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ve sono i bei momenti?

ARTICLE PAGE

特殊戰其他戰機和嘮叨

http://hi.baidu.com/kumuna/blog/item/64e717515e41c06a84352408.html

關於零和雪風結局的問題,已經不想再用單純且極端的“死了還是沒死”來下結論。


對於雪風來說不存在“生存”的問題,它唯一的問題在於畢竟是戰鬥知性體——雪風是為了與JAM戰鬥才被制造出來的,無論它僅僅是機械也好,或者產生了獨立於人類的意識也好,自始至終它只想在戰鬥中打敗JAM,這才是雪風的存在。要求它考慮零?完全可以,但條件就是零絕對不能幹擾到它與JAM之間的戰鬥。單純從雪風的角度出發它完全覺得人類是可有可無的東西,尤其那些會對它產生懷疑的、幹擾到戰鬥的一律甩掉。如果說零有什麽特殊,大概一是他為雪風的AI提供過很多戰鬥經驗,二就是他相信雪風能夠自己從那些戰鬥經驗中做出最為正確的戰術和戰略判斷。零是一個不會想幹擾雪風,願意尋找一個穩定的相處模式並放任雪風自主發揮能力的駕駛員,盡管他也一度認為真正專註於戰鬥的雪風可怕。
雪風不是人類,它的意識(如果真實存在的話)也是源於計算機,這與人類是根本上的不同。想要與它穩定相處就必須把自己變成與它越來越像的存在。


但零是人類,這點他自己也很清楚。即使感情再淡漠也還是會有,不要說FAF的主廚,就算是JACK不幸戰死了,雪風一點也不會難過,而零是一定會難過的。——要求雪風產生這種程度的人類的感情是很荒誕的,在勝負分曉之前,它會使用一切它可動用的手段以鞏固自己的戰鬥力,遙控其他機體強制迎擊這種事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在雪風看來這麽做是理所當然的,它才不會考慮裏面坐著誰會不會死。
這種“不同步”是無法協調的。
其實如果放任AI們不管隨便它們去和JAM鬥,讓人類從這場太過漫長的戰爭中脫身,是最為輕松的途徑。JAM沒有感情,AI也沒有感情,它們之間的廝殺會很單純。或許JAM就是這麽想的,於是當特殊戰裏居然冒出削尖了腦袋想躋身於這場戰爭之中的生物時,JAM才會覺得特殊戰很奇怪,AI們搭載的機體之中“那堆有機物”奇怪,明明之前都已經認為是無關緊要的東西了,明明都設計把他們排除出戰局之外了,卻還自己跑回來。
又或許,雪風自己有時也覺得零是奇怪的,但很快就會確定結論——“你可以搭載上來,但不能幹擾我所做的一切決定”,說難聽一點,就是“如果我認為你的行為符合我的戰鬥計劃,那麽可以交由你來控制,但如果你的行為無法有效支持或者幹擾我的戰鬥計劃,那麽我會立刻篡奪控制權”。其實想來特殊戰的日常勤務中人類所控制的無非是把機體開到指定地點,完事後再盡可能完整地RTB,最為核心的情報都是由AI收集處理的——這樣也就不難理解高層所推行的無人機計劃。
人類自以為聰明,制造出來一堆戰鬥知性體就可以全身而退,殊不知這是被自己創造出來的東西所拋棄了。
這可能就是所謂的“人類與機械的危險關系”。
對於零來說無人機計劃不是他拋棄雪風,而是雪風拋棄他。無論如何要避免這種結局,哪怕賭上性命也要找到能與雪風保持穩定相處狀態的方法。所以其實從頭到尾他都一直在追趕著雪風。
之前就談過終章之前的這段:

雪風がそれに答えるかのように、メインディスプレイに表示してくる。
<Everything is ready ... Lt.>

自我安慰的話可以當它是邀請,但嚴格意義上來說並不是。
雪風只是在宣告:你深井零現在可以搭載上來,最終的出擊我們可以一起出發,但是你的所作所為必須符合我的計劃要求。
這只是探索穩定關系過程中的一個小環節而已,零依然是在追趕在摸索,他們之間還沒有任何明確的結論。
如此一來,雪風和零不論是死於JAM的攻擊之下還是留在通路的另一端繼續戰鬥,其實都不是決定性的,最重要的是他們之間這種危險的關系。
死不要說是“殉情”,活不要說是“主角不死定律”。因為無論生或死,都不是這種危險關系最終的答案。


一直對那個EXPERIMENTAL PROJECT有些耿耿於懷。
小說的結局也好,OVA的結局也好,最終搭載上雪風的零是有著深刻覺悟的,他可能依然害怕雪風,但不會再那麽強烈地動搖了。
神林老師自己也說過覺得前兩部的完成度非常高,就算有續集也是另外的故事。雖然還沒有看過正在連載中的第三部的內容,但我估計絕對不會像EXPERIMENTAL PROJECT中那樣,用“重生”“再次翺翔”這些時間連貫感這麽強烈的詞。
人類/機械與JAM的戰爭可能還沒有結束,但零和雪風的故事已經告一段落了。這個時候再把他們揪出來露面,個人感覺無論怎麽在續作裏處理他們之間的關系都很破壞前作的完整性。
何必呢。

戰鬥妖精雪風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