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ve sono i bei momenti?

ARTICLE PAGE

OTAKU

剛好在追現視研TV第二季也來接JK的話題嘮叨一下。

歸根結底我也只能憑個人印象把“宅”分為三類:斑目的典型類,高坂的異生物類,朽木的樂在其中類。
說起來之所以在現視研裏最喜歡斑目大概也是因為他身上體現的“Otaku”的情感更普遍更貼近這個群體的現實情況,沒做到他那個程度的話真的不會知道到底要怎麼省吃儉用才能“買同人志時從來不看價格”……另一方面這個角色身上體現出來的無奈也屬於“都已經宅成這樣了會出現如此尷尬的情況也不奇怪”的可理解型,譬如對外星人春日部的那份說不出口的感情,從大三開始找工作到頭來還是得庸庸碌碌地工作以供養自己作為Otaku的愛好,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因為Otaku的身份碰壁,卻又在種種摩擦和矛盾中被迫減弱Otaku的成分……久我山也體現出這方面的特點,想當漫畫家又當不成,還是得找個能吃上飯的工作養活自己,以及那一丁點Otaku的夢想。
高坂這種非人類估計十萬個Otaku裏也只有一個,長得帥有春日部倒追,單手打格鬥遊戲全勝,頭腦聰明到不可原諒的地步一個月就學會編程進遊戲公司寫H GAME,連X入勢都能堅持30分鐘(喂)……從“Otaku”進化到“可以滿足Otaku的東西的創造者”這條路線能走通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吧(庵野算一個)。
朽木學則是還沒有到久我山和斑目那種需要為“將來”擔憂的時候,很HIGH地享受著Otaku的身份和與同類相處的環境,對於他來說最愜意的人生就是一輩子當毒男玩H GAME,排COMIFES和CM的長龍隊買同人志,只要有這些就夠了……但“這種生活還能持續多久”是早晚會考慮到的事,也就是說這類是斑目類的不成熟形態。其實這個角色是應該被一些人慕的,能對自己喜歡的東西如此忘我投入甚至幾乎感覺不到其帶來的麻煩和困擾,這種境界相當難達到(臉皮厚到那種程度的人類也很罕見- -)。

我自己算不上什麼Otaku,最多也就是偶爾HIGH一下感興趣的資料和考證(而且是原作已經引用得非常明顯的才能被我察覺OTL),同人志收了幾本也差不多到了熱情冷卻下來的時候,模型麼雖然喜歡但也是沒錢買不起便不買也無所謂的淺層次(感慨一下MAX FACTORY和ALTER的實玖留都真贊……ALTER的荻上也贊= =),動畫基本坐等別人看完之後的推片,漫畫就……更以季度為間隔有一搭沒一搭地翻翻看,這世界上沒我這麼不“敬業”的Otaku。
某些方面我也是對Otaku持敬畏態度的,雖然自己還褪不掉憑興趣做事的孩子氣但也多少瞭解愛好和目標的區別,沒想過要搞動畫搞漫畫把這些當成職業或生活的主要內容,目前暫時處於知道目標是什麼但還不清楚如何具體努力的混沌階段。那種希望把喜歡做的事變成自己生活的全部的願望,能抱有這種想法的Otaku們我很佩服他們的勇氣及承受種種痛苦的韌性。不過到頭來還是會覺得“啊啊,忍耐了那麼多其實都是可以避免的,何必一直那樣單純到不知好歹呢”,Otaku腦海裏有再多的想法如果不能在現實社會上實踐出來的話,到底有多少價值是很難評價的事,就像之前所說庵野那種人是極少數,長穀川遙的臺詞我很贊同,認可一個人就是認可他的能力,當然這個“能力”包括塑造人品三觀的部分。
人終究是社會動物,除非是只求潔身自好的所謂隱士,不幸地是我對後者也是保留批判態度的。
如果一定要說身上存在的“小圈子需求”“與非同類缺乏溝通技巧”的成分就是Otaku/宅的話,未免太過輕率。尋找同類是人的本能就像牛找朋友肯定先從牛群找起不會一腦袋鑽進雞舍去(好奇心過盛者例外),無法理解本性差別太大的人也是人之常情。我自認為縱然情商不高,但也還沒到想要脫離社會的程度(離開地球回歸外星的心到是有- -),況且眼下的評斷標準以人品三觀為主,不至於非得到興趣愛好全部相同才通過IFF認證(你怎麼還信這個損毀的破玩意啊)。

至於國內出現的以宅為榮的人,個人可以說是相當不能理解……要是說這種榮耀感是把Otaku身上對考證的認真態度和對愛好的執著過於放大,我只能勸告同鞋你不要以為萬物都可以瑕不掩瑜,熱愛科學把一生獻給科學和全人類的人有的是。更有甚者以自閉、與社會脫節、交流障礙為榮,這種人說白了就像當初幹物女測試在國內氾濫開來時小三在雲中引用崔某元的話:“當你不是某種人的時候非說你是某種人,當你成為某種人的時候,人偏說,你不是,你不正。”充其量是覺得“Otaku”這個詞有趣又新潮,希望靠貼標籤使自己顯得與眾不同——這種心理跟使用腦殘火星文什麼的有異曲同工之處。別說什麼榮耀了,你們炒作自己的社會手法用起來很順溜嘛,自哪門子的閉了。真正自閉與社會脫節有交流障礙的人應付各種麻煩和痛苦還來不及哪來的工夫去耀,最多靠愛好慰藉自己一下,除非跟朽木學似的能找到那種忘乎所以的樂趣,不過在我國國情之下一般沒這種客觀條件。
坦白說這幫人是相當無趣的類型。如果把Otaku比喻為那種因為沉迷于品牌文化而甘願跳入商業陷阱的固定品牌忠實愛好者,偽宅充其量就是“SONY的新相機很貴很時髦我要買”的盲目潮流追隨者。論起來明明不具有Otaku的優點(或稱之為正面精神的概括),非要把自己往Otaku的缺點上靠以顯示“我就是個Otaku怎麼樣害吧”,這種幾近自毀的行為真是一點也不可愛,非常不討人喜歡。


我最多也就是個很不標準的窩裏蹲,蹲的主要原因是懶得動,其實我也很喜歡跟朋友出去看看展覽散散步吃個夜宵,只不過最近天氣不好外加連續腹瀉才縮在被窩裏抱熱水袋。網上的方面因為我對聊天工具有偏見所以只和固定的人聊Q,這幾天趴在威客上看人接案子自己也胡亂做了一堆LOGO和CI啥的但沒好意思真拿上去投標。ACG嘛,看的片子多了不是聲控也能認出某些聲優的音色,遇到好的片子去注意一下STAFF並記住主要人員下次他們再出作品也去看看,一些被視為經典的東西小時候順應時代看過或者有偶然機會,對部分片子抱有個人看法,不是ACG塑造了這樣的我,而是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希望瞭解自己喜歡的東西。如果僅僅因為這樣就被人說是Otaku我會覺得不舒服還要反問老子哪里Otaku了,我不缺乏與正常人類溝通交流的能力(交友當然要求會更高),也不擔心這麼容的社會能不能接納我,遇到三觀人品特殊者也就是抒發一下對其成長(塑造)環境的好奇與驚詫然後避而遠之。這些行為應該很容易被理解,比我奇怪的人多了。

順便說一下我現在對“同人”很抵觸,就是很雷,沒有理由,自己不會去搞別人搞的也不會去看。這個狀況有可能持續很久。


以上是兩天做了8個LOGO還花了數個小時與CORELDRAW筆尖算法缺陷做鬥爭的神經質發洩,便是說全部都可視為廢話……我就是想廢話連篇一下老子的脖子和右手快斷了!掀桌!

御宅 根性 OTAKU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