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明日何其多

我的重點是這個字。

設計概論的考試當天,任課老師向我們宣佈了他順利通過博士論文答辯的消息——於是我很敬仰地看著這個可能是本系最認真的老師,他已經達到了我所夢想的目標。

現在走在學校裏隨處可見穿著學士服拍畢業照的人,每張臉上都寫滿了釋然。

之前明明還在感慨大學生活就要過去一半了自己想做的都還沒有做,如今卻愈發覺得這種日子變得“無窮無盡”起來,當然不是因為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在短時間之內砸來我的頭上而我奇跡般地把它們完成了,並不是這樣的。

在英自學中心裏度過的兩個小時充分地讓我意識到,留校練習口語是多麼明智一選擇。我不相信有任何一個美國人能聽懂我日式混口音的所謂英語,除非他娘是日本人爹是國人。

這個學期剩下的目標無非平安度過期末考試,CET-4≥550。然後下學期考計二考CET-6,輔修戲劇影視文學,假期去京都,再下學期到香港實習順便弄台DV,接CASE,准備考研,大四混混學分……

一切都計畫得很妥當。

彭塔力斯在《窗》中描述了一個“監視自己”的病歷,病人的雙重人格在不斷互相自我觀察,自我監視,向自己宣佈接下來將要發生的所有事,全部安排妥當的準備。“我們有什麼必要如此看管自己?”

我自然是健康到不會有精神分裂,也沒有多重人格。

只不過想小小聲感慨一句,這種由於保護作用而顯得格外無趣的生活基調在何時會結束?它擋卻了太多衝擊而來的意外,有時甚至是我在下意識地抗拒逃避看起來像是風險的風險。那些稿子,是我真的寫不出,還是我在告訴自己不能寫;那些圖,是我真的水準未夠班,還是我在告訴自己不要花時間去磨練;那些書,是我真的精讀不下,還是我在告訴自己儘量囫圇吞棗。

坦白說來在臨近考試月的現在,我仍處於與開學無二的狀態,唯一的區別是有課上課,課上認真聽講,一到課下又退溯回假期。或許也是假期過短的後遺症。

這樣看上去我果真還是期待著又一個假期的到來,下定決心認真做想做的事不去回避。然而鬼才知道那個時候我又要迷茫些什麼東西。


——————————————————————————————

另外一個問題煩擾我的時間顯然更久一點:我到底哪里看起來像很輕易就掏心掏肺掏胰腺的白癡了到底哪里看起來像?

如果要評價我做人不坦率我絕對舉雙手投降,你說的對。

沒錯我是向很多人描述我的感受,我喜歡什麼討厭什麼都說得清清楚楚,很直白易懂,很不留情面——但這些都不意味著我要養你這條蛔蟲了OK?

所以拜託下結論之前先仔細回憶一下我到底有沒有說過,我的喜惡到底都是因為什麼。


——————————————————————————————

[馬賽克] 21:21:45
那個,嗯,前天晚上的短信我需要解釋一下

烏龜橘子 21:22:12

[馬賽克] 21:23:09
嗯,我和一群狐朋狗友出去喝酒了,從六點喝到八點半。九點鐘回的宿舍
烏龜橘子 21:23:33

[馬賽克] 21:24:07
除了給計程車司機錢和道歉(因為有人吐車上了),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烏龜橘子 21:24:32

[馬賽克] 21:24:44
昨天早上發現小靈通躺在地上,power off
[馬賽克] 21:25:00
所以,那話決不是我說的
烏龜橘子 21:25:03

[馬賽克] 21:25:13
很可能是被陷害的
烏龜橘子 21:25:18

[馬賽克] 21:25:31

[馬賽克] 21:25:52
你不會因為這個關機吧
烏龜橘子 21:26:15



為什麼沒有下文了呢……因為我當時看的H文裏,實在找不到合適回應下文的擬聲詞了呀XD。

- 2 Comments

42forto  

你是说什么比“呀”更合适么。。。

by 很明显是“桀。”的不留言会死星人乙

2007/06/06 (Wed) 16:52 | REPLY |   

橘川琉璃  

但是這個字沒有出現在H文裏嘛
誰會在H的時候突然"桀桀桀桀桀"起來...

2007/06/06 (Wed) 16:56 | REPLY |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