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代入感



重看一遍居然對矢頭元少尉感覺格外親切,雖然描寫他的段落少之又少。

矢頭少尉這個人作為一般戰鬥部隊的士兵則情商太低,作為回力標戰士又太過有人情味。正如還不知已經身為JAM的他自己所說,如果聽梅爾中尉的話乖乖閉嘴就真變成機械了——“閉嘴是最佳解決途徑”這種判斷簡直就像STC要求除雪部隊無人化似的。這種家夥就算沒被JAM幹掉而以人類的身份加入回力標戰隊,無論最好還是最壞的境遇大概都只有被其他戰士無視這麽一個結果而已(反正他們從來都是互相無視)。

然而這樣的矢頭少尉依然試圖去與人交流,他對交流所需的技巧一竅不通,但被厭惡並不是因為他是JAM或是機械,只因為他的技巧表現得太像機械。可是他卻能說出“深井中尉請多和我聊聊吧”這種富有人情味的臺詞。真是個讓人印象深刻的矛盾體。

回想起來一直以來確實有些判斷做得如同STC般,把其他人的感想排除在外直接獲取對方的物理反應,效果上來講確實又快又準確。討厭的話就直說“我看你不爽”,不願和某人扯上幹系就拒絕與其交流,不想被註意到就不做有可能會引起註意的行為。然後就像STC一樣核查對方反饋回來的情況,符合預想的就歸入可用經驗(數據庫?)之中以便日後實行理論性演算,再遇到類似的情況就統統交給高度模擬系統。

有一個實例是,如果我沒有在別人的BO上留言,對方也不會來這裏留言,而一般情況下只要我留了言對方就會過來進行反饋。這種網絡上的禮尚往來似乎變成了“敲鐘使之發出聲響就是在與鐘溝通”的變相引申。

值得慶幸的是,即使在最壞的狀態下也還沒有惡化到某人那種連自己需要靠表達和傾訴來發泄情緒解決問題都不知道的地步,偶爾還是會像矢頭少尉那樣希望得到別人的理會而為此主動去尋求交流,盡管不時會因此有自我厭惡感產生,但也很難置身事外地批判這樣的做法到底有哪裏錯了,自我意識過剩而已。

但誰又能說自我意識過剩就是錯呢?當然,這確實不利於以設計者為目標的人,對手機無所欲求、認為喜愛手機這事與自己無關的人是無法設計手機的……所以我堅決不搞手機。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