復活節

22-27,共計六天,五個城市,腳變得像兩坨掛在小腿末端的五花肉,逛破了兩雙半的襪子,2月才買的皮靴灰頭土臉。

你們一定是上輩子作了很多孽,這輩子才來給我當鞋作襪=..=

Como,Desenzano Del Garda,Verona,Padova,Trieste。

照片有八百余,多得不知該先整理哪部分,其實我想過先把那兩雙半的破襪子留個念傳去非死不可,又覺得這樣做有點破壞自己的形象。唉,要是普通襪子破了還可以兩只腳對換著再湊合穿穿,五指襪破了真心疼啊OTL

印象最深刻當屬Trieste,可能是以後再也沒有機會去的地方,掐著表去火車站打票的途中還戀戀不舍地用手機去拍那個我一直只見其頂未曾靠近過的教堂鐘樓,到了最後也還是沒能抽出二十分鐘去一探究竟。很多時候都是這樣,有的事我們總覺得還有機會還有機會,卻不知下一秒鐘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

可有時候遺憾也是一種美,至少它能教會我們下次要去行動、去珍惜。就像ミサト所說的,その度に前に進めた気がする。

不過Val Rosandra的那個教堂實在是我無能為力,當我穿著皮靴仔褲掛著單反進山,被周圍拿著登山手杖穿著登山服登山靴的各國友人註視時,就深刻意識到自己的行頭等同於多少個250。在山頂被吹得那叫一個風中淩亂。想當年還槍稿的時候,有人說我的文字像風,其實她不知道,所有的天氣裏我最討厭刮風,所以那時我也不喜歡北京,一門心思想離開那,去更遠的地方。然後我到了二十多年人生所及最遠的地方,並且要在這裏呆上三年,我站在邊境的高山上,望著遠處那個陌生的中歐國家,幻想著要是我有一雙登山鞋也能跨過國境線。我把想說的話全傾吐在山巔的狂風中,此刻我愛上了風。

有一瞬間我想,如果還在一起,如果能一起去更高的地方,該有多好。可是又想起來以我翻越過海拔4280米的經歷,大概也只有真的去搭伴爬雪山才能破這個記錄。那就讓我們各自擁有各自的精彩吧。

28號下午才風塵仆仆地趕回家,在Verona轉車的時候還恍惚中下錯了站,走出站臺才發現是Vescovo而不是Porta Nuova,結果算上這茬,總共勞碌了我可憐的腿腳七天。臨別前與Sabrina開玩笑,說回Genova後體重肯定降到了90以下,她沈重地告誡我:“但你的小腿可能更結實了。”

結實就結實吧,九月還有拉丁舞在等著我,我堅信還有小s的小腿在等著我。

打開郵箱看到斯卡拉新樂季的郵件,一溜演出劇目閃得我眼花繚亂,還是要努力爭取明年夏天之後去米蘭,找個機會穿著晚禮服和高跟鞋,排last minutes的票,聽dove sono i bei momenti,在六樓的galleria搶海報。

還有Sant'Anna的funicolare,投註了我小小一點心血的Euroflora,連草圖都還沒畫完的奶牛電源排插和鋼琴桌燈,長達30分鐘的Genova旅遊宣傳片,明年的米蘭設計周,後年的master,再往後的日本,或者別的什麽地方。

暑假要和大春一起遊海南,跟JK一起罵校長,去看火山小姐和她的寶貝兒子,有空還要去煩煩治中觀賞他的新沙發。

42,怎麽就你總是離我那麽遠呢,下次我一定去新加坡轉機,要你帶我獅城一日遊。

而在一切的一切之前,我得找個好餐館,大吃一頓。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