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2006年06月  1/1

CB Goodnight[搬]

No image

Irvine仔細地拼裝好薩克斯的部件,並用柔軟的絨巾拭去殘留在金屬質地表面的指紋,確定薩克斯反射出明亮且清晰的光芒,才坐定在舞臺角落的高腳凳上。這是一家非常小的酒吧,只有三四張可供結伴而行的客人們就坐的小圓桌,狹窄的吧台前放置了兩把高腳凳,而所謂的舞臺也只不過是用色植物擺在兩邊作為分界線,勉強容下一架老鋼琴和一張琴凳,吹薩克斯的Irvine則是由於略微營...

  •  0
  •  0

殊途•同歸[搬]

No image

我們去做死神吧。到底有多少故事從這句話開始已經無人能計算清楚,一起邁出的步伐,有多少始終一致,又有多少分道揚鑣。心痛的人不願數,每每如刀絞;無情的人不願敘,日日思路回。於是只能,未念得情誼綿綿,只看殊途或同歸。 殊途?同歸。朽木白哉,阿散井戀次。阿散井戀次需要朽木白哉,他需要那個男人走在他的前面,兩人中間有著可以吹起微風的距離,讓他的視野中有那個男人高大的背影,然後伸...

  •  0
  •  0