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Ideas need landing gear as well as wings.

上一次叁年經歷危機時還能寫出“叁年後我還在這裏”這種標題,然而後續的事實就如同裏人格所猜想的那樣——“對感情所下的有效期底限往往畸形演變成上限,我們像一群士兵奔赴前線浴血奮戰完成任務,然後如釋重負頭也不回地走掉。”
對於我來說,大部分事情在2007年9月22日就已結束,簽名寫上了“arrivederci”,那已經是一次安樂死,我關於叁年的幻想枯萎了,那時我還不死心,苟延殘喘到3333終於想開,何必要逼到不得不以嶙峋的姿態臨終才肯放手,怎麼可能有不變的東西,只不過有些人變化的速度比客觀環境要慢一些,沒什麼可哀怨的。
就像小時候住過的那條街,搬走後有一段時間會天天想回去看,幾個月後就淡忘了,某天路過時發現拆遷改建小巷子都變成了CBD,感慨兩句以外也沒有什麼別的想法了。
我印象中的叁年已經著陸,飛行過程記錄完整,已夠。



預計週五返回帝都,為時三天,一解鄉愁(才怪)。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