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事關同人的問題

我一定是背單詞背傻了才想認真地說一說這事。

首先我得承認我不是一個勤奮的同人作者,坑無數,明天無極限,因為我的愛爆發次數實在太少,我發過誓堅決不寫沒有愛的東西。

其次我還是想腆著臉說也許我算得上是一個比較認真的同人作者,認真到較真,較真到原著背景主義和人物性格原版主義。

再次我果然是一個喜歡看霸王文的壞人,不過真遇到喜歡得不能行的文我必定去回必定回得洋洋灑灑,不然憋在心裏實在難受。

從初一開始看同人文,從H.O.T同人看到F1看到動漫,現在最萌BLEACH裏的白戀和春浮,銀魂裏的土銀桂高閉合4P。

那麼好了我的身份已經差不多揭發光了,下面說正題。


先說說讀者對CP的愛。

其實我在BK看了很久的霸王文,基本上這兩年來誰的人氣旺我也都知道,白戀CP的作者裏HIMIREN大應該已經是人氣最高的,產量也令人敬佩——但說句心裏話,很多她寫的白戀我並不喜歡,以一個白戀派的身份。

我這個人很悶,無法接受各種誇大的設定,在我看來很多東西已經到了喧賓奪主的地步,就像BK上某個回帖中說的,白哉“動輒影響全世界”——大家都知道,估計除了各國領導人,也就拉登等級的人能做到這個份上。在我看來那些什麼道啊超級企業繼承人啊的設定,就像那些網路流傳的臺灣言情小說一樣,野狗遇到白馬王子,年紀小點的人看覺得淒美像個童話,稍微成熟一點的人看了就會覺得無語了。況且要是原作中的白哉也那麼有霸權,他還遵守規則幾十年做什麼,自己想改就改掉算了。

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喜歡上白戀的,我是先喜歡上戀次,再喜歡上白哉,最後萌到白戀的,亦步亦趨都是跟著原作走,喜歡戀次還比喜歡白哉多很多,多到溺愛的地步。如果沒有原作中那個在流魂街摸爬滾打失去了很多朋友的戀次,沒有在真央一個蒼火墜把自己打成BBQ狀的戀次,沒有強笑著把RUKIA推進朽木家默念著你終於有了家人有了幸福的戀次,沒有信任過藍染崇敬更木和斑目一直想著超過白哉的戀次,沒有敗給了一護抓著領子吼請救出RUKIA的連次,沒有明知道自己的下場還要以靈魂為誓對著白哉拔刀的戀次,沒有面對藍染依然死死抱著RUKIA不放手的戀次,沒有在四番隊裏吞吞吐吐的戀次……我真的不知道我喜歡的那個角色到底會是誰。

我到現在還記得銀魂比較悲慘的一集中有過這麼一句臺詞:男人都是浪漫主義者。銀魂裏他們是如何浪漫的?阿銀、新八(原諒我排除了神樂小姐 阿門)、總悟和十四,他們的男人主義浪漫體現在他們的刀和尊嚴上,他們是用男人的靈魂來浪漫的。

所以男人的愛情不像少女懷春,男人的愛情不全是童話。

作為少年漫畫,BLEACH裏這種男人的浪漫主義並不少於銀魂。旅禍眾、全體十一番、浮竹和春水、狛村和東仙甚至白哉和戀次,他們在戰鬥中體現的任何一面都能反映出那些男人的浪漫。

我就是因為這樣才喜歡上白戀的。——也正是因為對這種男人的浪漫沒有抵抗力,我才那麼喜歡川原正敏= = 題外話。

我可以肯定地說,我喜歡戀次已經超越了BLEACH,我已經很久沒有追過連載,TV是早就砍掉了,可我喜歡戀次喜歡拼命到收伊藤健太郎DRAMA的程度僅僅因為他在那個粗製濫造到某種程度的TV版裏給戀次配了音。但我無法接受一篇同人文裏的戀次與BLEACH中的那個戀次,有著那麼大的差異。

很多人說HIMIREN大筆下的白戀不模式化。

我不太清楚這個模式化是什麼意思,貼近原作就是模式化?統統架空就是不模式化?

我想說的是:就算戀次和白哉是配角,98也是花了力氣刻畫他們的;就算98刻畫他們不夠飽滿只是個片面,這個片面也是十分本質的。朽木白哉和阿散井戀次兩個角色的性格,是在原作中已經基本確定了的。

基本確定了又是一個什麼概念?第一,這倆人都是好人(我又發好人卡了OTL),心地都很善良。第二,戀次是個挺直率的人,有時候有點囂張,白哉是個礙於生活環境和家庭教育性格上比較壓抑的人。第三,戀次也是會動腦子的人,他做事都有自己的考量,雖然當他不得不做出與真心相悖的舉動時那表演不見得逼真,白哉也是人情味非常濃的人,試想他可是苦苦去說服那麼多隊長不要把RUKIA提為席官,他只是不擅於也不習慣表露出來罷了。

有人要說那白哉還死了妻子你咋能設定他喜歡男人。

我只有回答現在我概念中的白哉是 喜歡戀次,而不是喜歡男人。而且他正是因為愛過緋真又失去了緋真,所以對感情才會格外小心翼翼一旦產生就珍惜並守護到底。曾經在某篇文裏看到(具體不記得了= = 先向作者道歉)戀次在緋真的墓前說“我愛著的隊長 就是愛著夫人的隊長”,因為“夫人已經成為了隊長的一部分”。而我所喜歡的朽木白哉,也是這個經歷了矛盾的痛苦之後撥得雲開見明月,對亡故妻子的遺囑堅守不移的朽木白哉。——白哉愛上戀次並不等於對緋真的背叛,緋真曾是他的妻便永遠都是他的妻。

光看上面列舉的這些,那些為了得到戀次不擇手段甚至草菅人命的朽木白哉,並不是BLEACH中的那個朽木白哉。

那些會主動挑逗朽木白哉、滿腦子小主意的、藝術家或者軍火商樣的阿散井戀次,也並不是BLEACH中的那個阿散井戀次。

他們變成我不知道的人,儘管有著一樣的名字,一樣的外表。

在我看來這不是白戀。

如此喜愛這些架空文的人,我無權干涉,但也沒有辦法去理解,你們是隨BLEACH的情節一步一步推進深入而喜歡白哉和戀次以及這個CP的麼?還是說僅僅看了個不夠大的大概,知道戀次一腦袋紅發散下來很受,有“蜜色的年輕的肌膚和神秘的色刺青”,然後就直接把他定位成一個很適合誘受的角色?知道白哉面部表情貧乏,口不對心的臉唱了五十年,有著貴族家慣常的架子,便把他看成冰山樣獨佔欲鋪天蓋地的強攻?甚至是連這些都沒有,僅僅是架空文裏的那些形象。

真的是很抱歉,我覺得這不是白戀FANS,你們只是喜歡和朽木白哉阿散井戀次同名的兩個陌生人,他們的名字拼起來恰好與我們的白戀 重名了而已。

你們的白戀可以是任何人,任何性格,任何背景,在任何地方做任何事。而我們這類人做不到。


這也是我自己寫架空自己都喜歡不起來乾脆變坑或者當從來沒寫過直接刪掉的原因,我沒有那麼強的水準,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之下,還能把人物的性格塑造成那個樣子。

人的性格很大部分是受環境所影響的。

所以在我看來,如果HIMIREN大只是 原創耽美文 的作者,無疑是出色的。但如果說是 同人文 的作者……



接下來一段,來說說作者對CP和文的愛。

那麼我先自誇,浮竹春水這篇文,從我第一天開始寫到最後一天把尾聲發到BK,中間一共是八個月的時間。我當然不是在自誇我的懶惰與蝸牛速度,區區一萬六也要寫這麼久。

其實真正寫上篇、下篇加尾聲的時間,總共不到十天,上篇我只寫了半天,下篇由於是手稿所以磨了大約一周,尾聲也就是半天。

中間的那幾個月的時間我也不是完全就睡了過去。

現在再打開當初的原稿文檔,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居然改過那麼多次那麼多地方,雖然其中不乏98筆鋒一轉搞突然襲擊的緣故,但我真的一直在改,有時間翻出來就改,改的目的就是——一定要真實地寫出那個浮竹十四郎和京樂春水,以及許多其他曖昧CP中提及的角色,一定要讓別人一看就知道,哦,這就是BLEACH裏的浮竹,這就是BLEACH裏的春水,再也不會有其他人是這樣的了。

——要麼原作就是抄襲的,要麼這篇同人就是失敗的,否則不可能發生兩個不同作品的同人中出現完全可以相互替換的CP。

後來寫的銀菊、白桃,我對BG沒多少愛,但我愛著的松本亂菊她就是對銀有著那份牽掛,(當時)喜歡著的日番谷冬獅郎他就是放不下叫桃的小姑娘,沖著對這倆人的愛,我也必須把文寫得有愛——這樣才對得起這四人中任何一人的FANS的愛,我不能標著銀菊文白桃文,讓來看的人連誰是誰都認不出來。

難道作者對CP的愛,不應該是“把這個CP寫得無可替代 至高無上”麼。

一篇真正有愛的同人文,即使是架空文,也得有那種換了其他同人的名字之後讓人覺得“口胡,這根本不對,這應該是那誰和那誰(原CP)”的感覺。而不是一會白戀變佐鳴,一會土銀變流花,一會魔豬變貓鼠,一會羅奧變海萊……(GOSH我連F1都扯出來了OTL)

角色的性格和行為充滿了原作的代入感,就算直接扔回到原作裏面去,也不會讓人覺得特別突兀,因為在他們本質性格之外被附加的東西並沒有破壞他們的本質,這才是同人作者對CP的愛。

僅僅掛著CP的名號卻寫出誰都可以當主角的文,我無法感受到絲毫的愛,因為我根本看不出來,作者喜歡的到底是什麼。

我們做同人是在做什麼,我們其實就是在鑽原作的空子以娛樂,98你不是沒把白戀二人寫飽滿麼,正好,我會想去附加那些我理想中的東西,事情就是這麼簡單。但98他到底留給我們多少空子?——不,這世界上所有同人的原作,和被做成同人的現實,到底留給我們多少空子?

就好象七年前我在想WOOTA之間我們都看見了些什麼,無非是他們在舞臺上下公開給FANS們的那些鏡頭,鏡頭後面的我們可以自己YY,YY出很多很多愛來,可再多的愛也不能去抵觸他們展示出來的真實。

很多人說模式化和狹隘——我不得不說,既然選擇了同人這條道路,你就不得不走得很狹隘。

尤記得最早查到的“同人”的解釋是這樣的:
所謂同人,就是指讀者從一部作品中衍生出來的其他作品。
同人有多種形式,但主要分以下幾類:
1、完全原著演繹,即文字版的漫畫、電影或者其他。
2、原著原人物情感剖析。
3、原著原人物在原著設定下所發展出的其他劇情。
4、原著原人物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所發生的其他故事。
5、原著童話演繹。
6、其他類型。
由此可見,同人這種特殊的作品形式,其根本是依附於原著的,這對於它的內容的表達形式、讀者及作者對它的態度都有著根本的決定作用。


其中還特地又說:是為了滿足大家對正傳的不滿和補充。

那麼架空到沒有原作人物性格,甚至可以換CP的文——這真的是同人麼?



然後說CP替換。

這種事發生在HIMIREN大的身上,我還是很驚訝的,因為再怎麼覺得她的同人過於架空,也沒有想到她自己會用自己的文做這種事。

有的人說白戀迷(啊這裏不包括我這類白戀派)喜歡就好了,你們足球迷不喜歡可以不看啊。

我便要說朋友這就是你自私了。

哪怕是不看內容,僅僅是知道自己極愛的一個CP被別人給頂替了去,這個滋味也夠難受的了。我這些天一直在別處別件事上強調的一句話又得扯到這邊來說:也請考慮考慮別人的感受,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一下吧。

讓自己難過的事情真實地發生了,你讓當事人假裝不知道——你以為自欺欺人很容易麼?況且自欺欺人還會讓心裏的那些負面情緒更加擴大化,更加強調了那不愉快的事實的存在。

或許你可以豁達到眼不見心不煩,但正因為愛之深情之切,才會有那麼多人無法去容。

山本×雀部這CP,別人扭曲到什麼程度我都不在乎,因為沒有愛,幹嗎去在乎。

我在乎的是為什麼白戀 居然 還可以從別的CP替換過來,而拍磚人在乎的是為什麼那個足球的CP 居然 還可以被換成別的。

以及我們共同關注的,為什麼HIMIREN大自己要做這件事。

從我自己寫同人畫圖的初衷出發,首先是想取自己,然後是取和我支持CP一致的同好,對於我來說要是只想因此獲得什麼威望之類的東西,我何必這麼懶惰低產,扯淡的東西我有一肚子。

別人對我的實力肯定,雖是額外的收益,但也確實是我想要並樂於接受的,我是個很需要別人肯定的人,不然我會非常不安,一直在想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錯了,很多時候沒有別人我會覺得自己一事無成,我的性格就是這樣的。

我不清楚HIMIREN大是不是也像我一樣,我只知道BK和BK以外很多人喜歡她的文,給予她非常多的支持。

我不知道她會不會為了獲得更多的支持而改文,我只知道已經有人被這種行為傷害了。

如果在知情的情況下還要求別人對此視而不見並閉嘴的話,是不是有點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的味道了。

HIMIREN大目前還沒有對這件事有所回復,誰也不能輕易把問題就牽扯到她的人品和道上,這種本質性的層面是不能輕易就議論起來的,所以我所用的自私二字,暫時只針對那些說“接受不了就當沒看見”的人,人人都有言論自由,不喜歡的事情難道就不可以說出來麼,更何況對於本來是喜歡,這麼一折騰才變成接受不了的人,未免有些殘忍了。

雷可以很簡單地回避開,但這種情況讓人怎麼有思想準備?

以及,如果大家都裝傻,青流頂上那個標題字很大的警告處罰公告就不存在了。

扭曲人物性格是一種本質,不同的只有程度——我認為的扭曲人物性格,即完全用自己的設定去覆蓋原作中的性格,而不是疊加。之所以覆蓋,是因為根本就是相抵觸的,不可能共存。

夏實大在公告裏有一句話:不要為了自我滿足而傷害其他FANS的感情。

所以說只要懂得互相體諒互相尊重,就不會發生這種事。

現在這件事已經不可能時間倒流了,我只能說,那些支持改文的人都忽視了足球迷的感受,對於足球迷們來說,這件事是有著自私的成分的。

其實寫到這裏我無比矛盾了。我剛剛問了一些同學和朋友, “自私算不算人品問題”,他們給我的答案全部都是肯定的,於是我便要說這事怎麼又讓我扯回到人品上了OTL。

還是只等HIMIREN大的回饋。

————————這事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我也不知道我在關注什麼,總之我就是很想說上幾句。




最後,一篇真正最優秀的同人文,一個真正最優秀的作者,是可以把雷變成王道的文和作者,再無其他。



嘩,5000多字,我可以去死了OTL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