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類同人]雨幕 [搬]

她站在木橋之上,聽著雨聲窸窸窣窣,雨滴劈啪地摔在豔紅的紙傘頂,不及降落地面已是粉身碎骨。眼中的波光流轉映著緩緩流淌的河水,點點漣漪泛起在河面,霧氣也籠罩了她的心。天空烏雲密佈只剩一片灰暗,她已忘記了流淚與歎息。
一串平緩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逐漸靠近,在她身後停止。一個男人深沉的聲音,說,雖然是多管事,這裏的水比看上去要淺得多,如果要自尋短見的話還是另覓他處吧。
她一驚,隨即轉眸看著那戴著斗笠的身影掩飾般地輕笑起來,我看起來,真的那麼憂鬱麼?我只是,只是在這裏,眺望河川罷了。對方沉默中透露出絲絲懷疑。
我不會做那種使人哀傷的事的,謝謝你,再見了。這樣微笑著道別,她轉身走上反方向的道路。

他看見鮮豔的傘蓋下一個蒼白的身影站立在那裏,天地間由於雨水的連接而灰暗地融為一體,她那樣肅立著,儘管有傘的遮攔,還是渲染了雨水的氣息。他看著這個女人,知道她隨時會像一片凋零的花瓣,輕盈地飄落在水面,就此了結,只因由她內心溢出了枯澀的憂傷。
在這個時代,人們都自求多福無暇顧及別人的死活,向來沉默寡言的他卻在此刻開了口。過去在旅途中他重視的只有腰間的佩刀與那兩個人的糾絆,現在,她卻清晰地呈現在他的視野中,令他無法忽視她的存在。
聽到她笑著解釋,笑著道別,踩著水花的聲音漸漸消失,或許自己確實多事了,這樣想著,繼續邁步向前,走自己的路。
雨仍淅淅瀝瀝下著,仿佛永不會停止。
大概這就是所謂天意,開口想買一串烤魷魚時,卻發現面前是曾打消她輕生念頭的武士。她好奇地看著這個男人,他抓鰻魚時笨手笨腳搞得水花四濺,切魚時竟抽出了腰間的武士刀,竹簽穿得也亂七八糟,還把魚肉烤成了焦炭。真是個有趣的人,一個賣烤鰻魚的武士。
不知為何,自己竟興致盎然地幫他招呼起了生意,一步一步教他烤鰻魚。心裏的絕望,悲傷,無奈,不甘,眨眼間煙消雲散,她真心地笑了笑,甚至毫不在意地咽下他烤焦的魚肉,恩,我從沒吃過這麼難吃的鰻魚。這樣開著玩笑,看那個男人一臉不情願地遞上來一杯水,又笑著道,這個時候應該用茶。
享用過這樣一頓“大餐”後,她站起身走進雨幕,這樣,也算留下了美好的回憶吧?當明天到來,她便將要告別這個有趣的世界,以另一種方式度過餘生了。
豔紅的傘輕輕靠放在攤位前,她再一次走上反方向的路,卻不再回頭。

這個想靠打工賣鰻魚轉賺取路費的男人已經有些手忙腳亂了,滑溜溜的鰻魚在他的手間遊動,怎麼也不肯乖乖就範,而她一邊說要掌握鰻魚的呼吸,一邊挽起長袖示範給他看,而且開玩笑地著責怪自己用武士刀切鰻魚是會有報應的,又容忍了他對插竹簽的一竅不通。
當她仔細地吃掉自己烤失敗的作品時,他感覺到這是個有趣的客人,一個會幫忙做生意的客人。然而也是個令人深思的女人,她說鰻魚和女人一樣,越是用力抓越是要逃跑,她說自己明天起就會進入與外面世界隔離的妓院,她說可以自由到處走動的最後一天非常快樂,她說謝謝你,她說再見。
雨水親吻著她的髮髻她的肩膀,她再次消失在雨中,卻不再回頭。
雨仍淅淅瀝瀝下著,仿佛永不會停止。


她坐在圍欄之後,有些驚奇,對他的到來。他戴著自己的斗笠,將豔紅的傘遞上,昨天,你忘了帶走。她有些許的感動,你是專程而來為我送這個的麼,謝謝,但是我不會再到外面的世界去了,所以不需要這個了,如果,如果不嫌棄的話就留給自己用吧,你看,你身上都淋濕了。她伸出手,順著雨水的痕跡撫過男人的面頰,指尖在下頜停留。
她身後傳來老闆娘的招呼聲,將手收回,她要去接客了。剛剛站起身,男人又開了口,最後一個問題,你的名字?她憂鬱了一下,我叫紫乃,這個名字,現在也不再需要了。你呢?他答道,仁。
她回過頭,用盡全身的力氣,向他綻放出最後一個純潔的、溫柔的、美麗的微笑。謝謝你,仁。
又一次夜晚降臨,她看見灰暗的天地被雨水相連,而他撐著豔紅的傘一如昨日注視著她。回去吧,不要再來了。她無情地說道,會影響我做生意的。轉身離去,不再回頭。

相隔圍欄,他注視著衣著華豔的女人,昨天他本是為她送來遺落的雨傘,卻沉浸在她純潔的溫柔中,最後一次了吧,因為她已經被冷酷地推入另一個糜爛的暗世界,從此光明不再,而自己也知道了什麼叫痛徹心肺。
蠻的下人們用力踢打這個沒有錢卻敢兩次來到妓院的男人,他的手摸向腰間佩帶的刀,握了握,卻終究沒有拔出,任由自己跌倒在泥濘中,拳腳像雨點般砸落在身上。
因為他心痛了,因為他對紫乃動心了,此時此刻的他,不是什麼威風凜凜技藝高強的浪客,只是一個為紫乃,為那個純潔又溫柔的女人動了心的凡夫。
帶著一身傷痕累累,和那把被託付的豔紅色雨傘,他在灰色的雨中跌跌撞撞,大概,昨天的她,也是有著這樣枯澀絕望的心情吧?而現在的她,是否正在承受純潔如她無以容忍的污辱與莫大的痛苦?
雨仍淅淅瀝瀝下著,仿佛永不會停止。

-------------------------------------------------------------

他再次出現在她的面前,手裏舉著那一把豔紅的傘。他從同伴那裏借來了錢,臨進房時老闆向他要那腰間的武士之魂以保管,他毫不猶豫地交給他們——多少次,當他們的旅途由於開支困難幾乎無法繼續下去時,他都不願這與他生命同等重要的配刀和自己分離。而現在,他已經做出了選擇,知道這次是心甘情願動了情。
聽她娓娓道出自己的遭遇,嗜賭成命的丈夫揮霍完了家產,逼迫她靠出賣肉體養家糊口,而當初自己的父母曾因自己嫁給了大戶人家而欣慰不已,卻想不到最終淪落到這般田地。她不流淚,她笑著說,真正困苦悲傷時笑,是因為不甘心。
一夜春宵,充滿了純潔的溫柔的一夜春宵,是否可以這樣形容。她對著鏡子梳自己長長的青絲,而他仍然安睡在榻榻米上,室內蕩漾的氣息,在心底描繪出他們沒有說出口的那個字,悄悄成型。
再次面對蠻無理討要賭資的丈夫的要脅,她無法抵抗也不想抵抗。他沖出來抓住那重重揮向她面頰的手,卻聽見她臉上帶著被毆打痕跡的紅腫哽咽著說,放開他。

——看樣子,雨一時不會停了。
——雨停之後,就要離開嗎?
——我大概還會在這裏逗留兩三天。
——……。
——我希望雨永遠不要停。
——哎?
——這樣,我就可以永遠留在這裏了。

那時她又笑了,說,現在可不會有人再說這種話了。
就算昨夜有這樣的對話,她還是掙不開悲慘命運的枷鎖。
雨仍淅淅瀝瀝下著,仿佛永不會停止。


次日,他說,對她,不是同情。儘管同伴以絕交相威脅,仍是毅然決然選擇了他純潔溫柔的紫乃,沒有帶刀。

——離開這裏吧。
——怎麼可以?跑到哪里都會被追回來的。
——如果去了緣切寺,或許可以得救。
——與其在寺裏三年閉門不出不能與你相見,我寧願在這裏等著你到來。
——那時在橋上,其實是想一死了之的吧。
——如果不是你阻止了我,現在我已經……

她抬起了光潔的額頭:走吧,我們一起。
他和她在石板路上奔跑著,木屐踩起水花發出清脆好聽的聲音。
雨仍淅淅瀝瀝下著,仿佛永不會停止。
他緊緊握著她的手,仿佛從不曾鬆開。
就這樣奔跑著,逃離著,掙扎著,用兩顆彼此相擁的心,用他們彼此的深情向命運挑戰。

最後一個抉擇時刻,她不再看假惺惺哀求的丈夫一眼,不屑地甩下零散的銅板,這是曾經作為你妻子的女人的價格,我被你玩弄的人生到此結束了。不堪回首的過去被摒棄,她踏上駛向緣切寺,駛向未來的小船。不知何時雨住了,河面上飄起薄薄的白霧,她看著他推動小船進入水流,一點一點他們之間的距離在加。仁!她沖向船尾試圖再一次與他緊緊相擁,臂彎中卻只留下濕漉漉的空氣。
脫離了苦難,在彼岸她將等待三年,為了獲得幸福。船隻遠去,霧漸漸模糊了她的容貌,吞噬了她的輪廓,他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她的眼神,不論相隔多遠,他都可以感受到她不變的溫柔與純潔,知道她奪眶而出的淚水正在書寫她的情。他心頭泛起了濃濃不舍與無奈,沉重萬分。

三年並不長,但是對於心懷思念而等待的人來說,多麼漫漫無期。
雨過,情卻無法斷絕。
謝謝你,再見了,我深愛的人。

混沌武士 武士大杂烩 SAMURAI CHAMPLOO Fanfiction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