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趕考中

0,吃麵包像也好喝紅茶像也罷,我認為連聽個歌都要亦步亦趨跟在別人後面是件非常無趣的事,雖然現在你聽SHERYL CROW了,聽歌劇了,聽鋼琴協奏曲了,聽WL版《YOU RISE ME UP》了,聽LARUKU了,也聽NIGHTWISH了,連YUI的歌都下全了,甚至開始搜集JAZZ,你仍然是原來那樣的人,沒有變得像其他的某個誰。既然又不是誰推薦給你的那麼當著人的面搞單曲迴圈這個心理還真是難以理解。

如果說像我們這麼短暫蒼白又碌碌無為的人生還有什麼一定要遵守的規則的話,我想那應該是“扮演自己/別妄想成為他人”。


1,爹娘的生日臨近,本來想送情侶手機鏈……但爹親聽說之後臉色大變,好了我知道你肯定不好意思掛這種玩意上班覺得丟人到家了是吧=皿=,要面子的男人怎麼那麼難伺候。

為啥我爹不是入江醫生或者阿修老師那種甚至願意把很女氣很幼稚的裝飾物帶在身上的LOLI控……算了反正我也不是LOLI。

總之我被“只要你肯回家來給我熨衣服”給囧到了。


2,順利完成爬牆到馬賽克大聽課的預期建設,手續辦理速度之快真令我驚訝,九成九是事先打了招呼的緣故,普通情況下國內的大學不都是一樣的麼辦個芝麻大點的事都要先跑上十幾公里,像我這種能從學校嘴裏扣出錢的人該說太過固執還是運氣好也沒人知道。

那麼眼下要嚴肅考慮的問題就是:在沒有隨意門時,想要十分鐘內從馬賽克X四棟趕到囧大一棟6樓,是該用瞬步還是阿銀的小羚羊?


3,無論如何,生活未獨立者不適合飼養任何小動物。

事情簡單來說就是昨天春不小心一腳踩到阿布的耳朵,她去上課後獨孤姑娘過來玩發現地面上有血點,我伸手一摸阿布的下巴摸了半個手掌的血嚇得完全愣住了。阿布半個脖子都在淌血,頭頂也有一小塊被浸濕,但它毛太長完全看不出傷口在哪,擦血必須托住它的下巴我卻不敢再伸手摸那塊血淋淋的皮毛= =,本來想放倒它檢查結果失敗了——這不知道疼的笨蛋居然還滿地亂跑跟我們玩捉迷藏。後來看到血似乎不再流開始凝住時決定暫時先不動它免得又把傷口弄破,春下課回來後檢查看到是耳朵邊緣位置被踩傷了,覺得沒什麼事又把阿布帶了回去。

或許阿布是真的沒什麼事,血確實很快就止住了儘管出血量不小,但我還是保留意見——連自己都養不活的情況下要說對別的生命負責還是太勉強了。


4,新Live Messenger介面風格很符合我的喜好,MSN mode啟動,QQ退散。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