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被利用時最有價值

上專業課時幫別人的腔向老師抬杠,下課時被叫住,還以為會是“跟我對著幹小心中國古代裝飾史現代裝飾設計的重考你完蛋了”,結果是“系裏要在校內辦展覽你手裏有沒有作品都拿來”。

現在想起來向學生要東西了,我說這個專業居然還有“校內展覽”這麼一說真讓人驚訝,莫非是雅圖仕辦不下去還要搞個活動撐門面,能給我們什麼好處?

啊啊我想說就算是拿得出手的作品——顯然也不是你們教會我做的,聳肩。

給我加分我就交。
學生的價值體現在哪里?學生在交學費的時候有價值,有成就的時候有價值,總之就是被利用的時候有價值。

忽然就想起邁克爾•波倫決定寫《植物的欲望》一書的契機,他在自己的園子裏播種時看到蜜蜂在蘋果樹周圍飛來飛去,從而想到“人類蜜蜂”的被動可能性,或許他(以及長長一個系列的園丁、植物學家、植物育種者、基因工程師們)並非自主選擇種植哪個品種的馬鈴薯,雖然一直以來他都認為在這個園子裏自己才是主體,其他被種植的東西都是客體,然而蜜蜂很有可能也這樣認定,事實卻是植物的花朵聰明地利用它們傳播了自己的花粉。

拋開主客體的問題不談,小到一個果園大到一個社會各種事物之間能夠長期維繫下去的那種東西大概就是“利用”,沒有關聯等同不需要、沒必要存在,一旦需要/必須存在就只有利用這一個目的。

……所以各位老師,麻煩你們對我也多有點利用價值好麼!(喂這跟上文有什麼關係啊)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