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ひとりでも大丈夫さ

把臥室的格局變了一下,除了小書桌基本沒動窩以外,其他所有能搬的東西都移了位置。

本是好些天之前就在計劃的事,昨天下午終於一鼓作氣完成了,累得那叫一個苦逼,原先打算晚飯自己動手下廚結果連洗菜的力氣都不剩,只好出門去覓食。

某人聽說的時候對我獨自做這件事表示了不滿。因為我大可以等考試密集期過去之後讓他來搬,或者直接敲室友的門叫兩個大男生來幫忙。

我不選擇這樣做當然是有原因的。

當我覺得自己不行、不夠好、沒有價值的時候,就會找件一個人做起來有困難的事去拼一把,哪怕明明有很多方式可以找人幫忙,也要獨自完成。把這件事情搞定了,就會覺得自己還是很能幹的,這是找回自信的一種途徑。

這個假期裏沒有獨處過的日子算起來總共有11天。我再次推開自己臥室的房門已經是2011年,僅僅10個夜晚沒有睡過軟床墊居然能讓我的肩頸嚴重僵硬起來,11天沒用過的桌櫃上滿是灰塵。比起住了11天的那間敞明亮的客廳,無論站在這件臥室的什麽位置,圍起十平米面積的四面墻都仿佛離我很近。

明明是我早就習慣了的獨處的滋味卻讓我無處都不適應,如果一定要形容,就像當初那種被不知道什麽東西吃掉了的感覺。

去年九月剛到genova的時候,哪怕迷多少次路也要自己一條條街一扇扇門摸著走去找某家銀行的心情,哪怕中途停下來多少次揉手也要自己抱著六大瓶水回家的心情,以及在出國之前哪怕空跑多少次也要自己奔波辦手續的心情,在我失去獨處時間的同時好像慢慢消失了。

原本很多事我都不習慣依別人,甚至特別不習慣去在意別人,最討厭的就是傷害論,這三年多以來一直在我大腦裏貫徹的想法明明是“活該你脆弱被老子傷害”,那麽現在是我自己太脆弱活該被自己傷害到麽。

一般而言我還是願意優先選擇相信別人的(留學中介除外),不過也有覺得別人的事情於己無關的原因,我好好做我的事就夠,別人真真假假到底如何都無所謂,我懶得管。但現在說完全不在意某人,其實是不該做到也確實做不到的事。在意的事情多了就會去想著分辨真偽,越分辨越不敢去相信,其實真真假假哪來那麽多意義,什麽東西都是有時效性的,今天你說的一句心裏話是真的,如果明天變了心,說出來截然相反的話,自然也是真的心裏話。

弄臣裏唱「La donna è mobile」,實在有失公允,人心本來就善變,無關性別。

所以還是不要總去想著分辨真偽,也不要太在意別人,最在意的應該還是自己才對。

我似乎忽略自己好多天了,猛一回來已然忘記獨自一人能做到的事都有哪些,看著自己的臥室自己的床鋪卻不知道身在何處,還總能被無心的一句話影響到情緒(最可氣的是明知那是無心的還去費心力糾結)。

顯然這樣相當不好。


所以當我一身塵土一臉苦逼青著手腕地站在臥室門口看著被挪到窗前的單人床,以及被隔離到房間另一端工作區,認為這種通過物理上的距離將休息和學習兩件事分隔開的做法應該會很有效的時候,終於感覺此時影響到我情緒的只有我自己的態度。

那個把我吃掉的東西,又把我吐出來,還給我自己了。

這才是對的。




……當然,關於找回和提升自信,沒有神馬是比自己一個人完成lab大作業更困難的事了,可惜不論我願不願意找人幫忙,都沒有人能幫得上我,攤手。




給一個我只知道應該存在和其性別、對其他細節則一無所知只能猜測的人寫了一封信,不長,也算捋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只是當我檢查完錯別字覺得自己算挺容的時候,實際上還是很小心眼的。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