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銀•白戀]藍染銀子二三事之X事記錄風波[搬]

算算離露亞的行刑期沒有多少日子了,朽木家到目前為止一點動靜都沒有,看來白哉那個傢伙這一回也無可奈何了呢,只要接下來的時間內不再多出什麼枝節,計畫成功就是唾手可得的勝利果實了呢……腦子裏暗自盤算著的市丸銀低著頭走在靜靈廷仿佛沒有方向性的道路上,忽然一抹紅色映入視野,市丸抬起頭——果然是阿散井戀次,在這裏再沒有誰會有他那麼一腦袋朝天的紅發了。

“喲,早上好,阿散井副隊長。”市丸擺出那招牌式的詭異笑容向他打著招呼,沒想到平日裏很是囂張咋呼的阿散井只是摸著下巴微微點頭“嗯”了一聲,就這麼慢慢悠悠從市丸的身邊晃了過去。“真少見啊……阿散井副隊長在苦惱什麼事啊,難道是因為露亞小姐的事麼?”市丸笑眯眯地望著阿散井的背影。

“喂,市丸隊長,”阿散井頭也不回地發問,“跟你交過手卻沒有死的那個橘子頭,崎一護,他現在很強麼?”

“那個人啊……很難說呢。”市丸歪著頭好象在回憶當時打鬥的場景,“阿散井副隊長認為他會闖到靜靈廷裏面來救露亞小姐吧,是這麼想的吧?”

阿散井稍稍偏回頭用眼角的餘光掃過市丸那不知代表著什麼的笑容:“雖然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麼,但這件事似乎與你無關吧?沒能清除掉敵手的市丸銀隊長大人。”

市丸的嘴角又向上抬起了幾分:“不過阿散井副隊長,我可是認為那個人一定會來喲,不管能不能成功,以他的那種眼神,露亞小姐是重要的人呢,副隊長不會吃醋的麼?”

“他不會成功的!露亞那個傢伙,一點也不想想別人,就這麼把力量全都分給了崎一護這個小子,完全不考慮朽木隊長的感受……”阿散井狠狠咬著牙。

市丸撓撓頭發,以遺憾的口氣說道:“朽木隊長倒是很沉得住氣呢貴族家出了重刑犯,阿散井副隊長你這麼能體諒他的心情,可惜他似乎並沒有特別領情呢,付出和收穫不成比例會很傷神的喲。”

阿散井毫無預兆地臉紅起來,回過頭不敢置信地盯著市丸的臉,企圖從他的表情裏找到些什麼線索:“你,你說什麼!?我和朽木隊長……你怎麼……”

市丸的臉由於靠近而瞬間放大了幾倍,笑起來眯成一條縫的眼睛裏透出凜冽的光:“看來我沒有猜錯呢,阿散井副隊長果然因為這個在苦惱!朽木隊長可是不好對付的人啊,需不需要我幫忙呢?”

被說中心事的阿散井迅速地別開臉結結巴巴嘀咕著:“沒有,沒有的事,我才不……”手裏卻突然被塞進一個本子,“這是什麼?”阿散井不得要領地問道。

“嗯……就算是你欠我一個人情吧,這個暫時借給你參考用了。”市丸的笑越來越神秘,看得阿散井後背發涼,“一定要認真看喲,照做會幫大忙呢!”

不知所措的阿散井就這麼看著面前的市丸,這傢伙,先不說他是什麼時候發現的,怎麼會這麼主動地做這種出手相助的事,好象有什麼陰謀似的……

“銀,你怎麼還在這裏,老頭子召集隊長開會呢!”藍染總右介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阿散井副隊長也在啊,副隊長也被要求集合了。”

“那麼,藍染隊長我們一起走吧,”市丸向著藍染的方向小跑著過去,還不忘回頭對阿散井招了招手:“阿散井副隊長自己加油吧!”

阿散井無言地看著兩個人消失在道路的拐角處,這兩個傢伙,最近似乎總是看到他們在一塊。又低頭看了看手裏莫名其妙的本子,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這個時候應該是集合的事情更緊急吧!他猛然想起來剛剛藍染說的話,顧不得翻開看,把那個本子往懷裏一揣,匆匆忙忙向集合處趕去。

“銀,和阿散井在說什麼啊?”藍染問著身邊不斷擴大笑容的市丸。

市丸隨意地回答著:“嗯,在幫助他解除困擾吧。”

藍染不再追問下去,沉默了幾秒鐘:“……散會之後,到我隊裏來一下吧,怎麼樣?”

市丸自顧自地說道:“希望老頭子的會不要過於枯燥啊,我可還是戰鬥後的休息狀態呢會睡過去的。”

默許了,藍染一笑,握住市丸的手。


散會後的六番隊。

阿散井一臉受不了的表情踏進白哉的辦公室,什麼啊,平平安安的把大家叫過去集合,一耗就是好幾個小時,眼看中午就要到了,胃部一直在大叫著“章魚燒章魚燒”,都快餓昏了。一抬眼看見朽木白哉坐在桌子前閱讀文件,“朽木隊長,我來幫忙吧?”

“……你坐在那邊就好。”白哉連頭的方向都沒有改變一下,一貫冷冰冰的語氣。

“哦。”阿散井有些失望地應聲,真是的,看來自己真的在這方面幫不上他什麼忙呢。話說回來,市丸那個傢伙,到底要我看什麼啊?想著便掏出懷裏的本子,看著乾乾淨淨的封面,市丸銀這種人應該沒有收集什麼戀愛招數的惡趣味吧……不過也不一定,看他平時總是笑得讓人發毛的樣子,可能真的有些變態的嗜好也說不準……不管了,打開看看不就知道是什麼了嗎!

咽了一口口水,阿散井鼓起勇氣翻開了第一頁。

白哉只聽見耳邊一聲慘叫,轉頭一看,他的副隊長竟已經翻倒在地呈大字形不省人事了。他放下手中的檔,站起身走過去,慢慢蹲下來拍了拍阿散井明顯發青的臉:“戀次?戀次?”可憐昏厥的阿散井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這是怎麼了,白哉看到阿散井僵硬的手中緊緊捏著一個薄薄的本子,看來這個東西是罪魁禍首了。真是讓人沒辦法,白哉一手背起阿散井放他到里間的榻榻米上,掰開他的手,審視著那個奇怪的本子。

事實證明,好奇心是害死人的東西。白哉刷拉拉翻開本子快速地查閱著,臉色先是越來越白,又逐漸發,最後變成和阿散井一樣的鐵青色。

“……阿散井戀次你這個笨蛋,他們竟然給你看……這種東西!”拳頭倏地攥緊。


五番隊。

“雛森。”拉著市丸邁進門,藍染四下喚著副隊的名,雛森桃從室內跑出來,“藍染隊長回來了啊……市丸隊長也來了?”

“啊,我有一些事要和銀商量。對了雛森,老頭子說旅禍可能會闖來要加強防守,你帶著人去巡視吧,四番隊到了休息時間,輪到我們了。”

“是,隊長。”雛森帶好斬魄刀轉身走出門外。

市丸走進里間坐在榻榻米上:“眼鏡真是方便的掩飾物呢,藍染隊長這樣說謊欺騙屬下,都不會被發現哦。”

藍染不置可否地欺身上前,將正在微笑的人納入了懷中。



“嗯……我就說隊長的死霸裝很不好……”藍染顯然對阻擋住市丸肩膀的死霸裝有意見不是一天兩天了,這個地方的布料質地很硬,真是妨礙人享受循序漸進的美餐。

摟住藍染的脖子,市丸微微喘著氣說:“果然是副隊長的裝束比較適合我呢,藍染隊長也是這麼想的吧。”

“銀是我永遠的副官。”好不容易攻克了肩部的難題,藍染開始向市丸的胸口進發。

“這句話你每次都會說哦,藍染隊長真是霸道的人。”市丸又笑起來。

“等一下。”兩個人同時停止了動作,“這個靈壓……是朽木白哉,我出去看看。”藍染起身整理一下死霸裝,“銀,在這等我。”

真是意料之中的客人。市丸坐起身來搭好自己的死霸裝衣襟,阿散井戀次那個傢伙該不會是真被嚇壞了吧。


看著面色鐵青的白哉,藍染起初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麼,難道是自己的計畫敗露了?不,如果是那樣,朽木白哉應該不會隻身一人來到這裏。

“這個東西。”還不等藍染開口,白哉扔過去那個小小的本子,“不管是你還是市丸銀,給我的副隊看這種東西的用心先不追究,但下次別再讓我知道。”

藍染接過本子,無語地看著白哉帶著一身殺氣離開。市丸拉開門走到他的身後,“看來還挺嚴重的呢,阿散井戀次那邊。”

“銀,你給他看這個做什麼?”藍染看向含笑的人,手中的這個本子……

“只是想推他一把,我可不敢和朽木家那樣的大貴族作對呢。”市丸拿過本子翻著,“對了,我上次給你們隊裏的地板評分很低喲。你看。”

某年某月某日
地點:五番隊辦公室
時間:傍晚。晚飯前
次數:一共有三次
地板得分:2 評分理由:太硬了,感到咯得有些疼
室內採光:5 評分理由:夕陽的光可以照進來,會讓藍染隊長的後背和胸膛變得非常漂亮
其他環境:4 評分理由:除去日番谷冬獅郎隊長帶隊路過時製造的噪音,別的時候都很好,可以清楚地聽到藍染隊長的喘息和心跳聲
隊長的技術:5 評分理由:隊長的技術一直都是這麼好
………………
總評:4 總結:如果有合適的床,感覺一定會很完美

“每一次都有記錄喲。”市丸得意地笑著,“還有,我那裏新換了特製的地板,藍染隊長不如去我那裏好了。”

藍染摸著額頭笑了笑,“不要小看我的地板啊,今天就在這裏吧,快點進去我們要繼續了。下次不要給阿散井看了,免得朽木白哉又來打擾我們。”手解開市丸本就是隨意搭在一起的前襟,向裏面撫摩著緊緊擁住。



六番隊

阿散井戀次醒來的時候,夕陽正好收起了最後一絲餘輝。我睡了……這麼久啊。肚子已經餓得前心貼後心了,阿散井痛苦地揉了揉有些模糊的眼睛。

“醒了?”冰冷的聲音響起,阿散井這才發現依舊一臉鐵青朽木白哉正站在旁邊,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他急忙坐了起來:“朽木隊長。”忽然發現手裏的本子不見了,難道是隊長他……發現了……那我豈不是只剩死路一條了!?慘了……明年的今天就是阿散井戀次的忌日了……?他已經不敢再往下想了,只能怯生生地仰視著白哉寫滿憤怒的臉。

“以後不允許你擅自接近市丸銀和藍染總右介。”這句話幾乎是從白哉緊咬的牙縫裏擠出來的。

阿散井立刻明白,事情果然暴露了,“朽木隊長,我……”

“閉嘴。”白哉打斷他,這個笨蛋難道還想解釋什麼,都已經是這麼清晰的事實了。伸手遞上一盒章魚燒。

“隊長?”阿散井已經是一臉求饒,不會吧,又來了……

白哉歎了一口氣,摸了摸戀次火紅的頭髮:“沒有辣椒醬。趕快吃吧。”

“……隊長!”阿散井戀次完全不相信自己所見所聞的一切,直到朽木白哉的心跳聲真實地傳到耳邊。



次日。

“我是真的有事呢,是吧藍染隊長,我們快走吧。”市丸拉起藍染轉身就走。

浮竹十四郎受不了地不斷感慨:“你們這都是怎麼了?難道我們護廷十三番之間的感情真的已經薄弱到這種地步了麼?就連泡溫泉這麼愜意的事情,也只有這麼幾個人參加麼?這樣的話忘年會就沒有意義了啊。”

浮竹把邀請的目光傳遞給阿散井戀次,戀次瞬間臉紅結巴起來:“我、我今天身體不適……所以……”

虎徹勇音聞言湊上前:“身體不適可是我們四番隊的職責範圍之內呀,阿散井君。”

阿散井戀次小步後退著直擺手:“不用了、不用了,沒什麼大礙的……”

檜佐木修兵一掌打在戀次的腰上:“真是的,你這小子以前可不是這麼婆婆媽媽的啊。”……疼!戀次臉一白,只能回頭用眼神向他的隊長求助。

“……我想我的副隊有一些私人的事情要處理。失陪了。”朽木白哉語畢直接站起身,拉起阿散井戀次向六番隊走去,戀次像得救了一樣跌跌撞撞地跟上去。

“朽木隊長……白哉,謝謝。”戀次小聲說著。

“笨蛋。”朽木白哉體諒地放慢了步行速度。



“嗯,阿散井君進行地很順利呢。”市丸一如既往地笑著說,“今天去我那裏吧,藍染隊長,有特製的地板喲。”


BLEACH 死神 白恋 蓝银 ブリーチ BL Fanfiction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