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ve sono i bei momenti?

ARTICLE PAGE

ただいま

早七點紅眼航班降落,與機場吵架兩小時。

不要以為光憑“人類”的身份就可以開機場,老子勸你還是去搞人力車……不,人力車也是需要技術和大小腦的不然你怎麼掌握平衡。

結論是某些責任人員的海馬體一定腫大了,我說你們要是想天天都吃蛋黃醬或者日啖聖代三百杯就申請定居在二維世界裏好不好。

首都機場去死,去他X的行李托運,去他X的國際代理。

老子以後要開機場停滿老子的專機,怒。(這一天永遠也不會到來了……)

搞得我一路都在想“如果是十四的話他會怎麼辦”“換作神樂早就升級為戰爭了”“管他個頭啊這就是外交問題都去給我反省”……去LANGKAWI居然連海都沒下老子會被火星人嘲笑至死啊=”=凸

長期患有4+小時飛行後遺症,現在坐在靠背椅上頭暈還幻覺是航班遇到了氣流在顛簸然而我找不到安全帶……去睡。


整件事如下
——前奏
8月11號那天搭南航返回帝都,在提取行李時第二次發現箱子是扣倒在傳送帶上(第一次發現是去年十月搭東航班機去魔都),拎起來看到上殼和側體的連接內襯已經完全碎掉了,回家後確認箱子完蛋,但因為已經離開機場所以無法索賠,只能重新去買。在此一周前,娘親辦公室裏的某位助理搭南航班機托運的行李箱也被摔壞,當場得到200RMB賠償。
——前奏結束

8月16號下午出發前全體19人一同check in並辦理行李托運手續,我的箱子編號為MH830469,娘親的箱子為MH830468。當天搭馬航MH0379航班從帝都飛往吉隆坡,時間為PM4:55-PM22:55,約11點整到達吉隆坡國際機場後發現娘親的行李沒有出現,一行人到超大件問訊處查找並做了詳細登記,同時向首都機場發送了傳真。在吉隆坡國際機場的某航站樓裏進行地毯式搜索之後無果,被告之第二天早上等待查詢結果——如果行李滯留在首都機場,只能搭次日同一航班運送到吉隆坡,但我們第二天早上要趕早九點的航班轉到蘭卡威,也就是說萬一行李沒有上飛機,最快也要比我們晚一天到達目的地的酒店。

由於兩個行李箱有一定大小差異所以裝箱時並沒有嚴格把我和娘親的東西分清楚,而是混裝。失蹤的箱子裏有最基本的雙人份日常生活用品(蘭卡威的度假村和酒店出於環保不提供洗漱用具,腐敗到極點的五星級私人海灘除外),娘親的游泳衣、全部換洗內外衣物以及極其重要的降壓藥。幾年前娘親心肌炎痊癒後一直患有後遺症高血壓,每天必須定時定量吃藥終生依,且抗高血壓藥物種類上千,因各人體質不同需要經過兩個月的試藥期才能決定最終用藥品種,每種藥都是特殊處方藥,如果在國外購買需要準確的國際通用名和藥品主要成分,而大部分中小型醫院並不儲備這類藥品,隨意吃藥引發過敏的話輕則哮喘重則猝死。總之這個箱子找不回來,這次度假小到洗漱大到人命全都會被影響到。

16號晚吉隆坡國際機場承諾第二天早上轉機時會給出箱子的下落及解決辦法,然而17號趕到機場時又被推到晚上,當天晚上再次被推遲到18號早。萬般無奈之下我們通知了度假公司的國內部門從首都機場開始督促排查,當晚得到首都機場“行李肯定已經跟著航班到達馬來西亞”的答復,而吉隆坡國際機場也給出“行李肯定不在機場內”的查找結果。

中間的關鍵點,由於我和娘親在航班上睡著而沒能從空姐手裏領到入境申請卡,入關之前臨時填卡耽擱了大約有五分鐘時間,而吉隆坡國際機場有一個跟首都機場一樣的臭毛病——不檢查每位旅客手中的托運票與其攜帶的行李上貼留的票據是否一致,你大可以看哪個箱子順眼拎上就走。至此有四種可能性,行李在首都機場由於種種原因沒能上航班並滯留在不便查詢的地方,行李上錯了航班不知道飛到了哪個鳥國的某個鳥機場,行李在吉隆坡國際機場的某處,行李在到達後被人惡意提走。

行李是否能找回已經不在我們的能力範圍內,我們能做的只有在蘭卡威儘量補齊缺失的生活用品和衣物。蘭卡威唯一的醫院確認沒有氯沙坦類藥物。入住的度假村Perdana Beach Resort位於蘭卡威西南部的海岸線凹陷處,度假村本身連早餐都不提供更別提有沒有商店,距離最近的商業地點Pantai Cenang需一刻鐘車程,距離蘭卡威最大的商業中心Kual Town需近半小時車程,由於兩個機場都一直給出很模糊的答復,導致我們不得不往返以上地點數次才購買到基本用品。蘭卡威的計程車收費標準類似快遞公司,區域內任意兩點間的路費固定,Perdana Beach到達Pantai Cenang車費為16RM,到達Kual Town為20RM。以及蘭卡威醫院僅掛號費就高達50RM(RM和RMB之間的匯率通常為1:2.3左右)。

之前娘親的大學同學居美二十餘年首次回國搭國航班機,在香港轉機時行李丟失,導致她多滯留了一星期。爹親的學生到美國定居,人到了波士頓行李卻錯飛日本,二十多天才送達美國。最搞笑的是同行的人曾經在周遊歐洲時遇到了“行李永遠比人晚一站”的情況,直到轉了十二個國家後回國第二天才又見到自己的箱子。

19號和20號兩天沒有任何有關行李的消息,娘親的血壓每早高達160 ,浮潛和玻璃船等活動都無法參加。

21號早晨收到首都機場的消息,在國航行李庫發現與報失描述十分相近的箱子,滯留原因是托運票丟失所以不知道該運上哪個航班。托運票就是check in辦托運時通常套在箱子提手處的那張不乾膠紙條。第一次在吉隆坡轉機時為了方便再次托運領隊要求我們把箱子上原有的托運票全部摘掉,那玩意牢固得我還用上了水果刀。除非是大猩猩養大的孩子或者天人,我不信有哪個工作人員能野蠻到僅僅是搬送過程中就能把托運票“風吹一樣地”搞掉。首都機場問我們是否需要當天將行李送達馬來西亞,冷笑著回答“我們搭今天晚上的航班回帝都,不勞煩你們了”。

今天早七點航班降落,提取了剩下的那個箱子之後直接去了行李失領櫃檯,在國航行李庫裏找回了箱子——這傢伙果然根本就沒離開中國。行李庫的國航工作人員聲稱“托運票與硬塑膠發生小摩擦造成裂口的話很容易就脫落”,還說“這種情況很常見”,被我們要求當場演示後轉移話題“應該是機場的傳送帶導致的”,我們問那麼機場是否有責任,得到了“是傳送帶不好,這個責任應該由馬航公司來承擔”的回答。笑翻。廢他媽話,傳送帶是馬航的不是你機場的?每次交那麼多機場建設費都喂豬了?領隊問行李庫這麼多待領的行李有多少是因為托運票脫落而滯留的,另一南航工作人員回答“基本都是國內外到達後無人認領的”,那說“很常見”的工作人員一言不發。

半小時後馬航在國內的工作人員出現,承諾“按照公司規定給予300RMB的應急生活補償”。飛上天去變星星吧,我們在吉隆坡和蘭卡威為日常用品和換洗衣物的消費起碼有350RM而且全部留有收據,您用300RMB是在打發乞丐麼?老子去蘭卡威是度假是療養是旅遊,害我們全體行程被打亂大部分娛樂被破壞想用300RMB就打發,您是哪個星系的人啊?這次光雙人往返機票就超過2300RM,十年來機票價格漲了多少,賠償費還眷戀那個老黃曆,您好穿越啊?規定是什麼東西?不就是烏龜的屁股麼。我們還沒要求賠償精神損失呢,萬一我娘親豎著出去著回來您是準備好了吃跨國官司吧。

最後在與馬航國內總代理進行了不那麼河蟹的通話之後賠償金從300升到600又升到800RMB,鑒於我娘親向來老好人當時血壓又高得不象話頭一天晚上還坐了六小時的紅眼航班,簽字確認賠償後此事不了了之。

應該慶倖我那留守家園的爹爹已經搭今早七點一刻的航班飛回妖都,有他在,什麼問題都有可能上升到外交層面。

開機場也太他媽便宜了,出了事就是航空公司的問題,這次的責任全部落在了馬航和代理馬航的國航身上,機場撇得一乾二淨,沒有辦法嘛,傳送帶不好嘛,誰讓馬航和國航非要把飛機停在傳送帶品質不好的首都機場嘛,你們可以停在西山機場嘛,你們可以自己建機場嘛,是吧。

全部去死。

7 Comments

橘子  

老子的乐趣就因为这个箱子变成了零蛋啊
我有飞机场没飞机嘛,伸手

2007/08/22 (Wed) 10:03 | EDIT | REPLY |   

尾巴  

扇风扇风消消气~回来了就好~下次把泳装照放上来吧><
我电脑宅急送回来,居然真的送到了寝室门口,正在奇怪呢,送货的人就把单子递给我让我签,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反应过来,签了拿回来拆开才发现:机箱碎了!
简直哭笑不得,我新换的主板啊……
组装好打开,心都要跳出来了……基本的问题没有,但是dvd坏掉了TAT
以后要重装系统可怎么办……
服务业问题重重啊……

2007/08/22 (Wed) 10:14 | EDIT | REPLY |   

茶壶  

能一口气列出这么多抱怨,可见至少怨念的能量还是很充足的么。笑。
那么欢迎回来天朝。

2007/08/22 (Wed) 18:51 | EDIT | REPLY |   

茶壶  

靠这破铁通的网速突然飙升,要多留几句哦哦哦。

身外之物这个概念在出行的时候最名副其实了,每次这个时候我都希望能够有哆啦A梦的缩小灯随意门啥的。

我与机场目前交集不多,唯有的只有去年春节时某航空公司把一个箱子两个滚轮完全摔碎,导致我差点要提着箱子回家。

最后要说的是橘子君的服务业RP都很囧啊。……

2007/08/22 (Wed) 18:56 | EDIT | REPLY |   

42forto  

。。。。。。。。。。。。。。。。很想说一句:
“指,你没有旅行运。”
但还是很同情地摸摸你好了。。TUT

为什么飞这么近的地方跟深圳到北京差不多的距离行李也会丢啊!!!!!!!!!!!!口rz

败了。

橘子亲,本来好好的旅行就这么被糟蹋了,你娘一定也很郁闷,什么都没玩到吧?摸摸。。。

所以我说就该怂恿你娘同你一起来新加坡呀!XDDD
有我在,万事。。。万事。。。。事。。。(以下省略)

总之安啦!(无法让人放心的笑容攻击)

by 唉,祝下次出行玩好。TUT的不留言会死星人乙

2007/08/23 (Thu) 03:02 | EDIT | REPLY |   

橄榄色窗帘  

人没事就好。应急药物之类还是随身携带才好。
虽然我自己至今没在托运、快递方面遇到大麻烦(大概是火车坐得比较多而且除了纸制品几乎没什么使得上宅急便),然,RP的事情听得多了,订机票前总是会条件反射地考虑行李会否神隐掉这种根本预测不到结果的问题……

2007/08/23 (Thu) 04:04 | EDIT | REPLY |   

橘子  

TO 尾巴:摸摸……居然连机箱都能运碎OTL,那快递人员撞墙了么
面对现在国内的服务业,只希望自己能有凉子女王一手握枪冷笑着说“敢写在菜单上就得端出好东西,这是开店的义务”这般气势OTL
PS:没有泳装照,因为我根本没下水= =,嘲笑我吧

TO 茶壶:以我爹的标准来看国内服务业有一半都是垃圾等级……其实他每次出去吃饭都很有凉子那种气势,常用语是“把你们老板叫来”囧TL
如果跟机场和马航谈的时候他在场大概会因为关心老婆的健康直接投诉交通部= =

TO 42:当年我在马代玩的很爽啊指,都被人说“结婚旅行你没地方去了”
这次除了看红树林喂鹰喂猴子和用海水洗脚以外别的都没玩。
新加坡暂时不在度假公司的目标地LIST之内……以及为啥我觉得你就是一个不安定因素呢,为啥呢……远目- -

TO 橄榄色窗帘:我娘的药物是数个瓶罐体积很大……我以前也提醒过她最好随身有备份,估计下次她就会多个心眼了
其实我是想TAT地说不论是托运和快递都跟我相性不合,就算是UPS、DHL和FedEX只要客户是我大概也会出问题
这是命么

2007/08/23 (Thu) 07:42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