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只是就事論事

沒有別的意思。

從小學起家裏就請過很多次保姆和小時工,一直以來都沒出過什麽問題。至今我還記得大概小學四年級那時請的保姆廚藝相當高超,後來也不出所料地去自主創業開餐廳了。其他的雖然沒有什麽特別突出的優點,但也都能融洽相處。

去年姥爺回江西體檢而辭掉了當時的保姆,直到七月他們返回北京才又聯系家政公司,本想請個川籍保姆因為她們大多很會做菜,但正值暑假家政公司也很缺人手,才暫時決定請現在的這個保姆,家政公司承諾讓我們優先預約川籍保姆,因此家裏也沒有和她簽合同,工資也是按月結算。
第一印象沒有什麽特別的,她的口音我不太能聽懂所以也沒怎麽說話。但那天的飯菜實在令人印象深刻——鹹到重口味如我都難以下咽的地步,她炒小白菜居然是用老抽的。其實一開始就已經告訴她家裏有老人和高血壓病人,飯菜一定要控制好鹹淡,而她自稱曾經在食堂工作所以我們都認為她已經理解我們的意思了。之後的幾天一直在不停地提醒她,她的解釋是由她負責做飯的另外一家客戶吃菜喜歡用醬油炒,全家愕然:如果是我家口味古怪,你用其他人的一般標準做菜不合我們口味也就罷了,但怎麽會把別人家的古怪口味照搬到我家來?差不多連續兩個星期,姥姥都會把她炒好的色蔬菜用水洗過一遍全家才能吃得下。後來的某一天姥姥發現她做菜從來不放花椒,便告訴她下油後稍微放幾顆的話菜會比較香,於是當天晚上我們又從一盤炒空心菜裏揀出來三十來顆未炒熟的花椒……然後她說自己在食堂裏只做面食不炒菜——當初我們真應該先問清楚的,畢竟食堂還有那種只負責盛米飯的職位=口=——現在魚肉之類的葷菜全部由姥姥親自掌勺,至於蔬菜就只剩祈禱的份了。

打掃房間雖然占她工作時間比例很大,但托福於姥姥身為醫務工作者的潔癖家裏基本很整潔——除了我的房間OTL,把書從學校帶回家後發現兩個書櫃根本不夠用,儲物櫃空間也告急,很多書和零碎只能暫時堆在地臺上,加上掃漫時拖出來的掃描儀跟隨時可能拿起來用的辭典資料等等,到還是能下得去腳,說實話的確比較亂。不過這麽多年亂下來也培養出我“不論多亂 想要找的東西馬上就能知道大概方位”的第六感,反而是掃除之後經常找不到要用的東西或者特意收好卻忘記收在哪裏的情況更多。所以即使房間再亂家人也不會來收拾,這一點也是明確告訴過她,只要大概把地板和窗臺擦幹凈就好,地臺和書桌上的東西不要整理。
但是前天回家時卻發現平時收首飾的一個盒子很明顯被動過了,打開一看中午臨上課之前特意收好那對戴著的耳環的空袋子已經沒有了,同時還少了另外一對耳環,是大前天戴過的,我十分確定以及肯定洗澡前我把它摘下來並放在了盒子的最下層,因為它最薄,不像其他立體的墜子可能被壓壞。當時只是想或許她看見那個空袋子,以為是我不要了就拿去扔掉,同時把另外那對的袋子也當成空的給扔掉了。不是什麽貴重的東西,但是新買來不到十天就丟了,況且是叮囑過不要碰我書桌上的東西的,只能很無奈也很郁悶地重新去訂了一對。
結果今天下課回家姥姥說耳環找到了,保姆擦地臺時在我放蠟燭的馬口鐵燭臺那發現的。首先我很懷疑我得恍惚到什麽程度才會把耳環跟蠟燭放在一起,其次我很懷疑我得失憶到什麽程度才會認為自己在前天中午還看見它們躺在盒子裏,再次我很懷疑她怎麽就那麽肯定燭臺裏的耳環就是我丟的那對——自從我買回來之後只給我娘看過,連姥姥都不認得的耳環,她怎麽知道就是我丟的那對?而且我那比勞模還勞模總在半夜下班的娘沒有在場的可能性告訴晚上六點就結束工作的她,我丟了一對什麽樣的耳環。
晚飯後姥爺特地來對我說,既然她已經給拿回來就先算了。我才頓時覺得怎麽這種苦情八點檔似的情節會落到我家來。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想這種可能性,畢竟不算很貴重的東西,我房間裏亂七八糟的零碎中比耳環更誘人的東西太多了,誤扔或許更符合邏輯。於是跟娘親說趕快再換個廚藝正常一切正常的川籍保姆來。

明天是周六,也是一周內唯一會讓我跟她打照面的一天。……啊啊我真是覺得,不想看見她,所以明天還是跟貓哥哥出去喝茶好了OTL

- 4 Comments

六谷  

我每次上来似乎都是看到你的衰事?
这种事没证据就不能捅破,一捅马上就变苦情剧,你还要落得个歧视农民工同胞不尊重劳动人民的罪名,所以——忍吧,拍肩。

2009/09/06 (Sun) 14:20 | REPLY |   

橘子  

Re: タイトルなし

> 我每次上来似乎都是看到你的衰事?
> 这种事没证据就不能捅破,一捅马上就变苦情剧,你还要落得个歧视农民工同胞不尊重劳动人民的罪名,所以——忍吧,拍肩。

= = 我的证据起码能支持她动过我的首饰盒这一点,我放得好好的东西她莫名其妙干吗要动啊,而且我姥姥说是她从我屋里擦地台“擦”出对耳环来,还跑出来问是不是我的——我房间里的耳环难道还会是别人的?而且怎么偏偏就是丢的那对呢?逻辑上除了我跟我娘没人认得那对耳环,但我家戴耳环的也就我一个,不会是别人的。所以她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2009/09/07 (Mon) 05:38 | REPLY |   

42  

别的“比耳环贵重”的东西太明显了吧?女生的首饰这种,尤其是小件,不容易引起注意,不知道你饰品多不多啦,但只要那人有“她小东西太多了根本不会注意到的”的想法,拿走一两件也是不出奇。
不知道你那耳环具体是怎么样的,如果是普通人看不出价值的那种,那么耳环失踪中间一天的空白期就很正常了——她是拿去给人估价去了,别人说了不值钱她才拿回来……早点换掉吧。= = 话说你不是说你不见了两对,她只拿回来了一对?还是怕太明显准备分期给你。=__,=

说到底,家事终究还是自己做的好。= =

by 请我去!我会做饭!我会照顾老人!的不留言会死星人乙

2009/09/07 (Mon) 17:27 | REPLY |   

橘子  

Re: 42

> 别的“比耳环贵重”的东西太明显了吧?女生的首饰这种,尤其是小件,不容易引起注意,不知道你饰品多不多啦,但只要那人有“她小东西太多了根本不会注意到的”的想法,拿走一两件也是不出奇。
> 不知道你那耳环具体是怎么样的,如果是普通人看不出价值的那种,那么耳环失踪中间一天的空白期就很正常了——她是拿去给人估价去了,别人说了不值钱她才拿回来……早点换掉吧。= = 话说你不是说你不见了两对,她只拿回来了一对?还是怕太明显准备分期给你。=__,=
>
> 说到底,家事终究还是自己做的好。= =
>
> by 请我去!我会做饭!我会照顾老人!的不留言会死星人乙


有一对我当天戴着,所以才会有空出来的袋子……都不是很值钱的东西,贵重的我肯定是拿给我娘收起来的。虽然零碎很多但摆在面上的我基本都记得很清楚= =,所以如果她是想着“小东西不会被注意到”的话,那她遇到我就是一个霉字了。
对于一个全部青壮年只在家吃一顿早饭的家庭来说自理家务基本不现实OTL

PS:我姥姥最喜欢的搞笑艺人是猩猩PAN KUN - -|||

2009/09/07 (Mon) 18:11 | REPLY |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