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2008年06月  1/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No image

  •  closed
  •  closed

晴空霹靂!

No image

最近居然又有電視臺在播《排球女將》,真是囧囧有神的懷舊片。想起當年編輯是如何慫恿高橋陽一畫足球小將的,繼而聯想到“什麼樣的漫畫能把一個足球隊給毒害成國足這樣”。說起來當當也會晴空霹靂!才兩個月沒見這傢伙就從只有皮毛重量的小不點變成了沉甸甸的大肚婆簡直像吹氣球吹起來的(喂)。晴•空•霹靂!最後放一張燈泡眼= =,禦姐認證完畢。湯遜湖...

  •  0
  •  0

21

No image

感謝我娘我爹。其實我已經吃了三次蛋糕了OTL不記得去年這個時候在做什麼,但完全可以想像明年的現在賣東西搬家焦頭爛額的一顆爛橘子的模樣,也許差不多可以考考PLIDA B2,或者能夠在一小時之內畫出不太刺眼的效果圖?看未來一年的努力程度了。願望是接下來的實習能順利,不過以我的性格而言平安完成應該是不可能的,反正實習生就是免費勞動力偏偏我們還是堆待處理的積壓品,這次估計會有很多麻煩(從任務...

  •  0
  •  0

法國站

No image

家裏數位電視和有線切換出了問題OTL,除了湖北的台和CCAV以外其他台全部都無法收到,只能看央5的轉播。什麼叫冤家路窄——雷諾 VS 麥家這場比賽最高興的就是這兩家的贊助商,差不多有一半的時間攝像機鏡頭都對著他們家的四台車,先不提到底有多少圈雷諾都杠著麥家,單是小驢兩次都挨著——這不叫冤家路窄叫什麼?完全可以想像被超過時小驢的臉色是怎樣。這次也算夠倒楣的,好不容易發車後搶到...

  •  2
  •  0

狼來了,又走了

No image

苟延殘喘的次數多了,誰知道是真的要死,還是假的乞憐。隔閡多了,就不是蛋白質做的蠶絲,而是碳酸鈣築的蛋殼。存亡這種事,不能說誰來了就成,誰走了就敗,能被一個人的來去所決定,結構未免太脆弱。方才說這次要做,沒多久又說這次不再做,週期減短,每次的苟延殘喘都淋漓盡致,每次的涅磐重生也都載歌載舞,如此旺盛的精力,到底是活得太虛弱還是活得太堅挺?虛弱...

  •  0
  •  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