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Contrive?

不論是使用Design還是Contrive,它們實際都包含著“預謀,圖謀”的意義,就業內通用自然是用Design,但即使是英文也存在“by design”這樣的習慣用語,更不用提漢語中的“設計(四聲)”。
如果一定要追求一種Original sense,那麼顯然中英文都無法脫離昭然若揭到如此地步的“purposiveness”。將現在的情況說得好聽一些,只不過是把“purposiveness”變成中性詞,當然可以完全拋卻商業思維單純把康的《純理性批判》讀上千百萬遍,畢竟拉布魯赫相對主義哲學裏的“Zweckmassigkeit”譯為Utility或Expediency都有偏頗,至今也只能以一個“合目的性”作為平議,然而世界上能夠只表達自己並靠撞運而不是有意迎合便與受眾的要求完全達成一致的設計師,我想除了神來一筆以外也只有絕對平庸無奇的作品能夠達成——受眾沒有指定的要求的話就無所謂是否符合要求了。
把設計歸為藝術範疇是很可笑的事,最初始化的設計完全可以不考慮任何藝術因素,能夠滿足功能要求本身已經相當有難度,但最現實不過的情況就是很少能有設計作品達成功能上的徹底優化,在這種條件下藝術元素(或稱美學元素)只不過是爭取友情加分的籌碼之一,同樣的,優秀的行銷手段也能把Trite Work提高一個檔次,只是任何附加手段都必須建立在“以達成功能為第一優先”的前提之下。換言之,沒有突出功能或對功能進行優化的設計多數是平庸的,阻礙功能的設計絕對是失敗的,沒有顧及美學成分卻切實提高了功能性的設計可以是良好的,如果能達成功能性和審美性兼併那無庸置疑這個設計是非常優秀的。
人類作為高等動物所具有的特殊屬性包括感性上無止境的欲望需求,加之平均智商和壽命都相當可觀才有了“享受”的暇,因此現如今毫無審美性的設計作品在市場上的勝算很低,只是無論藝術性的東西添加了多少,也無法取代“技術/功能”這一根本原則,終究是個輔助的手段——當然,能把這個手段用好也相當不易。
狹義上設計師跟藝術家的區別就是一個“做別人要的東西”一個“只做自己要的東西才不管別人要什麼”,做到最高境界的設計師必定能完好地同時表達自己和滿足他人,至於藝術這種目前往往陷入“看不懂就是好的”怪圈的東西不是我等庸人可以說“吾知即真理”的。


被問“你的設計理念是什麼”……拜託,如果有了那種東西我就得道了OTL。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