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ve sono i bei momenti?

ARTICLE PAGE

意大利等等的事


前兩天又做九型人格測試(考試都倒計時了還有這等閑心能考過才有鬼= =),結果已經完全被剔除出大腦皮層外,但隱約記得其中一項是說“巨細無遺全要親自操辦才放心”,大概這麽個意思,頓時覺得“啊 至少在留學這事上完全被說中了”。雖然21號還有B2考試但我壓根就沒指望能考過,所以現在做個小結也沒什麽不合適的。

……說是小結好像太長了點OTL


首先,我平時提起囧大沒半句好話,其實我還是應該很感謝囧大和某老師某老師某老師的,如果不是你們水平這麽爛,我也不會完成從“死也不出國”到“死也要出國”的質變,所以還是要謝謝你們讓我看清現實。


初始工作是從大二下還是大三上開始的?忘了,總之是翻墻去馬賽克修學分,風塵仆仆一年多,期間被偷自行車一輛。大四上在囧大還選了意語課,但外教的中英文都屬於比較難以理解的範疇所以收效頗微。

從去年1月開始紮入語言脫產班。A1A2是我學語言一年半以來最痛快的時期,可能因為都是自給自足的“大人”,學習氣氛是相當難能可貴,連當時的任課老師都說這是她任教的全部班級裏最認真向學的,同學之間的關系也非常健康融洽。

4月,最烏龍的事發生在我身上——CILS我填錯了報名表,直到進考場前20分鐘我才發現把A2報成了A1,雖然是高分過了(必須得過= =)但這意味著6月我還要考一次A2,而考試第二天就是畢業答辯。

6月,4號考試,之前一直在趕畢業論文抽不出精力來所以報了考前輔導。就是這個班把我害慘了,確切地說是這個班裏的某人把我害慘了。此人在頭一年12月的考試裏除了閱讀以外的四科全掛,這次他的聽力完全照抄了我的,導致我聽力最終以4分的超低分掛科。CILS對待兩份有作弊嫌疑(答案完全一致)的試卷,處理方法不同於CELI的取消整個考場成績,而是掛掉兩人中的一個,據說會掛掉成績較高的。於是我第一次的A2成績是4,11,12,11,10。抄我的那位仁兄也沒能踩著我上位,語法和口語再次華麗掛掉。畢業答辯很順利,老師完全聽不懂盡管那題目就是他起的,優秀輕易到手但屁用沒有。

7月,B1班開始。坦白說我不怎麽喜歡這個班,混水摸魚的“小孩”多了起來。雖說是小孩但也不過只小我一兩歲罷了,當然不是所有人都混水摸魚但一看到班裏有那種成天打哈哈happy-go-lucky的人我就會覺得不爽,所以當這個班在9月因為直升B2人數太少而停課時我還暗地松了口氣來著。

9月,開始在清華進修。又是一個讓人覺得自己好像吸水海綿般的時間段,雖然很辛苦還經常搞得遍體鱗傷。

11月,B2班開課,因為同時也在清華修課所以那陣子基本沒有閑下來的空隙,算是整個留學準備過程中的魔鬼時段?班裏的小孩子數量又加了,滿腦子火鍋燒烤啤酒,所以幹脆把他們當空氣。晚上下課後還要趕回工房繼續做上午沒弄完的模型,經常拖著半條命回家應付語法作文和效果圖直到天擦亮……不過回過頭來讓我自己也感到驚訝的是,都被壓榨成那個行了居然一點沒耽誤發花癡,人的潛能真是不可估量OTL

12月,A2聽力補考,11分,事後證明我求穩盯A2的保守戰略是正確的,同期報考B2的人全軍覆沒(能過才有鬼)。兩邊的課前後腳結束,全面進入材料準備階段。600課時的意語下來英語我已經快要不認識了,看見a都要猶豫一下是冠詞還是介詞,然而還是硬著頭皮自己寫了PS和推薦信等等。當時家裏人說要不要找中介辦比較方便,咨詢了三家都是連基本申請流程都弄不明白的主,我沒問他們要講課費都算厚道了,沒那個膽量把錢和自己的前途交給他們去打水漂。

1月,清華的成績單催了又催終於在中下旬拿到,轉身就上飛機回武漢辦學校的材料。過程有多倒黴有多囧可見http://kumuna.blog107.fc2.com/blog-entry-416.html

2月,材料翻譯公證費用應該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但也沒有辦法誰讓我想跨專業。作品集整理工作全面開始,嘗試著小突破了60小時不睡的記錄。

3月,作品集繼續奮戰,然後遞交了POLIMI材料。考CELI B1,還是保守戰略,事後證明我又一次走對了,同期B2又全軍覆沒。C1班開始——說是C1班,能真正達到B2都是奢望。班裏同學都是很好的人,整體氣氛也很棒,但我們全都是小白鼠,為極度不成熟的教學計劃而犧牲了大量時間精力人民幣。

4月,做教育部認證、外交部認證,語言繼續學習中但已經進入疲勞期。為了語言證書的事很積極地與POLIMI聯系溝通,那時已經知道必定會被槍斃,因為很清楚自己的斤兩,但我不是那種什麽都不做幹等死的人,該我盡力的事我還是會努力去做。

5月,7日收到POLIMI拒信。雖然不知道拒信的發送前後順序是怎樣排定的,不過比某些本專業學生和我認為很強的能人多掙紮了一周,已經非常滿足。使館中旬開放預註冊但MIUR遲遲未放出其他學校專業名單,很是磨人。做使館認證時還因為不知道教育部認證副本可代替畢業證明而白跑了一趟。在拿到使館認證的當天MIUR公布了名單,隨後我也再次認識到不論自稱多麽靠譜的中介,到頭來都不如我自己靠譜,幸好從頭到尾都是我親自操辦。

6月,預約預註冊,在僅有的幾個學校裏反復躊躇。意大利留學前面折騰了那麽多,最後是不可以海投的,只能選一。POLIBA、UNIFE、UNIFI、UNIPA今年不招工設和產設的研。招研的學校裏,UNIROMA1太好了,全意最難進也最難出的學校,同時對課程認證也最嚴格,估計一看我學位證就會直接槍斃;IUAV只收馬可,而且Venezia高昂的生活費不是我家能輕松負擔得起的;UNINA2,我對這個地點有各種擔驚受怕,作為女生實在不敢考慮;最後只能在UNICAM和UNIGE中選擇,我選了UNIGE。其實UNICAM招國際生人數相對較多,8人,但除了3個阿爾巴尼亞預留名額以外同時還有3個馬可名額,如果馬可招滿了那麽很可能不會再要中國學生,我在他們的網站上翻看了很久,極美的小鎮,最終還是咬咬牙放棄了這個學校。然後預註冊的面試過程很順利。


家裏亂操心還是靠熟人的關系拜托了某中介幫忙,但從頭到尾基本沒起作用(只用了他們兩個DHL信封),也沒有簽合同。從寫材料的第一個字起,到我跟預註冊面試官說arrivederci,全部是我一手操辦。理由也很簡單,目標是一個麻煩到不能再麻煩的不靠譜國,所有的步驟和程序才更應該由本人一一搞清到底是怎麽回事,而且等到真出去了也不會再有什麽中介代替我填居留表之類的。如果連國內這點破事都應付不來出去能活幾天?

雖然各個DIY攻略看起來都是又長又復雜,辦理過程中也時常遇到種種預料外狀況而沒少抱怨,現在看來其實並沒有想象中那麽棘手。

也有可能是我已經習慣事先做好面對最糟情況的心理準備,為了把失望的打擊降到最低程度。

接下來就是聽天由命等消息,與此同時也做好被拒的心理準備和打算,畢竟UNIGE今年一共才招兩個國際生那麽被拒的可能性還是相當大的OTL,如果一旦壯烈了只能走年底的馬可,反正我的終極目標是以後進DOMUS或IED這樣的私立,碩士學位在哪個學校拿都無所謂。

……盡管選擇意大利是條不得不破釜沈舟的路,但不是條絕路。



我娘這一年半以來問我最多的不是材料準備得如何了手續辦到哪了,而是“你為什麽不去日本”。

我很想去日本,但我去日本除了玩肯定不會幹別的,因為我面對[——]和[——]沒有足夠的定力,就這樣= =




關於森的兩三事

在DB因為森不止一次跟某人擡過杠,並不是我覺得森收費就便宜,而是這個學費對應我接受的教育質量總體上還是很值得的。

我運氣很好,遇到的都是最棒的幾個老師,SASA,Gloria,EDO,Monica,Manuela,都是很認真負責的老師,尤其上Gloria和EDO的課簡直是種享受,絕對連貫有序酣暢淋漓。至於SASA這男人就是本書,博識多通到我們懷疑他是否到中國來當間諜的程度,即使不備課也能把話題帶出深度來。

如果說六百個課時下來還張不了嘴那絕對是學生的問題。森的學生很雜,或者說,申請意大利的學生就很雜,尤其是本科生,意大利對中國學生要求非常低,高考380以上就可以申請本科,所以森裏也是什麽人都有,單單不念書還是好的,說難聽一點,濫交的人都有,Federica就數次私下跟我抱怨過住宿生的龍蛇混雜和私生活不堪入目,也難怪意國藍天上有人指責很多中國留學生遇見哥們就喝酒遇見姑娘就上床的墮落,在國內就已經這樣了,不難想象出去後會有多麽變本加。

森不是義務教育,也沒有考試入學制度,說白了這種培訓機構就是來賺錢的,才不管來上課的學生是什麽貨色,泓也不會管的。上課死不張嘴的,外教不可能拿千斤頂去撬嘴;在宿舍裏滾床單的,外教也不可能去踹門掀被子。出來之後會不會說話是你自己的事,與外教無關,反正我也沒少見著伶牙俐齒的學生。

一般而言到了B級最需要的就是語言環境,至少在中國範圍內,我想不出比全外教更利於教學的條件了,森可以做到這點。

至於跟我擡杠的那位,一直以來對外宣稱是自學成才,然而他在網上發布的種種應聘信息裏卻寫著對外經貿意語專業,對外經貿有那麽爛麽能把人逼得四年本科自學成才?平時既不給意語組裏求自學方法的成員建議,看到有人問擇校問題時對森的老師學生一棒子打死,還故作客觀地給他那個比森貴得多的學校打廣告,實在不理解一個三十多的大男人如此這般是什麽心理。

森近期貌似是漲價了,估計是開上海分校的緣故。

總之對於那些骨子裏就想混的人,到哪都是拿錢打水漂,沒什麽不同。對我而言,只要有自律能力,遇到那些老師的經驗是很值得的。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