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怪事

現在我越來越確認自己是垛點多大的火也就冒縷煙兒的廢柴,只濕不燃。
紅有三的武漢站點到底在哪啊!?我要離開地球!我要回家!CAD的3D部分好難!對著電腦超過十分鐘就偏頭疼!

有的事,很明顯本應是理硬的一方,應該挺得直腰板抬得起頭來的,卻不知怎麼搞的鬧著鬧著就變成這方理虧了。
比如東航那事,飛行員要求公司給予正當待遇這是合理要求,各個機長訴求無效也大可以直接鬧個罷工,讓上頭知道你們的決心,也給他們留點時間抽調別的飛行人員過來別誤了航班,但飛一半又飛回去算怎麼回事——飛機上的乘客招誰惹誰了?面對那麼多被耽誤了工作的乘客,有哪個機長能拍著胸脯說老子就是有理,你們就是活該被延誤?
有人悶著頭就說要整垮家樂福因為家樂福是法國人開的,這確實衝動了些;有人一天“你L了沒有”發好幾遍,也確實挺煩了點——但是,平時明明不去家樂福還特地搞個“五一咱組隊去家樂福購物”吆喝得山響,這是在成心刺激誰?MSN掛個裂心又是在成心刺激誰?不就是成心刺激那些你們覺得特腦殘的熱血人士麼?不就是成心挑他們的火麼?然而這些就不是膚淺的姿態?這些就比抵制家樂福來得理智冷靜了?
還有之前Anti-CNN上那事,“我們為什麼非要用謊言去打敗敵人呢?難道事實還不夠有力嗎?使用謊言去打擊敵人,只能滿足一時發洩的需要,當謊言被拆穿的時候,也許我們就再也沒有力量去打擊敵人了。”這話說得還不夠明白麼。
有的人到底是煽風點火還是在幹嗎。

大早上五點多鐘通知爹親召開緊急會議,抱病在床兩周多的爹親還得撅著腰去坐會議室,回來問到底有什麼緊急的,只不過是怕學生上街鬧事惹出亂子來讓各校多注意點。其實事實充分證明瞭腦瓜的正常程度跟受教育的水準沒有直接關係,別說馬賽克那的工管宣傳合理抵制家樂福(我一直想問咋樣叫“合理抵制”),囧大還有學生義正詞嚴地說“ZD是ZD的事情 可以不同意他們的觀點但要誓死保衛他們說話的權利”——同學你初中政治難道沒學過權利與義務是相輔相成的,你老師沒教過你履行義務才能享受權利?人最基本的義務就是對自己負責,流亡那幫人能對他們說的鬼話負責麼?Jack Cafferty能對他說的鬼話負責麼?還是你打算替他們負責?西方很多人不瞭解XZ,其中有良心的若是明白了自己的無知和偏見也能知道理屈羞愧,但流亡的人是這種情況麼?他們的用心還不夠明顯麼?你打算替他們負責?這位同學答得好:“那是我的錯?”當然不是你的錯,ZD分子跟你沒有任何關係——跟你屁關係沒有你還瞎摻和個什麼勁?早飯吃撐啦?

學生這個群體實在是有意思,多是獨生子女家裏爹媽寵著(比如老子= =),結果就是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小不忍則亂大謀”,想讓大學生“忍辱負重”?門兒都沒有,從小到大有幾個人遇著過什麼“辱”,全都爹媽給扛著呢。進了大學確實LEVEL UP了,獨木橋上擠下去多少人,是有點本事——那社會買不買你的帳呢?你還跟象牙塔里貓著,稅沒納過幾塊錢,直接貢獻更是少得可憐,說白了現在還是國家和爹媽給你哺乳,大學生還沒斷奶呢。全球經濟衰退、通脹啥的上面忙這些還忙不過來,這兩年本科生找工作的難度也有所下降,社會上越來越不關注你們,大學生越來越覺得自己沒存在感了。現在正好,在這個河蟹社會走到重要階段時終於出了點不河蟹的音符,你們揭杆掀桌暴走了——終於找到個機會改善自己那存在感薄弱的情況了是吧?

據茶壺說上海比武漢平靜多了。武漢最近才撈著個不發錢的實驗特區稱號,也難怪正興奮著。身處這種環境,周圍滿是個個熱血沸騰腦漿也沸騰的人,讓我有種自己掉進麻辣火鍋的錯覺,不過我還是很喜歡這種蛋腚聖母的狀態。

十分之慶倖的是國家顯然還沒落到成天掛網上惟恐天下不亂的人手裏——幹正事的人都忙著呢,人家才沒這個工夫跟著瞎摻和。


- 1 Comments

茶壶  

上海众真的很淡定。……就算是被透露了坐地铁要保护好头部不要靠近「穿著西裝面容嚴肅非常之一本正經在車上站成一排拿出錄音機播放我們支持ZD和請大家上飛機時記得攜帶汽油炸藥酒精等的怪人」相关新闻,被上头开始暗中关照治安,也没见着有去冲击L团演唱会和Christian Dior专柜的。

……TMD国内房价不降物价不降,谁有那闲工夫关怀遥远的艾菲尔铁塔下富足的香榭丽舍居民脑袋里那点脑残细胞啊!凸

2008/04/19 (Sat) 07:48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