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2012年12月  1/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No image

  •  closed
  •  closed

2012

一個新馬賽克,兩個新身份,三個新地點,“我命由我不由天”什麼的其實是廢話,心裏裱一下蘇白的題頭就夠,這輩子能努力當個人傑也就好………………………【新年許個願都花癡我沒救OTL年度收獲: B2,學分,新的職業身份年度相遇: 柳五公子!QωQ年度消失的人: 好多年度座駕: AMT metropolitana年度忽視: 一千五百萬的別墅(……年度致謝: 保留舊名單,增加毒舌黨年度早餐: 煎雞蛋年度驚喜: 想不起來了年度渴望: 敲碗求A社趕快把3+1給我生出來!年...

  •  0
  •  0

OOC的OOC

No image

有一種暴躁,是在單曲循環20th century boy二十二遍時就覺得喧囂難耐。有一種暴躁,是打開只消100秒就能結束的遊戲都嫌冗長難耐。有一種暴躁,是想靜,想靜,想靜,想靜,想要沒有呼吸和心跳的靜。像戒毒期的癮君子,打開窗口,看到界面,想到100秒的煎熬,就關掉。忍不住再打開,再煩躁,再關掉。哪怕毎次打開之前就知道,下一秒我就會有多麼受不了。解不開的棋局,消不掉的7號牌,你可以一歩一歩退,一歩一歩重新來,一歩一歩反...

  •  0
  •  0

OOC片段

No image

上一次喝到這麽醉的時間其實並不久遠。半年多前畢業季的那個夏天,但凡有大學的地方就鋪了一地爛醉如泥鬼哭狼嚎的未來國家棟梁,還站得起來跑得動的人則趁酒告白的告白,滋事的滋事,而學校也難得地面對遍地狼藉睜只眼閉只眼,在事態沒擴大到煩擾110的底線之前放任他們最後的胡攪蠻纏。人生中還有機會理直氣壯無所事事的幾年終於白駒過隙般一去不復返,太多人惶恐不知該如何告別,便選擇了買醉這麽個帶有點鴕鳥意味的方式,站在教...

  •  0
  •  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