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修得同船渡,餘情未了卻長眠[搬]

她走在美的光彩中,像夜晚
皎潔無雲且繁星滿天
明與暗的最美妙的色澤
在她的面容和秋波中呈現
耀目的白天陽光熾烈
它比那光亮柔和而幽暗
加或減少一分明與暗
就會損害這難言的美
美波動在她烏的發上
或是散步淡淡的光輝
在那臉龐,恬靜的思緒
指明它的來處純潔而高貴
那額際,那鮮豔的面頰
如此溫和,平靜,而又脈脈含情
那迷人的微笑,那容顏的光彩
都在講述一個善良的生命
她的靈魂安於世間的一切
她的心充溢著真純的愛情
—————拜倫


高橋留美子筆下曾有這樣的女子,一襲簡潔的巫女服,如瀑布般傾瀉而下的烏長髮,紅與白交織輝映著玉石的霞光,沒有一絲焦躁的悸動,只有緩緩流淌的靜謐。
那是一株無論鶯歌燕舞的陽春,烈日炎炎的仲夏,赤楓凋零的晚秋,天寒地凍的嚴冬,都那樣堅強地亭亭玉立芬芳浮動的桔梗花。

桔梗,戰國時代靈力強大的巫女,鏟妖除魔之外還肩負著守護四魂之玉的使命,必須一生保證身心純潔。

居高臨下的人們總是會感到高處不勝寒的孤寂的,於是在你的心底亦有苦楚的幼芽滋生——生命在與妖魔的拼死搏鬥中漸失了原有的繽紛,開始麻木的神經逐漸分辨不出世界的多彩,直到死,你都必須拔開手中的弓,將淨化之箭射向一個個妖怪麼?日子,就是這樣的一成不變麼?你開始變得蒼白,連妹妹都無法感受你的體會,唇邊泛起苦澀的悲哀,答不出自己向何處去又從何處來。
直到那一次的大雪紛飛,你遍體鱗傷一跌一撞蹣跚在充斥著慘白的天地間,忽然一片火紅闖入了你的視野。
從此,從此一切不再空虛單調。
從此,從此你琥珀色的雙眸中有了色彩。

對於原本註定要一輩子孤單的你,犬夜叉的到來如同上天的恩賜。這個孩子氣十足、任性又有點脾氣暴躁的半妖,雖然口口聲聲說要搶奪四魂之玉變成妖怪,隱含的善良、熱情和溫柔卻屢屢觸動你最柔軟脆弱的心底。此時此刻在你渴求愛的心中,堅持被一點點生長的感情所取代,使命、信念、身份不再重要,只因為你的心中有了新的憧憬。
犬夜叉,用四魂之玉變成人類吧,而我也會成為普通的女人,我們就可以長相廝守了。”
波光粼粼的水面倒映著相擁的兩人,木船蕩起漣漪,連空氣都因感動於幸福而變得濕潤。


我們怎能夠將你來比做夏天
你不僅比它可愛也不它溫婉
狂風把五月寵愛的嫩蕊作踐
夏天出賃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時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顏又常遭遮掩
被機緣或無情的天道所摧折
沒有芳豔不終於銷毀或凋殘

但是你的長夏永遠不會凋落
也不會損失你這皎潔的紅芳
或死神誇口你在他影裏漂泊
當你在不朽詩篇裏與時同長
——莎士比亞



然而,宿命使然,你的今生只能在無盡的遺恨中畫上句點,傷口的劇痛吞噬你小心翼翼呵護的寶貴愛情,不及被背叛之痛的天塌地陷。你眼裏閃著淚,拉開弓弦全力瞄準那火紅的身影。那曾是你願意為之放棄一切的愛人,你不明白,不能接受,在自己全心全意地付出之後,卻修得這般苦果。
你究竟做錯了什麼?
愛人終被封印,你亦萬念俱灰,失去意志支柱的靈魂崩塌。當你疲憊地倒在地上,聽見血在汩汩地流出身體,聽見心劈啪地破碎再也拼不出完整的原型。
竟是這樣的兩敗俱傷。
竟是這樣的香消玉隕。
你與玉石在火光中一同安睡,長長的睫毛在眼瞼投下細長的影子,像你綿延不絕的幽怨,心中無數個疑惑不解,和那隱藏於仇恨身後千絲萬縷的愛意。
曾經有誰說過,命運的紅線一旦斷了,便再也接不上。


也許數年聽不到我的音訊
你的腦海中已沒有我的影子
我的足跡將被塵土掩蓋
我的道路上將會野草叢生

也許我穿著單色的衣裳
突然悲哀地闖入你的夢境
時間的無情的浪濤
將會沖淡我吻別你的一瞬

等待是一副千斤重擔
它是否苦苦折磨著你
它要你相信“她已不在人世”
好象命中早就這樣註定

你的愛情將會消失
而我的愛情也許會勝過一切
突然有一天,我會完全
從你的記憶中消失

就在這短短的一瞬
當我從你心中消失的時候
死神也許就會獲勝
阻斷我的歸程

————穆薩•嘉里爾



鬥轉星移,事過境遷,當你再次佇立在山崖,遠遠注視那曾令你魂牽夢繞如今卻恨之入骨的人,和他身邊的女孩,痛徹心扉,無從解脫,只有報復才能將心頭的傷痕稍加掩飾,讓你自欺欺人地以為得到了慰藉。
現在,你已不是那個擁有鮮活生命的美麗聖潔的巫女,只是用仇恨與使命支持著陶土般脆弱身軀的死人。無法愛,便會失去被愛的權力,因恨重生的她只能在愛恨交織的激流中一次次窒息,任由沉浮。
命運果真弄人,你們所經歷的全部撕心裂肺的痛苦——失去摯愛的痛,被背叛的痛,生死離別的痛,負罪的痛,只不過是一個騙局,是一個來源於第三者的荒唐騙局。僅有的恨沒有了意義,轟然分崩離析。
這一次,什麼都不剩了麼?
這一次,當真一無所有了麼?
愛意復蘇——不,你的愛從未沉寂。嫉妒的物件是另一個自己,一個多年後轉世的自己。“不一樣的,我和她是不一樣的,”你在心中無聲哭泣著控訴,“你竟會忘卻了,五十年前的真情麼?”
死人連流淚都不能,這是一種“最可悲”。


白晝的聲音都消逝了
當你走上遙遠的道路
悲傷和離別的歌啊
請你也帶走我的痛苦——
帶給我正在夢中的愛人……
不,請你暫且靜一靜
我愛的人睡得很淺
請不要使他受驚

春天的微風
請你吹得很輕、很輕
將我愛的人喚醒
那時我會鼓起勇氣
對他盡情傾訴
傾訴這無情的命運
還有我心中的悲苦
告訴他現在所擁有的要加倍珍惜
為了另一個愛著他的女子
————義大利民歌



在用盡了自私後,你選擇了無私,因為你無法從報復與傷害中得到任何快感,只感覺被罪惡感束縛住了靈魂。於是,默默地給予他們祝福與力量,全然不顧自己脆弱的軀體而全身心投入慘烈的戰鬥。哪怕是同歸於盡呢?若一切都得以完結,自己便會真正長眠於地下。儘管知道結局已定,仍沒有絲毫畏懼,義無反顧地奉獻出自己的所有,就算遭遇誤解,就算身陷險境,就算命在旦夕,反正,已不會再有那樣觸目驚心的鮮血淋淋。以愛情為代價,往日的堅強回歸,你看著他遠去,心裏忍著痛,卻起覺悟,毅然決然繼續前行,向著死亡的暗,路途遙遠。

命運不可違逆,但是無論怎樣,你的愛長存。

犬夜叉 桔梗 Fanfiction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