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憂傷

今天三節課之後非常OTL所以用R307發洩結果無數次空對地失敗911死。

其實時間非常緊張,雖然下定決心不去香港但這學期的進修重修之類負擔會很重,以及再次確認過POLIMI的要求後發現確實是需要考TOFEL的,成績要求不高但關係到畢業所必需的2.5個學分,所以脫離英語是不可能的。然後義大利語也陷入單詞→變位→單詞的迴圈極其痛苦,那本語法書的前兩課至今幾乎完全看不懂,如果這學期沒有選中那門外教的選修課就算OTL也得想辦法蹭進去聽才行。以及從課程設置來看高分子化學是本科必修科目,而我上過的那門材料學可謂渣中之渣,必須惡補。
下學期還有他母親的畢業設計——十分之期待這幫最喜歡不懂裝懂收學費賣扯淡的地球人在題目上做出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文章來。

總之最起碼得做到大四下學期沒有必要再回學校來浪費生命的程度,我可不想B2的成績也低空掠過。


PS:無比希望某些特別礙眼礙手礙腳礙事的雜人等馬上從我周圍消失。


剪指甲的時候想起來那天跟然去逛大城,MUJI沒開業/身上沒帶錢都沒什麼,吃飯的時候看見她的手突然覺得有點……修飾得非常漂亮的指甲,但這種長度的指甲是絕對不可能用來彈琴的。
當年轉學之後就沒去回過琴,基本處於半放棄狀態高興時摸兩把不高興了就把琴當置物架,但然在中學前是繼續學下去了的,所以一直以來都覺得這個事她比我堅定比我有毅力,我的堅持只不過是為了保證指甲的長度隨時可以回去彈琴而養成每天不剪指甲會死的怪癖,從來沒考慮過“如果堅持下去會怎樣”,覺得文西也好然也好他們都是會繼續彈下去的人而我不是,但是如果什麼時候只要我想回去的話就能再坐到他們身邊。
Il risultato è, ognuno ha camminato.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