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

真是寒酸的“畢業旅行”。

天津總是被人拿來跟武漢作比較,前一個傳為全國最大的農村,後一個號稱全國最大的鄉鎮。
對天津比對武漢要陌生得多,都是三四歲時初次拜訪,那時對前者印象奇差,對後者則毫無印象。但直至大學畢業也再未去過天津這個坐河蟹號只消半小時的地方,到是在武漢呆了四年也罵了四年,閑來無事聽說娘親要到天津公出,便決定時隔十八年故地重遊。
其實沒抱過多大期待,想當初高中那個暑假居然對武漢“印象不錯”,大概也就是因為遛達了一趟省博還把對曾侯乙墓的好印象錯記到這個破爛省會的頭上,也是因此,對於那個當年滿地淌水包子裏還有煤渣子的天津實在不敢有過高期望。
在娘親公出的展會上閑逛看到漢王的展臺,很HIGH地發現他們終於也出了液晶板,雖然不如新帝的尺寸那麼豪放但價格比哇靠要收斂得多,於是扮作參展學生撲上去試手,感想是“光溜溜”和“TAT好想買”,當然這種不切實際且令人發指的奢望只停留在大腦扣帶前回而已。
為了趕八點鐘的京津線而早起導致下午一直昏昏欲睡(河蟹號只需半小時然而5號線至少要坐四十分鐘OTL後面還要打車到南站才行4號線快點給我通車=皿=),熬到近四點娘親終於獲得特赦令可以自由活動,馬上拎包打車直奔古文化街。
說是古文化街其實有點偽·廟會的意味,多數是賣民俗產品的商店,比較出名的泥人張和桂發祥點心鋪在一條街上起碼都有兩三家連鎖店,此外也就是一些玉石店和專營文房四寶的小鋪,娘親到是嗅覺靈敏地在某個旗袍店裏幫我挖到了寶,算作生日禮物。嗯其實我很喜歡穿旗袍,出國前打算再去訂做一套長款開高衩的去配FRANZ的首飾—_________,—
逛完街直奔意大利租界拍建築。雖然一路上的士司機抱怨天津拆了太多老建築,但比起武漢來天津已經算得尚可,起碼英法意四個租界都還能各成規模,讓街區間狹窄的單行線上每個拐角都殘留小小的驚喜。囧的是娘親居然忘記給相機充電,連光復道還沒走完電池就心力衰竭不省人事,只能自我安慰這種半個小時就能來一次的地方下回再拍也無妨(……半個小時就能到才有鬼)。在威尼斯餐廳吃到了久仰的Napoletana,本來想點Quattro stagioni但這個跟Spaghetti一樣早已普及大眾,其實我一直想問為什麼國內很多意大利餐廳都沒有Farfalle和Tortellini,這些東西不是超市就有得賣麼?露天餐飲區的環境相當不錯,吃到一半還有美青年用薩克斯吹Fly me to the moon,雖然他旁邊那兩個美少女的小提琴水平不怎麼樣=..=
再次河蟹號半小時後回到帝都,娘親明智地選擇直接打車到5號線上行起點宋家莊,而我們因此有幸能夠一路坐著回家——劉家窯之後車廂基本全部塞滿OTL

蓋完章還要趕回武漢出成績單和推薦信,我對鐵道部的貢獻還遠遠沒有結束。



雖然說過當年或許可以報南開但選擇武漢我並沒有後悔,即使我現在依然要罵那是個市政腦袋被驢踢過的破爛城市。武漢是很多事件的導火索,比如讓我遇到某某人,發生某某事,然後讓我明白在某某人歸西之前原來我們之間竟然可以發生某某事,這些曾經是我從未想過的零概率事件連“敢不敢想”都無從沾邊,然而現在它們就像星星殞落後仍在傳播的發散物,具有波粒二象性且穿透力極強,前方旅途還有無數光年。
所以你看悖論真是個好東西,盡管我很討厭數學但還是忍不住為它著迷。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