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禮贊 錦瑟蓮華 樸正賢[搬]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選 李商隱《錦瑟》

無言告別

不到發片的時候,平日的樸正賢似乎是被人遺忘了去,絕對低調的行事風格讓她看起來像只舞在叢林中的蝴蝶般若隱若現,有人伸出雙手想捕獲她的天籟,然而卻是夢一場——來亦匆匆去亦匆匆,她習慣於無言的告別。

《無言告別》並不是一首年輕的歌,低調的樸正賢幾乎堪稱“吝嗇”地延長著發片的間期削減著公開日程。《戀戀歌姬》據今早已過了一年,《夢裏》更不記得是何年的作品,亞洲成名作的《無言告別》也是3、4年前的“存貨”了,然而不是樸正賢一直沒有進步,只是她自始至終感性成熟——
蓮華行空

樸正賢的聲線特殊到全韓國7千萬人僅此一個,儘管曾經不少專業人士起初都以為WAX和T的出道有與她爭鋒的勢頭,然而如WAX今日此等成功,相較樸正賢還是有著不小距離的。就表面音樂性來講,稱樸正賢為韓國最純正的R&B風格女歌手絕對不為過,這當然與她自小的生活環境陶有關,但也與她個人的音樂感知能力脫不了關係,幾曾何時ELTON JOHN說道“以R&B為靈魂”,也可算是比較權威的肯定了(個人ELTON情結問題,不適者請忽略)。從創作音樂性角度看,樸正賢的功底不可小看,儘管很多作曲並不是由她執筆,但那華麗非凡的DEMO不得不令人折服——宏大的管弦樂與她聲線之契合超乎想像的完美,可見她對於樂器音色與自己的嗓音都是非常瞭解的,另外從伊始搶彩BILLBOARD的《Crying Inside Dying Inside》到最給予人震撼R&B質感的《無言告別》,哥倫比亞大學文學系的她對於創作歌詞顯然是不費吹灰之力便可令你滿目蓮華,又不帶絲毫“婉約派”的無病呻吟與空虛。初聽《無言告別》或者《我的一天》,很多人在第一章之前都會認為這磁性非常的嗓音,飆高音可能會是很困難的——其實是錯把尾音當嘶喊,副歌和高潮部分充分證明了樸正賢的音域之廣闊音質之完美唱功之深厚,無假音的四個八度,或許在本土只有BADA和林愛兩人可以嘗試下挑戰(不是我說,其他韓國SOLO女歌手一干人等確實是沒有那個底氣來著,包括我充滿了個人情結的李孝麗)。站在舞臺上看,一提到LIVE女王,本土方面想到的“第一多”定是WAX,而“第一招牌”的只有樸正賢可以戴上這冠冕,UCLA府戲劇系帶給她極為豐富且動人的舞臺表演力,堪稱完美無暇的一次次LIVE留下如是銘心的印象,以至於一提到“樸正賢”很多人便不由自主的想起舞臺上如歌如泣的那精靈。

《Piece》《另一個自我》《Naturally》《Lena Park Forever》《Op.4》《The Romantic Story Of PARK JUNG HYUN》,一如繼往傾聽著她穩重成熟的美妙天籟,蝴蝶張開翅膀試圖將天空一分為三,悲情時雲際裏半掩著淚水淋漓的面容空氣中隱藏著無法癒合的傷痕,愉時漫天飛舞淺淺的酒窩釀成一個與世界絕緣的花苞,然則我們只有隨之飛揚的唯一立場。

“蝴蝶斂上翅膀的時刻,透著無限希冀生命脆弱如蝴蝶骨——所有感動的垂死。”

故里雲煙

96年以前樸正賢擁有一切居美韓裔的生活習慣,日常中即使父母用韓語發問,她也向來是用英語做答的。
與很多韓裔不同,若不是緣于音樂,樸正賢說自己不會起多少回歸故里的念望。只是一日清晨,人們發現BILLBOARD上高傲地站立著一位可以說還是青澀的亞洲女孩,尤其是亞洲胞友們的回應,Crying Inside Dying Inside成為了一位連固定經紀人都沒有的高中生女高音歌手的代名詞。出生于基督教家庭,兒時進入唱詩班,隨後一直擔任學校樂團女高音的朴正賢瞬間才華展露無遺,恰逢來自拉斯維加斯的一位支持者的信件成為了將她帶引回故土的鴻鵠,樸正賢,“似乎很自然的步上了歸途”,這句話同樣自然的從她雙唇中流出,“骨子裏的歸屬感一觸即發,然後就這樣飛回來了。”雖然KBS採訪時她仍是一口純正的英語,但是她對於韓語可稱執著的奮力學習一直也被當作韓裔教育孩子們的典範。
《PIECE》在本土內的發行讓人們眼前一亮,時下正值樂隊組合盛行之日,“LENA PARK”的到來仿佛清風送蓮幽香四溢,高亢又不失清貴,更是難能可貴沒有半點華麗辭藻堆積的婉約虛無(順便扔給柳永一個不屑的斜眼),愛情固是美好,然而唱到俗爛境界也只能遭人反感,樸正賢對於音樂的運用卻恰倒好處的避免了這個弊端,或許可以說這是98年最受人歡迎的情歌專輯,到年末也是情理之中勝過了曹成模,若說憂愁婉約派一方由李清照內容充實最得嘉賞,那麼樸正賢確也取得了類似的成果。
樸正賢踏上故土的第一步,雲煙四起。

非美型王道

說起“實力派歌手”,朴正賢還是比較容易受到這觀點的肯定,這位才華出眾的妙音女郎,並不漂亮,單眼皮厚嘴唇以及小小的一顆痣,裝點了她的三分沉穩塗抹了她的幾絲俏皮終卻讓她與美麗失去了緣分,不過這實在一點也不重要,擁有她超凡脫俗的聲音與才華,誰還會在意她是否美型呢?普通相貌的樸正賢,穩穩的坐在實力派交椅上,自然而然流露出了一個普通的微笑。

讓溫柔“未完結”

蝴蝶來了又去了,輕風似水蕩起了點點漣漪,在心房不斷擴散再擴散重複著毫無浪漫可言的無阻物理運動卻帶來了極至浪漫的感知主義,再一次的“無言告別”樸正賢又隱匿了蹤跡,惟有天籟時時提醒著一切未完結,不要問死亡已經哭了,歲月為什麼不笑,若人微笑語:少安毋躁,美麗的景致熊熊燃燒,傻傻想抓住的人只得一手寂寥,即使眼角有了紅暈,那也只緣她 還未到。


樸正賢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