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場地的重要性

那麼田漢劇院、洪山禮堂和湖北劇院的交響樂演出我再也不會去聽了,武漢還什麼地方有非常單純的音樂如果哪位知道請告訴我,拜謝。

交響樂只能在音樂廳裏聽現場,這種劇院絕對不行,建築聲學不是糊弄人的,撐死了只能給湖北劇院打個70分。說起來簡直有點口胡,演出場地太小,樂團的人坐不開,只好把提琴全部放在前排(小提琴和低音提琴列最後面的那幾位基本貼在兩邊的隔牆上了),讓木管銅管跟定音鼓一起坐到場地後方(請允許我[嗶]一下那個“深邃”得有點過分的空間),這樣一來双簧管和圓號那些聲音跟提琴就是兩股聲波差點合不到一起去,柏林廣播再厉害也出不來CD裏的效果。

最讓人瞠目結舌的是現場聽眾的秩序……在過道上擺著飲料瓶子也就算了居然還有爆米花,您是不是弄錯樓層了電影廳在一樓走好不送。前排的兩個姑娘除了拿手機自拍的時候嘴是閉著的,其他時間那套語言器官基本就沒怎麼停過(中場休息後她們消失了真是阿彌陀佛)。後座那位大叔您開著閃光燈拍照已經違規了拜託把快門聲關掉好麼。命運的第二樂章開始不知道哪冒出電量不足的諾基亞警告音響了四五次。中國曲目開始時左後方還有四個學生模樣的人一直興奮“白毛女耶”“是白毛女”“居然還有白毛女”……全場都知道這是《白毛女》選段您犯不著喋喋不休地展示自己的博學吧?

沒有出現被喻為加演/壓軸的拉斯基進行曲和卡門序曲其實我覺得很能理解:雖然這個劇院達不到音樂廳那麼完美的標準,但確實具有任何一處發出的聲音全場都能聽到的效果,二樓最後一排誰打個噴嚏,VIP席第一排照樣聽得清清楚楚——更別提是這麼小的劇場那指揮台離VIP席不到三米遠。現場想掀板磚的應該不止我和爹親一兩人,契達申科只加演一曲並只返場致謝一次估計他也已經煩得不得了了吧遠目(加演的中國曲目本來有三首)。

之前在某古典音樂的論壇上所有人都說其實什麼人都可以欣賞古典音樂,本來我也是贊同的,只要你覺得確實好聽,自身有沒有文化程度和是不是理解到了某種深度並不重要,半字不識的文盲和從沒接觸過西洋古典音樂的農民兄弟覺得貝多芬好聽那同樣是樂迷,大家都是同好。但現在要加一個前提,你起碼得有安靜下來的能力和耐性

攤開來說我不認為交響樂在武漢演出是明智的選擇,在這個城市呆了兩年多感覺到處都顯得相當浮躁,眾所周知的“小市民”特性雖然不是每個武漢人身上都有但大多數是跑不掉了。現在網上票務又這麼便利再加上票價不高,在交響樂演出現場看見有人嗑瓜子可能也不是小概率事件。

從小乖乖遵循鋼琴啟蒙老師的教誨每年至少聽一兩場交響樂/鋼琴演奏會至今已經是習慣了,在北京的時候確實場場也遇到過聽到一半就夢周公的人而且每場起碼有十人以上,現在覺得能睡過去也是好事啊人進入睡眠的要求其實是頗高的不信去問那些神經衰弱失眠患者,必須是心理指數達到某個標準人才能入睡,那麼容點講,啊這個人的睡眠神經波長與西洋古典音樂產生了共振也不是什麼過分的事,只要他不打鼾就很好,相比那些在清醒狀態下不弄出點動靜就會死的人實在好太多了。

越回想越有掀桌的衝動OTL,說一說比較美好的回憶算了。論最完美的經歷大約是98年在世紀劇院音樂廳聽庫特•馬蘇爾率紐約愛樂的演出,場館條件非常贊(那次買的票也是最貴的OTL),第二場在人民大會堂裏演出音效上就打了很大折扣(鋼琴老師因為採訪任務而去聽了那場)。除此以外在北京音樂廳的那些經歷也都還不錯,但交通不便的印象很深刻(以前沒有停車場,演出結束後要步行三站地以上才能打到車)。值得一提的是保利劇院的演出超出我的想像,那個場地太全能,T台秀、歌舞劇、交響樂全部可以上演……



此次演出曲目:
約翰內斯.布拉姆斯:第四號交響樂
路維克•馮•貝多芬:第5號命運交響樂 作品67號
舞劇“白毛女”主題音樂片段

勃拉姆斯第四交響曲之前聽的一直是卡爾•伯姆+維也納愛樂和瓦爾特+哥倫比亞這兩個版本,富特文格勒+BPO還沒有聽過,命運除了卡拉揚+柏林愛樂和卡洛斯•克萊伯+維也納愛樂的兩版以外推薦下瓦爾特+哥倫比亞在1958年錄製的那個版本。


預定了明年1月的久石讓那場……本來想聽紐約愛樂2月場的但那時已經開學了,掀桌!

音樂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