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姑息

“虛擬世界並不可以與現實世界簡單對應,電子遊戲中的‘合法傷害權’亦是必然樂趣之一。問題在於玩家們在追求這種虛擬樂趣時是否會違背自己在現實生活中的倫理準則。”

不管史玉柱等等的網遊BOSS該不該利用所謂人性的陰暗面培養玩家之間的仇恨來賺錢,既定事實都是他們已經賺到了,大賺了一筆,而且還會繼續賺下去,他們的確聰明地找到了玩家身上可被商機把握的那一點。
至於“一個醫生為什麼一定要去殺死一個教師,而一個現實中的員警需要在遊戲裏傷害另外的人麼”、“素不相識的普通人之間為什麼會有仇恨”,其實並非全是BOSS或者系統的煽動,起碼我認識的某些玩家中不乏表現出“反正只是虛擬網遊打得缺點也無所謂”的態度的人,他們之中大部分人往往在日常生活中通常還都算得上是循規蹈矩不越線的。然後這個東西就跟那些覆蓋面大到髮指的“本XXX純屬個人妄想與實際XXX沒有任何關係”有了異曲同工之妙,妙在劃定了一個安全島,當事人在裏面幹什麼事都“與現實沒有任何關係”,看起來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只管玩一個痛快。但虛擬網遊也有結算期,大多數痛快和輕鬆是用錢買回來的——錢就是玩家承擔的責任,算完帳沒准還會覺得空虛,何況對於那些不斷被秒殺重生的遊戲白癡來說很多時候花錢買妄想遠不如花錢買泡面來得皆大歡喜。
那些在各種領域被劃分出來的“與現實無關”的安全島只不過是在當事人腦海裏塑造了一場原創遊戲,在那個腦內補完的世界裏他有著比平時更加誇張的權力,有著更大的特赦令免死牌,隨著安全島層層開發,權力也在不斷膨脹,因為他就是這個腦內世界的造物主、創世神,可以為所欲為。其實這樣本來並不需要最終買單,只要無恥一點,多重標準得心應手一點,對自己放縱姑息一點,把良心扔遠一點,在腦內補完多麼缺的事也是天不知地不知你不知我知,又不會被衛道士們列為抨擊目標,更用不著感到內疚而自省因為當事人已經是個二皮臉。但關鍵在於,既然是“腦內”補完就得“腦內”地徹底,一旦把妄想具現化,看得見摸得著了,就等於與現實接了軌,還是需要買單——回頭再看“與現實沒有任何關係”,你說了算?你算個屁。
在青幫裏說到涼宮的“沒有就自己創造”主義,這個輕鬆的主題已經不適合我的年齡。對於整個世界來說,教會人如何對自己負責任比教會人如何創造當下沒有的東西更加困難,這個有了六十多億個體數量的物種絕對不缺時田浩作那種天才——然而這樣才麻煩。畢竟在這個連夢都是建立在物質基礎之上的世界裏,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跟現實徹底撇清關係,擺了攤就有收攤的責任,以及從小到大掃除時再熟悉不過的門前三包。
“卡爾•羅傑斯的心理學理論以‘自我概念’這一術語為基礎。每個個體都有一個自我概念,自我概念由個體關於自身的各種想法和信念構成。這種自我概念很可能與理想自我相抵觸,理想自我本質上是個體希望自己具有的自我概念。與不幸者或適應不良者相比,正常的適應良好者的理想自我與自我概念間的差距要小得多。”但是某些人的理想自我與自我概念真的差距很小麼?還是為了使這個差距看起來很小,他們必須不斷調整理想自我的定位高度,以適應止步不前、萎靡不振的真實的自我概念?“人們經常以相當扭曲的方式報告自己的經驗,這也大大削弱了主觀經驗的價值。”簡直與《女乘客(Pasazerka)》的情節如出一轍。
臨死前追溯人生對自己表示滿意的人應該不少,每個人心裏都有值得對自己進行認可的事,只是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是把對自己的評價標準一再放鬆,把本來應該被批判的東西美化成合情合理的存在,自欺欺人一向是我們這種生物擅長的戲碼。然而我是不相信世界上真有人能把自己都欺瞞過去,反之,自欺欺人的程度越深說明對真實情況看得越清晰。這種欲蓋彌彰的痛苦以及姑息自己所導致的後果就是買單付的帳。

“有做得到的事,也有做不到的事。”在進行自我安慰時,這句話要慎用。

只是看了眼雲中轉來《南週》說“征途”的文章,然而又被我穿越到了其他的什麼遙遠光年之外去了OPZ……

- 2 Comments

JK  

想想自己玩麻痹也砸了大几百,不过仍然是每天钓鱼摸蛋弹琴闲聊,工会活动是集体飞到新大陆去看瀑布,不禁觉得自己和以上诸位比起来十分缺少人生追求。
以及想念家乡,今年红有三VIP列车提速了,票很紧张。

2008/01/11 (Fri) 14:59 | EDIT | REPLY |   

橘子  

看来我家的15两/月的零花钱政策对我十分有效……OTL对于时时财政赤字的人来说需要花钱的网游是另一个世界的事

2008/01/14 (Mon) 08:58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