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她穿越了没有?

其實我不想承認這個東西是自己寫的,看片太快BUG太多,對著所有寒蟬死忠猛虎伏地。
過了編輯那關只說明了一個事實:……其實你們沒看過這片吧,沒看過吧OTL

不過也感謝一下這個當初把我急得上房的片子,起碼最後我知道了日萌戰還是有看點的。


現下由輕小說、遊戲等改編的動畫已不足為奇,不過沿同人小說——遊戲——漫畫一路進化到TV動畫的人氣之作,大約也只有《寒蟬鳴泣之時》這一枝獨秀而已。雖然與東方系列和《真月譚月姬》被並稱為“最成功的遊戲改編動畫”,但寒蟬原作“同人小說”這一特殊身份所帶來劇情複雜性和不確定性,恐怕觀眾在將其小說遊戲漫畫通吃之後才能在動畫部分大快朵頤。

通常情況下打著“懸疑恐怖”旗號的片子提前知道結局是相當令人氣餒的事。然而在第一季TV結束後大量觀眾高呼“看不懂”,第二季TV解謎又遲遲解不完的現在,唯一緩解對答案的渴求感的辦法大約也只有通過小說/遊戲/漫畫尋找劇透——“至少讓我們把已經播出的部分看懂吧!”

可惜筆者要在這裏搖搖手指勸告諸君,劇透的度一旦把握不好就會過火。到底是“平行世界”還是“輪回”,不如聯繫第二季的開篇再把劇情順延一遍,故事將更加清晰。



鬼隱篇
引出“禦社神作祟”的傳說,以及北條悟史失蹤的事實。就像在沒有任何攻略和指南的情況下,觀眾和前原圭一一起進駐到雛見澤村,情節被推動。但是在發生綿流祭之夜兩人死亡事件的前後,圭一只不過是陷入極度恐慌,他所認為的怪死事件真相唯一的佐證是“人際關係”,這個過於薄弱的佐證則是被大石藏人的渲染變得厚重起來,並說明不了任何問題。此篇至多只能算是“啟蒙”。

關鍵:富竹次郎的屍體被確認在綿流祭當晚死亡,而鷹野三四則判為失蹤,情況暫時符合禦社神作祟傳說的“一人離奇死亡,一人失蹤”。

謎題:大石警官為何沒有安排任何人保護當時他認為極有可能被殺害的圭一?禮奈所說的“一直在道歉”與禦社神有什麼關聯?圭一留下的筆記中被撕掉的部分都寫了些什麼?是被誰撕走的?

略解:大石的最終目的是追查禦社神作祟的幕後手,為此他不惜以圭一作為犧牲品。圭一最終在電話亭感覺到的站在自己背後的人只是幻覺。


綿流篇
故事正式進入正題,但加入了詩音這個角色相當於加了干擾因素,很明顯圭一和其他角色都難以直接區分開姐妹二人。作為魅音的雙胞胎妹妹,詩音與本家的關聯太少,而案發後的魅音(或詩音)偏偏將園崎家背景的一部分浮出了水面,雖然不足以解答問題,但至少引起了觀眾對園崎家的注意。不過僅僅用鬼復蘇、禦社神作祟的說法,加上魅音的嫉妒心也還不夠解釋前四年的怪死事件。

關鍵:出現了雙胞胎之後,不能僅憑外形和一般的行為區分姐妹二人,不論劇中人是否提高了警觀眾都應該多少注意到這一點。以及大石的目標顯然是園崎家。

謎題:與富竹不同,鷹野三四的死亡時間在綿流祭的前夕,那麼當晚出現的人又是誰?為何詩音執意要進入祭具殿?導致村長和沙都子失蹤(推斷極可能已被殺)、梨花死亡的到底是詩音還是魅音?理由是什麼?

略解:圭一最終看到的從病床下爬出的魅音只是幻覺。如果將富竹和鷹野的怪死歸為禦社神作祟,那麼明顯人為導致失蹤的村長和沙都子兩人,恰好破解了這種說法——昭和58年6月中旬,沒有出現“祭品”。那麼過去幾年的“禦社神作祟”也很值得懷疑。


祟殺篇
引入沙都子的叔父北條鐵平及他虐待沙都子的情節,當兇手的身份又落在了圭一身上時,透露出一部分北條悟史的故事。這一篇的突破點在於以圭一的第一人稱角度闡述了並非完全由於發狂而殺人的過程,而且這個過程明顯被魅音等人包庇了,同時又引出了“梨花被人殺死”的事實,圭一被沙都子推下鐵索橋時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之後第一次爆發了“雛見澤大災害”。

關鍵:圭一未對任何朋友產生不信任感,卻明確感覺到神秘的腳步聲。除目標以外的入江、鷹野以及大石皆被圭一在心裏詛咒過,但這些人包括梨花都不是他所殺。此篇出現了全滅結局。

謎題:入江是自殺還是他殺?大石為何失蹤?誰殺了梨花?“雛見澤大災害”爆發的真相是什麼?鐵平的屍體不在坑裏又會在哪?

略解:魅音等人既然可以包庇圭一,那麼也可以在一年前包庇悟史。所謂殺人犯的瘋子只不過是個替罪羊。


暇潰篇
這段故事發生在昭和53年,也就是大壩監督事件的前一年。引入人物赤阪衛,他與梨花結識,一方面通過大石瞭解到大壩抵抗運動的事,一方面發覺梨花對將來五年要發生的事了若指掌。通過這點可以知道梨花並非是有預知能力,而是已經多次經歷過當時的一切。這一篇其實是將雛見澤村的過去揭露了一部分出來,同時為後續《解》篇中的赤阪作鋪墊,闡述了他幫助梨花的理由,將成人的因素加入到孩子們的故事中來,可以歸為解謎。

關鍵:梨花與赤阪之間形成了某種信任關係。再一次確定梨花被殺、全村被滅的結局。梨花具有返回過去的能力並使用過很多次。但她對自己會被殺死一事非常消極,說明她的記憶沒有完全保留下來,不記得是什麼人殺掉自己從而無法預防。


明目篇
這一篇是通過詩音的角度重述綿流篇的案件。這樣一來到底詩音和魅音分別做了什麼就全部清楚了。同時更加鞏固了大石以園崎家為目標的說法,他誘導詩音相信一切作祟都是園崎家利用自己禦三家之首的勢力命令族中其他人執行的。但即使逼死村長也沒有得到執行“作祟”的確切資訊,魅音也透露悟史等人並非由園崎家處死棄屍於地牢中。至此綿流篇中魅音、詩音之死真相大白。

關鍵:大石和詩音即使按照“一切都是園崎家所為”的模式去推進發展也依舊失敗,沒有人承認人為地進行“作祟”。詩音發狂的原因是因為悟史。

謎題:悟史最後的電話是打給詩音的,為何在祟殺篇裏是魅音提到圭一的電話很像悟史?到底是誰在執行“作祟”?

略解:詩音在殺死沙都子的瞬間想起悟史的拜託,知道自己對悟史的喜歡本身並沒有錯,但對沙都子的仇恨卻是無法被容忍的。可以回到過去的梨花也察覺到了這一點。


罪滅篇
與其說本篇達成了孩子們之間的HAPPY ENDING,不如說目的是反映雛見澤村的悲劇故事並非只由於梨花的朋友而發生,儘管在之前的反復中總是由於朋友五人之間引發不信任感而造成殺人事件,經由圭一對禮奈的成功說服,實際上已經突破了觀眾間通常被稱為“X規則”——兇手總是除梨花外的四人之一。但看過第二季第一話《重逢》就會知道,罪滅篇的結局依然是梨花被殺,“雛見澤大災害”爆發。

關鍵:即使排除四個孩子與案發的關聯,依舊會有其他人殺掉梨花。“作祟”的真面目開始浮出水面。大石與園崎家之間確實有糾葛。

謎:鷹野三四的死。她的剪報本中有多少真實內容?

略解:有人即使自己不動手也要引誘別人殺死梨花,如果要避免這種情況必須追溯到更久以前。作祟和禦社神都另有真相。


至此在第一季中完整發生了、且可與第二季連貫上的故事是:
昭和53年,雛見澤村因大壩一事與政府之間發生衝突,並引發建設大臣孫子被綁架一案。赤阪衛受命來到雛見澤進行調查,結識古手梨花。
昭和54-57年,連續四年發生怪死時間,一死一失蹤。
沙都子和悟史的母親多次離婚又結婚,且前幾任繼父曾虐待兄妹倆。父母死後兄妹倆寄居在叔父家也遭受虐待。
同樣由於父母離異而心理受到創傷的禮奈在學校發狂,不得不在昭和57年回到雛見澤村。
前原圭一由於在原先生活的城市裏多次襲擊幼兒造成轟動而於昭和58年搬家到雛見澤村。
園崎家誕生的雙胞胎姐妹魅音與詩音之中,魅音成為代理當家,詩音則被送往外地的學校封閉起來,直到昭和57年耐不住性子逃出學校,回到興宮市,喜歡上北條悟史。
在這之後,無論是延續祟殺篇還是罪滅篇,都會發生梨花被人以腸流法殘殺、入江京介因毒身亡,並在第二天爆發“雛見澤大災害”,村人全滅。


實際上在第一季中,孩子們之間的糾葛已經被理清了,儘管在幾次時光重返中操刀人頭銜分別落在圭一、禮奈和詩音的身上,但奇跡般殘留在圭一腦海中的前次記憶和詩音最後的覺悟幫助梨花破解了一部分“命運”。

在這種情況下還會發生梨花莫名被殺、全村被滅的結局,說明僅僅有孩子們的覺悟依舊無法達到“完全理想、幸福的世界”,可惜梨花身為可以與禦社神直接對話的巫女,顯然在幾次重返過去的時候都沒能記得最關鍵的事——到底是誰將自己殺死。不知道這個關鍵的話,梨花便無法保護雛見澤村,悲劇依然會發生。

這些推斷足以說明在成人們之中還有著可以尋找到答案的鑰匙,答案將在第二季中揭曉。

將故事在此一分為二的舉動雖然對於觀眾來說是“吊足了胃口”,但作為雛見澤大背景下一個章節的“結束”還是頗為合適的。


若說劇透,OP與ED的歌詞以及每次片尾時的預告已經有此成分。尤其是預告詞的部分,如果全部連貫起來看便可以對整體故事猜得一二。

若說寒蟬的主要特點大約要算上強烈對比四字。從以萌為賣點的幾個女性角色人設到虐殺時的扭曲神情,從溫馨的校園生活到作祟時的血腥。實際上在人設的“假像”之下將此片PASS的懸疑愛好者恐怕不在少數,錯過寒蟬實在是一大損失。

若說寒蟬的原作是同人小說其實不如將之理解為遊戲劇本,雖然玩家在通關之前不一定會玩到所有結局,但作為劇本則要考慮到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並不斷加遊戲的難度。在這種前提下製作出來的動畫雖然看起來劇情交錯,不過正是因為如此才具有相當的挑戰性。


話不宜再多說就此打住,儘管《解》篇遭遇停播又重播的坎坷,但原作小說最終話已經發售,一切謎題都將會解開,讓我們在拭目以待的同時振臂高揮向古手梨花同學致敬:

“今天你穿越了沒有?”

ひぐらしのなく頃に ひぐらしのなく頃に解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