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私只是個凡人

如題。

就算腦袋裏相信被叫作“人類精神的理想綜合體”的東西的存在,也沒有誰是徹底的聖人。

好吧人生要有目標有志向,要樹立正確的三觀,到死的時候最好能大徹大悟,可以把“色既是空”四字解讀出千萬字的真理來,就是可惜沒了那個牙也沒了那些力氣。畢竟都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很多人到了彌留之際開竅超脫到聖人的層面,此生的一切坎坷和蹉跎都可以一筆勾銷,隨後該聖人笑著駕鶴歸西,或許有心人還能記得一丁點的美談。

那麼我可不可以再次腆著這張“厚度等於長城過來看”的臉皮說一句,我今年才20歲?

這樣一個人類或者廢柴人類建立出漏洞百出的理論體系太正常不過,只有大自然才能做到無懈可擊,然而我信奉爹爹的導師說過的一句話:如果想證明對方的理論是錯的,唯一有效的方法不是自己再創立一堆概念和理論去抨擊,而是用對方的基本概念去找出對方理論裏的死穴。

死穴我當然有,就算眼下能倖免於難但將來註定會碰到。然而在那之前若一邊在言論上鞏固自己的意志,行為上卻大相徑庭,這種事很無聊也很可悲,尤其是在對別人出了手的情況下,“五十步笑百步”“半斤八兩”“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些戲碼實在太多,之所以對很多事保持沉默或念著“天下大同”而笑面下來也是為了避免自己又沖上去當俗爛橋段的主角,另一方面,當主角們沖到我面前時我基本會選擇無視因為實在沒有那個力氣。等真遇到死穴的那天大自然會主動來摧毀我原有的三觀,我還是比較願意這樣執拗地等待那一天到來,有人管重建/改造三觀叫“與時俱進”而卡爾說真理也是這樣的。

好吧20歲其實已經很老了但我這人惜命又怕死,很想活到80歲以上,現在自認為還算年輕總不為過吧。

雖然抱著“理想綜合體”不撒手還把儘量接近那個標準作為人生目標,但就算現在能飛躍到某種欣慰撫胸的程度了我自己以後又要怎麼辦。看看我其實多不思進取,早就說了“不要對我抱有過多期待”。

我反感給自己留後路的做法所以經常很想把話說絕,然而一旦精神與肉體同步率不協調就很難避免失去行為意義的尷尬局面,力不從心什麼的最討厭了,但為什麼不能把同步率調高一點——“笑面XX功”練得太速成極易走火入魔,我向來相信“知道得越多所承受的痛苦也就越多”並很理解基督徒對耶酥基督的崇拜之情。只是我的神經細胞也一直相當孱弱,既不想因為只懂給自己留下餘地而陷入自我厭惡至死,也不想變成走上唯客觀獨尊道路因噎廢食的虛無主義者,那麼途徑只有一個。

在未來的60多年歲月裏以合理的速度和形式向合理的方向成長,神經細胞與精神的成長速度相一致,最終達到至少不用再去討厭自己的境地。如果長年“精神舉步如風在前,肉體急速追隨在後”地過活我早晚是被自己累死。

人很容易討厭過去的自己,我的厚臉皮就是再討厭也不會去否認,若是某一天能超脫到上述境界那麼我應該差不多也走到自己所期待的接近理想綜合體的程度,我衷心且強烈希望那時我已命不久矣。

“朝聞道,夕死可矣。”

“讓大自然誕生一個偉大的先知吧!我想向他問所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全部搞清楚之後馬上去死也沒關係!掀桌!”

因為人類最終必定會滅亡的,嘛。



屁話結束,不過下面的可能還不如屁話。

那麼說白了,老子現在就是個最普通不過的凡人,雖然夢想成為理想的聖人(你算個什麼東西= =)但才20歲,現在覺得成長速度有問題便想多給自己留點時間,免得遺留的問題太多拖得日後走不動……凡人是一個結論而不是讓自己原地踏步的藉口/理由/幌子,我會繼續陷入自我否定-自我厭惡-自我開拓的怪圈爬不出來,同時有著某個目標堅定多年不動搖——死的時候能有車爾尼雪夫斯基的1/50足矣。

“主張‘合理的利己主義’,但並沒有滑向道相對主義,為普通人的自私辯護,但並沒有以此作為真理的棲息地而放棄對理想人格的追求。”



我是個天性懶惰的笨蛋,因為腦子不好使所以只懂得用一種宏觀標準處理所有事,對那些為人處事有著多重標準的人的想法無法瞭解(或許因為他們的標準是微觀的),暫且把“微觀上的道潔癖可以推廣到宏觀的一般情況上去”作為人生目標算了。

當前疑惑不解的是,那時知道困難重重而因噎廢食到底算不算明智……嘛,無論如何就是因為已經 想 到了某個層面後雷起來,如果是由於能力平行于思想甚至超越了思想上的落後,甚至還有可能遇到打著“同好”旗號的人說“一起來HIGH吧”也不一定。

這個時候是不是該拿楊那句“有做得到的事,也有做不到的事”來緩解自我厭惡……爬回去繼續翻盧梭的遐想錄。



編輯。

良心雖是一種很廉價的東西,但總也不夠用。

所以不要凡事都指望“良心”,有些時時把“糧食”掛在嘴邊的人——其實壓根是不辨菽麥的。






更正:或許我抱死等待不是什麼偉大的先知,而是 大宇宙意志=口=。

被召喚之後就可以坦然地說“Komm,susser tod”的了。



……是哪個沒情調的JP給翻譯成“死得心甘情願”的!



再編輯。

在科協年會論文集裏看到“大多設計問題的目標……是一大堆令人 絕望 地糾纏在一起的問題”,第一反應“好有喜感”,第二反應“好H”。

口古月的口胡。

根性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