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幹嗎幹嗎

該捐的捐該獻的獻,能報名志願者的就報名,做不了心理疏導去各地分站幫忙數個衣服整理個被子也成,該幹嗎幹嗎——這話說得自己都煩了。
醬油瓶子倒了,是應該先把瓶子扶起來把地擦乾淨,還是應該先坐下來“咱們大家開個會討論下這事的責任人王二是怎麼把醬油瓶子碰倒的 逼他自裁謝罪”任由瓶子繼續倒地醬油繼續滿地流,這種輕重緩急都分不清楚,還扮什麼清醒。
不存在完美的政治,不論哪個國家碰上什麼事當朝政府都有一堆該反省的——但明明眼前就有比開會反省下跪更火燒眉毛的事,真奇怪這種水深火熱的時候怎麼就有人那麼清闲。
看來中國什麼時候都不缺的,就是闲人。

我不看南周,不過這句話倒還是知道的——做人不能太南周。

古寺的蠟燭,就算只剩下一灘蠟油,也要繼續燃燒。很應景。


希望不滅,生命不息。

2 Comments

skiller  

南周我是不知道,不过这种人的确到处都是……

2008/05/16 (Fri) 08:45 | REPLY |   

橘子  

简直无孔不入,万幸的是他们除了会在网上到处叽歪以外屁也不会干,还不至于对现在的救灾工作造成什么实质性的破坏

2008/05/16 (Fri) 17:10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