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局部戰爭結束

昨天A2一切很順利,今天答辯也沒有被為難。
那麽目前的階段性壓力基本消失了。


在辦公室外面排隊準備時再次遇到一個我很沒好感的人,被迫進行了氣氛相當不良好的對話。
對方將三個論點強加於我以試圖打消我日後有可能去日本的打算,我個人認為把那些稱為“論點”實在是很美化,如果說是他的“個人思想”我覺得會非常貶低思想這個詞。
1,中國人恨日本人,這個是民族性和血脈連在一起的,是必須的。
2,日本人鄙視中國人,日本的社會環境很糟糕不適合中國人。
3,中國人堅決不能為日本的社會發展做貢獻。

我實在是懶得動用腦細胞去反駁,在那之前他還把米蘭定位為“工業城市”。
以及我確實看不出來到底他的哪件作品有體現出他時時不離嘴邊的民族主義。
概念上就很離譜的人實在不值得與之發展什麽探討或者爭辯。

然後他又做了一件我極其厭惡的事,在未詢問過我的意見的情況下,站在我面前點了根煙吞雲吐霧。

加上當初誰知道走了什麽後門能以一個大專老師的身份跑來重點大學裏驢唇不對馬嘴地糊弄學生,總之畢業之後再也不想出現在視野範圍之內的人要算上他一個。



所以你看社會的包容性是多麽強,讓這樣一個人到了近四十歲還能夠覺得自己很了不起。



- 3 Comments

六谷  

拍肩,恭喜

2009/06/06 (Sat) 08:03 | REPLY |   

窗帘  

灰色时期结束在望。祝贺。

2009/06/07 (Sun) 01:21 | REPLY |   

池  

几时离校?

2009/06/07 (Sun) 06:50 | REPLY |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