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ve sono i bei momenti?

ARTICLE PAGE

untitle

其實這個節骨眼我不該浪費時間在寫什麼日誌上,我只是很討厭頁面上有廣告。

padova是個不錯的地方,對於我這種還算擅長自得其樂的人來說,不想接觸的人群在我常出沒的地方是不會狹路相逢的。

起初計劃是散心,結果變成兩個很久沒有好好說過北京話的姑娘開逗貧大會,短短兩天時間我的語氣又回到一年前跟她在地鐵上說impotenza sessuale的抑揚頓挫,兒話音也一大堆。真的好像只是不停逗貧,一路都在說說說,從火車站說到Piazza Cavour,從Palazzo dell'Orologio說到Duomo,從Prato della Valle說到Tomba di Antenore。

然而回到genova之後,我切實感覺到有些事情變得不一樣了,這種感覺比一個月之前我獨自改變房間布局把家具全換了位置時還要強烈。這種轉變讓我在周遭的一片混亂中更顯得自得,說難聽一點我向來有點唯恐天下不亂,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就有了那種自己不會亂了陣腳的自信和平常心。

但以另一個方面而言,回避和背道而馳變得更加刻意,比如今天下午看著符號學課件我忽然下定決心不再床,並不是因為考慮到不床會給我帶來種種好處,而是我知道某個地方有一個人床,我偏偏就要跟他反著來,事實上那種種的好處都不會讓我那麼堅定地就此不再床,但那個人的存在讓我知道,憑借著這種刻意的背道而馳,我或許能夠比想象中更加堅定。如此一來我到是應該好好感謝他的,不過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機會。


跟zhizhong隨便聊聊天都能讓我受益匪淺,並且深刻認識到自己作為一個半路出家的菜鳥還有多少東西要學而我應該把分散的精力集中其上,最近受他們的影響,豆瓣和facebook慢慢都變成了我的學習網站。遇到誌同道合的同學和榜樣真是我來意呆利得到最寶貴的財富。

我是個惰性很大的人,周圍人全都得過且過的話,我也就那麼湊湊合合。但當周圍人都是向上的蓬勃姿態,我就會被這種氣氛深刻感染,自己也不敢輕易停下來。

不過zhizhong才是真正的強人,當周圍人都得過且過時他說“自己拼搏的話在這種對比之下會更加強烈”,無論周圍是怎樣都會保持己身向上。

確實,這世界上有很多種方法能夠讓生活不那麼辛苦,但我想起了以前自己說過的話:儘管覺得浪漫主義很扯淡,宇宙的壽命那麼長,誰能浪漫個流芳百世,不過還是覺得往不可及的目標撞去的臨終POSE,最好看



囫圇吞棗之padova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42420045/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