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很安逸



暑假臨逃回北京之前給兒子澆了點水,結果導致它的夭折,死相慘烈,像中了韋爵爺的化屍粉。新兒子降臨,希望能陪我到明年畢業。
高喊著“佛祖請賜我1T硬盤”,因爲MALTO說外面電腦城賣的廉價光盤最多能保留數據兩三年,然後消磁完蛋,那我還能怎麽辦。盡管很多資料從打包整理好的那天起就再也沒被浏覽過,只有在路由器抽風斷網時才會記得,有多少電子書還等著我去看。
十一長假買了10cm的鞋子,又是10cm,第五個10cm,但我已經學會踩著這樣的高度追趕進站也不減速的709。如果世界上沒有高跟鞋,我真不知道要穿什麽才能保證在美術館裏站一整天也不會腰疼。昨天又看中KISS CAT的斷碼皮靴,打折打到讓人眼淚流,幸好有絡芙茲面不改色地拖走大腦充血的我,“忘了吧,你根本沒見過這靴子”——我愛你絡芙茲TAT,最近對鞋子上瘾,也只有你能克制住我的間歇性精神病。
背的課文裏,北語全稱是Università di lingue straniere di Pechino,發音很好聽,但長度實在不敢恭維,Marzia把它壓縮在兩秒之內念完,什麽時候我才能達到這個語速。寢室四人每日晨讀三種語言,聲音交叉得很喜感。
保研和獎學金的精彩戲碼萬幸全都波及不到我,拿錢雖是鐵板釘釘的事,卻要等到年底。也罷,面對“啊呀明年此時再找導師也不急”的系辦,不扔氫彈便只有作淡定狀靜等,我比准研究生們要從容得多。
戒咖啡差點成功,這星期卻沒能忍住。嘛,毅力這個事,不用在此處還可以用在別處=..=,比如背單詞。

Quando ci siamo abituati alla comodità, è difficile rinunciarci.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